暖玉第99节

国际惯例,三更+红包哈,别错过啦

么么哒

第90章 刺头儿

有谭悦在, 这月余,阮奕都不必早起早朝。

昨日是谭悦抵京第一日,昨夜的接风宴算是阮家的家宴, 虽有叶侯亲自在场, 却也不算正式的欢迎宴。

今日晚些在宫中便有太子设的正宴,专门宴请南顺来的使臣,是正式的接风洗尘。届时东宫会率鸿胪寺官员,还有朝中部分官员出席欢迎宴。

欢迎宴约在酉时前后开始。

陛下不在京中, 国中由太子监国,依循礼节,在欢迎宴开始前, 谭悦要先在宫中正式觐见东宫,而后才会同东宫一道赴欢迎宴。

所以,阮奕今日在申时前后领谭悦入宫即可。

其余的时间都是空闲的。

谭悦初到苍月京中,阮奕会陪同在京中游览。

谭悦此番要在苍月京中呆上月余,行程自然不会赶,鸿胪寺早前便将清单罗列了出来, 届时谭悦愿意去何处, 阮奕都做陪同。

平日早朝, 阮奕卯时便要起。

昨日见谭悦一幅精神怎么不好的模样, 又听说水土不服, 从笾城到京中的路上折腾了一日, 阮奕料想谭悦今日晨间起来最快也当是辰时前后的事情。

结果不到卯时,就听阿燕在屋外轻声唤了声,“二公子。”

阮奕平日里便习惯了卯时前后醒,阿燕来唤时,他其实刚醒不久。只是昨日在十里亭站了五六个时辰, 昨夜沐浴时过后身上还有些乏。今日又不必早起早朝,他怀中揽着熟睡的赵锦诺,她枕在他胳膊上,青丝绕在他指尖,均匀的呼吸就在他颈边。他心中惬意想多躺些时候,难得会赖床不起。

但阿燕来唤,只说是亭湖苑那边来人了。

亭湖苑那边自然不会无缘无故来人,阮奕心中猜到端倪,竟然起得这么早!

他轻轻捏了捏眉心,怕吵醒赵锦诺,下床的动作很轻。

而后在屏风后更衣,撩起帘栊出了内屋,让阿燕端了水到外阁间洗漱。

亭湖苑那边的来人是府中的小厮福晟。

福晟在阮府中算是机灵的,宁远侯是贵客,郁夫人怕怠慢了,便特意安排了福晟在亭湖苑照料。

福晟正同阮奕道起,今晨很早宁远侯便醒了,眼下正在亭湖苑中用早饭,宁远侯说自己有晨读的习惯,听闻京中的白芷书院素来有名,想去白芷书院晨读……

福晟的嘴角肉眼可见的抽了抽。

阮奕也眉头微拢,去白芷书院晨读?

怎么听,都觉得……像一个实在正当又实在不怎么正当的理由……

他对谭悦的脾气尚摸不大透。

昨日他与开阳一道在十里亭外侯了谭悦五六个时辰,此事如何说都有些说不过去,但最后的结果却是他与开阳都不怎么好恼,对方一幅怏怏模样,脸色也不怎么好,一路上也诸多折腾才到了京中,最后还不情之请住在阮府。便早前心中恼火,也实在不好拿捏。

今日又来这么一出……

阮奕眸间淡淡垂了垂,晨读,再正常不过。

白芷书院本也是京中必去之处,更正常不过。

但去白芷书院晨读,光马车去往便要大半个时辰,两件事情凑在一处,就是不远千里而来的宁远侯在抵京翌日,便心怀虔诚前往白芷书院晨读的佳话,乍一听,根本猜不出是真虔诚,还是特意折腾消遣,但都师出有名,且诚恳无错。昨日是,今日也是。

若是没有上一世范逸的前车之鉴,他许是不会对谭悦迟疑。

但谭悦的性子他未摸透,范逸的性子他却是熟络的。

再如何,谭悦是南顺使臣,范逸不会无缘无故同谭悦打架,一定是忍无可忍。

这一世,范逸已出发前往东昌郡驻军,同谭悦没有交集,但同谭悦有交集的人变成了他……

他对谭悦行事持保留态度。

******

“劳烦阮寺丞了,这个时辰陪本侯去白芷书院晨读。”马车上,谭悦与阮奕对坐,语气诚恳又为难,精神却是比昨日好了许多。

阮奕礼貌笑了笑,“难得宁远侯雅兴,下官也许久未去白芷书院了。”

谭悦似是好奇,“阮寺丞早前也在白芷书院念过书?”

阮奕应道,“念过两年。”

谭悦明显诧异,“两年似是有些短?”

阮奕唇角勾了勾,不知他可是故意,还是大方道,“宁远侯有所不知,下官早前曾意外落马,摔伤了头,便从白芷书院退学了。”

谭悦一脸震惊,“这么说,阮寺丞早前傻过?”

阮奕微微顿了顿,仍心平气和道,“是,傻过两年。”

谭悦却似意外,“怎么看阮寺丞也不像傻过的人啊……”

他这句话阮奕怎么接都不好,但谭悦偏生了一脸关切模样。

阮奕莞尔,风轻云淡道,“都是早前的事了。”

四两拨千斤。

谭悦眸间微滞,阮奕尽收眼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