暖玉第103节

她先前临走的时候,将砖砖领到外阁间中亲近了一会儿,砖砖就赖在外阁间中不走了。她走前也忘了交待,也不知阿燕有没有记得将砖砖送回北阁去。

阮奕没有见过砖砖,砖砖当不会咬阮奕,阮奕也不会被砖砖吓倒吧!

赵锦诺脸色都有些变了,一路的小步变作快步,又从快步一路快跑,直至额头涔涔汗水回了苑中,远远见到北阁的灯光是熄灭的……

作者有话要说:  大白兔:→_→

狗砖砖:看什么看,大家都是宠物

————————————————————————

今天的二更是不是很早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记得按兔爪发红包熬~

第94章 宠物

赵锦诺担心推开外阁间的门, 映入眼帘的一幕,却让她愣住。

砖砖乖乖趴在外阁间的地毯上。

阮奕似是饮多了,身上些许酒意, 但砖砖还是让他亲近, 不仅让他亲近,还同他靠坐在一起。

阮奕就在砖砖一侧屈膝坐着,一手揽着砖砖,一手摸着它的下巴, 砖砖舒服得就往阮奕怀中蹭。

阮奕被砖砖亲昵蹭得忍不住笑。就似一个异常熟悉砖砖的主人一般,既不害怕,也全然没有担心, 仿佛除了她,砖砖都未曾如此同照顾它起居的钉子亲近过。

而砖砖的力气其实不小,阮奕本就喝多,砖砖非要往阮奕这里蹭的时候,屈膝坐着的阮奕背后也没靠着旁的东西,被它这么一挤一拱, 直接拱翻在地, 一人一狗闹到一处, 场面既温馨又令人发笑。

赵锦诺唇畔微微勾了勾, 不忍心出声打断。

这一路她都吓得不行, 要么以为阮奕被砖砖吓倒, 要么以为砖砖当阮奕是陌生人,许是将阮奕给咬了,但其实有阿燕和柱子,钉子在,砖砖怎么会咬阮奕……

而阮奕, 也根本不会被砖砖吓倒!

看阮奕同砖砖闹成一团,似是连她入内许久都未发现。

等阮奕余光瞥到一袭身影似是在外阁间门口看了许久,他才抱住砖砖,郑重其事道,“诶,不闹了,阿玉姐姐回来了。”

砖砖似是真的不闹了,一道转身去看阿玉。

见到阿玉,砖砖当真立即抛弃了阮奕,扑到阿玉跟前。

阿玉半蹲下,双手摸着砖砖的头,轻声笑道,“你什么时候同旁人这么亲近了?嗯?”

砖砖哪里听得懂?

她的话分明是说给他听的。

阮奕亦撑手起身,屈膝坐着,一手撑地,一手搭在膝盖上,些许酒意沾染坐在眸间,显得比旁人的温文儒雅里多了几分风流肆意。

他就这般闲适坐着,眸间笑意看着她和砖砖,嘴角微微扬起,经久不息。

他是许久未见过砖砖了,方才都愣住。

更许久未见过她和砖砖在一处的时候。

他很怀念的那个时候……

很早之前,他还很怕砖砖,砖砖长得严肃,看着他的眼神也不怎么友好。

尤其是看着他抱阿玉,亲阿玉的时候,砖砖会恼怒得朝着他低沉得“汪汪”叫着。

在砖砖的世界里,他应该是阿玉的另一只大‘宠物’!终日和它一样,前前后后围着阿玉转,要阿玉亲亲,要阿玉抱抱,但是阿玉不让它到床榻上,他夜里却有特权和阿玉睡在一处。特别是有他之后,夜里阿玉都不让它入内屋。

那时候的砖砖真的很不喜欢他!

会恶狠狠得撕咬他的衣服,撕咬他的鞋,撕咬他的一切东西,还会趁阿玉不注意的时候,追着他满苑子跑,似是要穷凶极恶得咬他。吓得他一边满苑子跑,一边满苑子哭。

那时候的他也不知道为什么要怕砖砖。

许是那个时候的他是傻的,但砖砖又特别有气势,所以总是很怕砖砖,被砖砖撵得到处跑。

有一次他真的被砖砖吓倒,扑倒在地,却发现砖砖似是只是同他闹着玩,恶狠狠得模样瞪着他,却实则舔了舔他的脸。

他愣住,被它舔了一脸口水。

阿玉扶他起来,温柔握住他的手,轻轻摸了摸砖砖的头,又抚了抚砖砖的下巴,砖砖似是忽得乖巧了许多,眼神也没有早前那般凶了。

他神奇得眨了眨眼睛。

阿玉轻声道,“砖砖喜欢亲近的人摸它的头和下巴,你多摸摸它,多同它玩,他日后就同你亲近了,不会咬你的,来,大白兔,不怕的,我同你一处……”

他其实分明额头还有汗水,却仿佛因为她在他怀中,她又握着他手的缘故,他好像真没那么怕了。

她带着他一道同砖砖亲近,砖砖似是很快也习惯了他的轻抚,会主动蹭他的手,而后主动蹭他的人,蹭得他痒痒,又凝神屏气不敢动弹,怕惹恼了好容易脾气温和下来的砖砖。

阿玉便在一侧笑不可抑。

等见他实在僵硬成一处雕像一般,都不敢动弹时,阿玉抱着砖砖,温声道,“砖砖,大白兔是我夫君,是我最亲近的人,他也是你主人,以后不可欺负他,要同他亲近,记住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