暖玉第112节

第101章 画像

阮奕见过阮鹏程, 很快便折回苑中,赵锦诺不在外阁间内,海棠说二奶奶去北阁陪砖砖玩去了。

北阁在后苑, 是苑中最僻静之处。

苑中的粗使丫鬟和婆子有不少都怕砖砖, 所以赵锦诺把砖砖安置在北阁里。砖砖是很听话,但要旁人熟悉它也需要时间,赵锦诺心底澄澈。

她不在的时候,也大都叮嘱钉子和柱子将砖砖关在北阁里。

她怕砖砖会不习惯北阁, 也会每日都抽些时间在北阁陪它。

阮奕来北阁的时候,赵锦诺似是才给砖砖洗完澡,蓬松的毛发差不多干透, 赵锦诺正用梳子在给耐心得梳理毛发。砖砖懒洋洋趴在毯子上,靠在赵锦诺身侧,很是惬意享受。

砖砖分明是背着阮奕的,但忽得闻到了阮奕身上的味道,“嗖”得一声站了起来。

赵锦诺余光也瞥到他的身影,跟着砖砖转眸看他。

砖砖已扑倒阮奕怀中。

如今阮奕在砖砖心目中的地位似是直线上升, 砖砖每日都想在阮奕面前卖萌示好一番, 俨然将阮奕当做了它另外一个主人。

也不知阮奕哪里学会的这些花花肠子, 讨砖砖喜欢。

赵锦诺低眉笑笑。

阮奕正好转眸看她, 轻声道, “阿玉, 我们带砖砖去玩飞盘吧。”

砖砖歪着头,应是不怎么听明白这个陌生的词语。

赵锦诺摇头,“小时候带它玩过,砖砖不怎么喜欢飞盘。”

砖砖相对比较懒,不大愿意玩飞盘动弹, 还不如在苑中撒欢跑,让人撵它来得欢脱,经常累得钉子气喘吁吁。

阮奕却已踱步行至她跟前,伸手给她,清雅道,“你怎么知道它现在不感兴趣,兴许,它喜欢同我玩飞盘呢?”

他声音很轻,却笃定,似是胸有成竹一般。

赵锦诺挑眉看他,不知他对砖砖的自信从何而来,眸光微敛,羽睫亦轻轻勾了勾,似是询问般看他。

他亦俯身吻了吻她额头,轻声道,“你我要离京去南顺四五个月,今天带砖砖好好跑一跑,砖砖挺好动的,是被你养懒了。”

赵锦诺眼珠子都瞪圆,什么叫被她养懒了

阮奕俯轻笑,“阿玉,我们打个赌?”

她应声,“赌什么?”

阮奕想了想,暧昧道,“赌什么都好,反正你都要输。”

赵锦诺好气好笑,“赌就赌!”

她伸手给他,他牵她起身,“若是输了,就替我和砖砖画幅画像……”

上一世,他只见过那幅没有画完的他,心中遗憾。

赵锦诺顿了顿,继而笑道,“好啊。”

阮奕一手牵了她,一手拎着砖砖的系绳往湖边去。

府中平日里最清净的地方便是湖边,砖砖在这里放开了绳子撒欢跑也不大会撞到旁人,砖砖自从新沂庄子上离开后,似是从未如此欢畅过。

阮奕教了两次,它便清楚阮奕的意思。

主人手中的飞盘扔出去,它就要捡回来。

许久没有这么畅快跑了,狗砖砖乐此不疲。

赵锦诺看呆,这狗砖砖,还真分人啊!

阮奕笑笑。

“阿玉,来!”他在不远处唤她。

她正好也好奇,可是阮奕使了什么旁的法子,但她似是不太会扔,扔得不怎么远,砖砖不是很尽兴,跑回来得时候还一脸期待得看着她。

等她再扔了两次过后,干脆将飞盘叼回来递给阮奕。

赵锦诺眼珠子都险些瞪出来,狗砖砖你这个没有骨气的!

你才认识阮奕几天!

见她两腮都似是气得骨气,阮奕忍俊。

没有伸手继续飞盘,而是伸手将她环在怀中。下颚贴近她脸颊一侧,温润的呼吸都在她的侧颊上,左手揽紧她腰间,将飞盘递给她,而后握住她右手,温和道,“夫人,这么扔得远。”

赵锦诺脸色微红。

他这么一本正经得唤一声夫人,声音似是顺着她脸颊的肌肤,苏到心里。

心猿意马中,他握着她的手将飞盘扔了出去,果真扔得很远,砖砖竟然连蹦带跳似是想跳高高够上,最后还是没够上,只得欢欢喜喜去追。

赵锦诺似是从未见过这么活泼好动的砖砖,也似是从未这么扔过飞盘,一脸惊喜。

反正都在自己家苑中,他笑笑,俯身轻轻吻上她嘴角,直到砖砖将飞盘捡回来,不瞒得在他二人面前踱步来,踱步去,似是催促着赶紧进行下一轮。

阮奕又带着她再扔了一次。

等再下一次,她已经可以自己同砖砖一道玩飞盘了。

也玩得不亦乐乎。

一人一狗在湖边的空地上追逐着玩闹,既热闹又温馨。

阮奕笔直而立,远远看着阿玉和砖砖跑得越来越远的身影,他嘴角噙着温柔笑意。

湖风和煦,吹起他前额的青丝,他低眉笑笑。

这应是他最怀念的一幕。

亦是当时岁月静好,最无忧无虑的日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