暖玉第100节

谭悦淡声,“我带了厨子。”

阮奕会意颔首,他这也是第一次听说出使带厨子的……

谭悦正好道,“阮寺丞稍后可有时间?”

阮奕不知他何意,但确实申时前后入宫面见东宫即可,眼下,的确还有一两个时辰的空余,“宁远侯想去何处,下官作陪。”

谭悦看了看他,轻笑道,“听说苍月京中新开了一处司宝楼,是南顺京中司宝楼的分号,今日恰好有本侯想买的书画在,阮寺丞可否一道拔冗?”

“却之不恭。”阮奕应声,“只是下官未曾去过司宝楼,对书画之事亦非精通。”

谭悦笑笑,“那阮寺丞可得精通。”

阮奕微微敛眸,不知他何意。

他已撩起帘栊上了马车。

新开的司宝楼离宝胜楼并不远,马车上,谭悦朝阮奕道,“今日司宝楼内会有一幅画作出售,这幅画被南顺司宝楼藏了一年才拿到苍月京中的分号来造势,所以今日司宝楼中会有不少临近诸国的文人雅士,都是千里迢迢来苍月京中,想买这幅画,或是远远看一眼这幅画的。”

他眸间清淡笑意,阮奕眉头微蹙,好奇,“什么画这么有名?”

谭悦看了看他,轻声笑道,“公子若的冬晨图。”

作者有话要说:  谭悦:带你去看看你夫人的实力,你还是要多抽空学习,陶冶情操,提高修养,不然以后没有共同话题,迟早要被淘汰的,,,

——————————

一更来啦,记得按爪哦,这章开始有周末红包,么么哒

第91章 冬晨图!

公子若, 冬晨图?

阮奕眸间淡淡敛了敛,没有再吱声。

谭悦早前便猜得到赵锦诺并未同阮奕说提起过公子若的身份,他昨日提到丹州那幅《早春啼晓图》时, 阮奕只是随意问了他一声如何知晓这幅是真迹。

若是赵锦诺同阮奕提起过她是公子若, 这幅《早春啼晓图》的趣事也一定会说与阮奕听。

他想,南顺的事赵锦诺应当从未同阮奕提起过。

马车缓缓驶离宝胜楼。

谭悦和阮奕的目光都各自望向身侧撩开的车窗帘栊外,看街道中的车水马龙,各怀心思。

其实谭悦会错了意, 阮奕方才没有吱声,并不是没有听说过公子若和《冬晨图》,而是恍然记得很早之前, 他似是也在何处听到过公子若和《冬晨图》,甚至……

许是他还见过这幅《冬晨图》。

但时间确实应当有些久远了,他隐约记得的只有这几个字,以及些许印象,旁的再多实在记不起来。

应当,是上一世他还傻着时候的事……

阮奕微微敛眸, 没有再多想。

……

不久后, 马车缓缓停在司宝楼门口。

马车上挂着“阮”字木牌, 但驾车的是禁军, 一侧也有禁军随行。

司宝楼的管事赶紧上前迎候。

方才就有人提前来打过招呼, 稍后鸿胪寺的阮寺丞会陪同南顺国中宁远侯来司宝楼。宁远侯是贵客, 司宝楼管事不敢怠慢,当即脚下生风。

马车帘栊撩起,禁军置好脚凳。

阮奕先下了马车,既而是谭悦。

“宁远侯大驾光临,蓬荜生辉。”司宝楼管事谦恭有礼。苍月京中的司宝楼本就是南顺京中司宝楼的分号, 南顺宁远侯亲自前来,给今日的拍卖挣足了颜面。

“侯爷,大人,这边请。”司宝楼管事亲自相迎。

有司宝楼管事带路,一路通行无阻。阮奕才见司宝楼内其实早已人山人海,还有不少人都在等待排队进入,似是也只有他们这辆马车停在了司宝楼门口。

一路跟着管事往二楼的雅阁去,沿路都能听到各式各样的口音,真有不少都非苍月国中之人。

阮奕方才想起马车上谭悦说的,今日司宝楼内有公子若的《冬晨图》拍卖,所以不少临近诸国的文人雅士,都不远千里而来,或想购得《冬晨图》,或想一睹这幅画的风采。

他只是未曾想到,司宝楼内竟真会有这么多人。

他忽得想起阿玉在容光寺内认真翻着佛像画册的场景,后来亦同他说,她在南顺学过画画,老师的生辰在年关,她想同他一道去南顺,他答应时,她眼中的欢呼雀跃。

也想起,她支支吾吾同他说起,她其实画画也画得很好,一幅画也价值不菲……

阮奕低眉笑了笑。

若是这么多人愿意来司宝楼看公子若的画,她这么喜欢画画的人,应当也是想来的。

阮奕心底微动,遂唤了身侧跟着的周亮上前,轻声嘱咐了句。

周亮愣了愣,有些意外,还是赶紧应好。

虽然不知为什么二公子忽然心血来潮,让他回府告诉二奶奶一声,说在司宝楼给二奶奶留了位置,问二奶奶可要来司宝楼看公子若的《冬晨图》,但阮府离司宝楼不近,周亮不敢耽误,便一路小跑下了司宝楼二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