暖玉第101节

他当时真信了,阿玉这么说,他便放诸脑后。

后来阮家出事,宴叔叔受牵连,再后来是苍月风月动荡的十余年,此事的印象也就渐渐消磨在心底。

直至今天,此时……

阿玉自然不能将画恢复如初,她是仿画了一幅一模一样的《冬晨图》。

—— 公子若的画因为细腻独到的风格,旁人很难临摹出其中韵味,也就是画得再像,都会让人一眼看出是赝品,这就是公子若笔下的画与众不同之处。所以、公子若的画都是不会刻鉴章的,都是自己画得鉴章,因为她画的鉴章,本身就很难模仿。

—— 我真的画的很好……就是,一幅画可以价值千金那种……

阮奕脸色僵住,他怎么这么傻!

作者有话要说:  二更来啦,快来按兔爪,继续发周末红包

————————

我真的困得上下眼皮子打架了,三更什么的不行了,攒到明天一起吧

第92章 明珠蒙尘

司宝楼中的拍卖很快开始, 阮奕的目光都在那幅《冬晨图》里。

白雪涔涔的枝头下,替女儿画眉的母亲……

他早前没看懂这幅图,也不知这幅画出自阿玉之手, 但眼下, 他才全然看明白这幅《冬晨图》。

画得是一个女儿在思念母亲。

一笔一画都扣人心弦。

尤其是,画中的母亲那张看不清的脸,让人一眼难以忘记。

他知晓是阿玉,在想念她过世的娘亲……

她娘亲过世时, 她尚且还小,其实对娘亲的记忆是模糊的。

所以那张看不清的脸,才是整幅《冬晨图》最耐人寻味的地方。

他忽然想, 应当是冬日里的某个清晨,阿玉梦到了自己的母亲,而后提笔画下的。

许是当时她正坐在案几前,抬眸便正对着苑中一株腊梅树。

白雪涔涔压在枝头。

她画得是那株腊梅树,和苑中的冬景,好似这对母女只是这苑中冬景的陪衬, 但实则, 她是想将梦见的母亲, 藏在这永远不会褪去颜色的冬晨景致里……

阮奕微微垂眸, 敛去眸间芒芒碎莹。

她同他在一处的时间很短, 她离开他的时候也只有双十年华, 但这三四年的朝夕相处,让他记了一生……

因为他是傻的,总是她照顾他多些,也从未在他面前显露过,她也有内心脆弱和难过的时候。

这种不显露, 就如同她性子里的骄傲和韧性。

便是藏在这幅《冬晨图》里,也是没有直面她想画的其实是过世的娘亲……

这幅《冬晨图》曾是公子若的绝笔。

因为画过这幅《冬晨图》后,她遇到了他。

她心思悉数放在照顾他身上,没有再画过一幅画。

直至后来去世……

阮奕眸光一直盯在那幅《冬晨图》上,许久都未曾移目。

若非重活一世,他永远不会知晓,阿玉便是公子若。

她将最好的年华都给了他。

亦将所有的时间都给了他……

中央看台上,司仪宣布这幅《冬晨图》的底价是三千两白银。

须臾之间,便在来回的叫价中,价格抬到了一万两。

阮奕眸间并无多少惊讶。

而后是有三楼雅阁处的人直接出价到了三万两,瞬间大厅中便没有多少人在竟榜。而后一直是二楼与三楼的客人在出价。

有人直接将叫价拔到了五万两。

场中议论声纷纷。

谭悦却一直没有出声。

等到场中的加价声到了七万两,谭悦的目光似是才从那幅《冬晨图》里出来,低声叹道,“这一幅画得是真好……”

阮奕转眸看他。

他记得最后是谭悦拍下了这幅《冬晨图》,最后在欢迎宴上赠与了陛下。

若无意外,谭悦今日还是会拍下这幅《冬晨图》。

谭悦眸间微微黯沉,沉声道,“怎能让明珠蒙尘呢?”

阮奕微怔。

谭悦没有看他。

场中的加价声继续,谭悦忽然开口,“黄金万两。”

场中一片哗然。

阮奕却并不意外。

这幅画,最后本就是谭悦拍下的。

只是他早前并不知晓,这幅《冬晨图》竟然价值黄金万两。

入宫马车上,谭悦笑道,“我们南顺以崇尚书画为荣,这万两黄金华得值。”

阮奕知晓他稍后会将这幅《冬晨图》赠与东宫。

阮奕这一路马车上其实并未怎么作声。

谭悦忽然问道,“阮寺丞觉得这幅《冬晨图》画得如何?”

阮奕沉声道,“情真意切,画得很好。”

谭悦嘴角微微勾了勾,“那阮寺丞为何不出价?”

阮奕看着他,唇边淡淡笑了笑,“这幅《冬晨图》,在我心中无价……”

******

阮府苑中,郁夫人正同赵锦诺说着话。

“本来今日就当动身去趟云州的,旭儿和奕儿的姨母在云州,我也许久未曾见过了。姨母只有彤容一个女儿,彤容自幼同旭儿定了亲,但因为彤容的父亲过世,彤容在守孝,这婚期便一直耽误了,当时暂定了明年五月。前两日到是奕儿提醒了大人和我,彤容的孝期其实在今年年底便过了,旭儿原本是奕儿的兄长,照说亲事也当安排在奕儿之前,但有陛下和娘娘的赐婚,又是礼部定下的婚期时间,所以奕儿的婚事赶在了旭儿之前。这原本也没什么,只是如今他们父子三人同朝为官,多的是眼睛看着,你和奕儿的婚事是陛下和娘娘定的,提前了,那旭儿的婚事也应当一并提前,免得落人口舌。”郁夫人悉数说与赵锦诺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