暖玉第104节

撩起帘栊出了内屋,眸间便浮起一抹笑意。

只见外阁间的地毯上,砖砖趴在地毯上,头搭在爪子一册入寐。而阮奕,头亲近枕在砖砖背上,整个人躺在地毯上,单膝微屈,均匀的呼吸声响起,一人一狗就这么和谐相处,一道睡了。

赵锦诺深吸一口气,阮奕会哄宋妈妈便不说了,她实在不知道阮奕怎么连砖砖都会哄。

但阮奕能同砖砖和睦相处,她心底说不出的喜悦。

看了些许时候,她心中皆是暖意。

赵锦诺蹲下,伸手轻轻抚了抚他的脸,温柔道,“回屋睡,这里会着凉的。”

他伸手轻轻捏了捏眉心,他今日多饮了些,先前又等她等了许久,才会同砖砖一道睡着了。

赵锦诺伸手拉他起身,他笑笑。

等起身时,却忽然凌空将她抱起。

赵锦诺连忙揽紧他后颈,生怕掉下去。他抱起她,入了内屋,将她安稳放在床榻上,如往常一样,从身后揽着她入睡。

他额头在她后颈蹭了蹭,轻声道,“阿玉,我今日饮多了,早些睡……”

“嗯。”她轻声。

“晚安,阿玉。”他吻了吻她后颈。

晚安,公子若……

作者有话要说:  砖砖:我怀疑,你们故意虐狗

————————

修了下,不要明目张胆的掉马会更有小情趣

——————————————

三更啦,好久没三更啦,要不就不四更了吧,要不短小君也行,,,有点累了

继续发红包哈,明天12点前有效,么么哒

第95章 端倪

翌日醒来, 赵锦诺比阮奕醒得还早。

阮奕习惯了卯时醒,半梦半醒时,身前是空的。不知为何, 他下意识忽然惊醒, 额头都紧张得渗出涔涔冷汗。直至听到外阁间阿玉的轻声说话声,他才似是重重松了口气。

伸手抚了抚额头,果真都被冷汗湿透了。

他方才有多怕早前种种都是一场大梦,等他醒来的时候, 发现之前的一切都是假的,醒来的时候,他还决然一身……

此时的他, 不同早前的他。

他已经再也回不去过往的时候,没有她的时候。

他撑手坐起。

噩梦初醒一般,伸手轻捏眉心,好容易将方才的恐慌消退去。

赵锦诺撩起帘栊,见他坐起,似是在床榻上发呆, 遂上前, 却见他一脸疲惫之色, 似是劫后余生, 又似是几分失魂。

“怎么了?”她在床沿边坐下。

少有见他这幅模样, 赵锦诺眼中有担心。

“刚才做了个噩梦……”他掩了眸间情绪, 抬眸看她。

赵锦诺伸手抚了抚他的脸颊,温声道,“梦是反的。”

他伸手揽她到怀中,从身后拥着她,下颚放在她肩上, 沉声道,“今天怎么起这么早?”

她伸手握住箍在她腰身前的双手,轻声道,“娘和大哥今晨出发去云州,稍后去送。我让宋妈妈做了些点心,给娘和大哥路上带着,还有些旅途常用的东西,不知道陶妈妈那边备了没有,我都让阿燕一并准备了,若是稍后娘那边捎带了,就不拿出来了,若是那边漏了,还可以直接让娘路上带着,也方便……”

他继续将头搭在她肩上,暖声道,“阿玉,你怎么这么好……”

他的声音有些低沉,亦有些粘人,似是还未从早前的梦中彻底醒来一般。

赵锦诺握了握他的手,轻声道,“我一直都好!快起来了,换身衣裳要去送娘亲和大哥。刚才陶妈妈才遣了人来,娘和大哥稍后就要离府,这样能赶在黄昏前后到城镇处,不必歇在路上,别耽误了。”

“好。”他吻上她耳后。

赵锦诺已差不多收拾妥当。

他起身,赵锦诺在屏风后帮他更衣,他目光中温和看她,她踮起脚尖替他牵衣领的时候,他趁机抱起她,抵在一侧的墙边亲吻。

若不是苑中有人来催,说夫人和大公子往大门口去了,许是他还不会放人。

他简单洗漱。

赵锦诺在外阁间检查了东西,便让阿燕和海棠带着,与她和阮奕一并往大门口去。

阮奕牵着她的手,深秋了,苑中似是依稀有了冬日的影子,清晨里都呵气成雾。

阮奕叹道,“许久未去宴叔叔那里了,早前还说休沐的后一日和早朝的第一日都在宴叔叔府中过,谁想宁远侯住在府中,也暂时去不了宴叔叔那里住了。”

若是谭悦住驿馆还好,眼下谭悦住在阮家,阮奕不在自然不好。

昨日是欢迎宴,今日谭悦还会入宫,以使臣的身份同东宫说起南顺国中之事,等东宫早朝之后传召,他就需陪同谭悦一道入宫。

今日基本都在宫中,怕是更不得闲。

赵锦诺转眸看他,温声道,“那今日稍晚些时候,我抽空去趟府中看看宴相。”

她惯来知晓他的心意,阮奕笑笑,“怎么这么懂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