暖玉第105节

莲子羹她是做得最好的。

清洗莲子,切好红枣,备好冰糖,再留枸杞备用。

小厨房内,赵锦诺不急不躁,慢工出细活。

熬莲子羹惯来要耐性,她本就是一个有耐性的人。几时开锅,加几次水,什么时候下红枣,什么时候放枸杞,她一步一步来,如此的口感是最好的。

过了好些时候,她用勺子盛出一些在碗中尝了尝。

甜而不腻,应当将好,再闷一小段时候更好。

她刚盖上盖子,月牙到了跟前寻她,“少夫人,相爷回来了。”

这么赶巧?

赵锦诺嘱咐月牙再闷一炷香时间,就可以盛出,自己则先去了书斋寻宴相。

其实她也许久未曾见到宴相了,书斋苑中种了常青树,她远远见到苑中宴相的官袍,另一人的视线却被常青树挡住,她并未看见,便上前,莞尔唤了声,“爹!”

在相府,她一直都随阮奕唤的一声“爹”。

可这一声唤出,才见与宴相同在苑中的还有一人,是……赵江鹤?

宴书臣微怔,赵江鹤微怔,赵锦诺也微微怔了怔。

“爹……”赵锦诺语气忽得沉了下来。

宴书臣不置可否,只是余光瞥向一侧的赵江鹤。

赵江鹤眸间淡淡垂了垂,并无过多的表情在面上,只轻声应了声,“嗯,怎么来相府了?”

他早前并未觉得宴书臣与锦诺长得像,而当下,此刻,她二人站在一处,有这么一瞬间起,从赵江鹤的角度看上去,他二人其实挂像。

确实像,而且是很像……

忽然间,早前安安的话似是魔怔般浮现在耳边。

—— 我是朝中要员家中妻子,他始乱终弃,我便连夜逃出来了。

看着眼前温文如玉的宴书臣,似是十余年前,宴书臣就已是朝中要员……

锦诺同他生得像……

赵江鹤眸间不由滞了滞,面上神色却如常。

赵锦诺应道,“阮奕说宴相喜欢莲子羹,让我送些云州莲子来给宴相。”

莲子羹……

听到这三个字,赵江鹤眸间微微黯沉,只是很快敛去,隐藏得很好。

作者有话要说:  好了,四更来了,其实不短,有3000啦

睡啦,估计要被隔壁文的读者打死,明天再洗心革面

最后一章有红包哈,大家记得按兔爪,或者砖砖爪爪都可以,明天中午12:00前有效哈

爱你们,晚安啦

第96章 雨夜

“近来可好?”赵江鹤温声问道。

赵锦诺自新婚过后便尚未回门, 眼下,是新婚后父女二人第一次见面。

“好,就是阮奕朝中有事耽搁, 还未寻得时间回门。”赵锦诺亦温和应声。

父女二人的对话平淡得似一汪没有波澜的死水。

赵江鹤颔首, “朝中之事要紧,大局为重。”

赵锦诺福了福身。

宴书臣眸间淡淡。

明显觉察身侧的目光似是有意无意看向自己,宴书臣佯装未觉,嘴角略微挑起, 朝赵锦诺道,“奕儿有心了。”

言罢,目光这才自然的转到赵江鹤身上看了看, 又顺理成章再看向赵锦诺,“我同赵大人正好一处说起朝中之事,没想到锦诺你来了……”

赵江鹤亦笑笑。

宴相方才那段话是对锦诺说的,但在锦诺面前,说的不是“我同你爹正好一处”,而是用的“赵大人”这样的字眼, 虽然并无不妥, 只是刻意避过这两字, 让赵江鹤心中早前的端倪, 越渐明显。

两人都平常笑笑, 都不显露。

赵江鹤则朝赵锦诺道, “赵琪和则之都很想你,我听他二人说起过几次,近来会去阮府看你,只是王家族学里这一段功课太多,晚些时候许是就会来寻你。”

阮奕没有陪同她正式回门之前, 她亦不好单独回赵府去见龙凤胎。

更况且,她对祖母和王氏并无寻常人家女儿出嫁之后的想念。

赵锦诺应好,礼貌问道,“祖母和母亲可好?”

“很好。”赵江鹤亦未多声。

宴书臣是头一回见他二人在一处,是父女,对话中却透着说不出的怪异和梳理。

宴书臣微微垂眸,掩了目光的复杂神色。

既而,赵江鹤在身侧请辞,“宴相,那下官告退了,户部之事,折子会重上。”

宴书臣淡声应好。

赵江鹤朝他拱手行礼。

宴书臣微微颔首。

赵锦诺同赵江鹤是父女,没等宴相开口,此时也理应相送。

宴书臣目光锁在他二人的背影上,想起方才锦诺唤“爹”的一幕,赵江鹤分明意外。但后来故作平常的对话,要么赵江鹤是真没有起疑,要么,这人的城府确实有些深了……

赵江鹤是他调入京中的。

入京之前,他对赵江鹤并无印象,说明赵江鹤不在迫切想要跻身朝堂的名单中,也未拼命表现想凭借政绩建树入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