暖玉第118节

宴相同阮奕说会儿话,亦会同她说话。

宴相惯来体贴周全,同他相处,如沐春风。

言词之间,第一波初沸成。

初沸是精华,一共就三杯,正好三人一杯。一杯又正好分三口饮尽,掩袖举杯至唇间,茶香四溢。

赵锦诺心中忽得想起娘亲,娘亲似是也喜欢煮茶。

小时候的事已经很模糊了,她只依稀有些印象,也确实曾听宋妈妈提起过。

没想到,竟这般巧合。

宴相煮茶的时候,赵锦诺甚至在想,宴相仿佛也喜欢小葱豆腐,空心菜……

宴相同娘亲喜好的东西许多都相同,但记忆中,娘亲与宴相的性子似是截然不同。

赵锦诺低眉笑了笑。

阮奕本在同宴书臣说话,两人见她忽然笑了笑,都转眸看过来。

赵锦诺莞尔,如实道,“我方才想起娘亲了,似是娘亲也喜欢煮茶,然后忽然想,宴相和我娘似是有好多喜好都相同……”

宴书臣和阮奕二人都怔住。

赵锦诺不解看二人。

“是吗?”还是宴书臣先笑笑,而后淡然带过,“那我同你娘亲投缘。”

赵锦诺叹道,“若是娘亲还活着,许是真能感叹一番。”

宴书臣淡淡笑笑。

阮奕则敛了笑意。

……

他们离开阮府的时候就已是巳时前后,马车到了宴府就将近午时了。

一顿茶饮下来,不多时,便到了午饭的时候。

傅织云在独善阁备好了午饭,有他们三人爱吃的,还安排了几样时令的菜式。

平日在相府用饭,多是宴书臣给他二人布菜,今日,是赵锦诺给他们二人布菜。

是已然亲厚熟稔。

宴书臣和阮奕都笑了笑,没有戳破。

晌午饭用过,便在独善阁苑中散步消,稍后还要回阮府收拾,明日便要启程,今日府中和鸿胪寺中都还有诸多未尽之事,阮奕和赵锦诺不能在宴府都留太久。

临行时候,阮奕支开了赵锦诺,“爹,小心些赵江鹤,我觉得他有些怪。”

宴书臣转眸看他。

他特意支开赵锦诺,便是说起赵江鹤的事。

宴书臣双手覆在身后,淡声道,“我知道了,此事等你从南顺回来再说。”

阮奕略微错愕,听语气,宴叔叔似是留意过赵江鹤。

眼见赵锦诺折回,宴书臣轻声道,“赵江鹤的事情晚些再说,还是老话,去南顺的时候务必小心,即便看起来再安全的地方,也不一定全然安稳,出门在外,务必要谨慎仔细,还要当机立断,见机行事。锦诺同你一处,你更需周全。”

阮奕拱手应是。

赵锦诺帮他取了先前落在独善阁东西。

阮奕和宴书臣对视一眼,未留痕迹。

宴书臣亲自将他二人送至宴府门外,马车已在门外备好,宴书臣先前便已叮嘱过阮奕,此时未同阮奕再多提,只是朝锦诺道,“在外听奕儿的话,南顺不比京中。”

“知道了爹。”赵锦诺轻快应声。

宴书臣眼神中顿了顿。

这一趟离京,少说四五个月,他自知晓她后,似是未同锦诺分开过这么长时间,这一路不可能不担心,也必然舍不得。

宴书臣自然不能上前拥她,遂朝二人道,“一路小心,爹会想你们的。”

阮奕岂会看不明白他的心思,上前拥了拥宴书臣,轻声道,“爹,放心吧,我会照顾好锦诺的,一定安稳带锦诺回来见你。”

宴书臣轻“嗯”一声。

阮奕这才松手,又大方道,“爹,你去长风时也注意安稳,我们回京中见。”

等他二人上了马车,宴书臣一直目送马车消失在眼帘中。

早前不觉得,眼下才不过眨眼功夫,他已经开始想念锦诺和奕儿了,这四五个月时间,对于一个失而复得的父亲而言,似是真的有些长了。

很长……

******

先前自赵府出来,阮奕带赵锦诺去了宴府,宋妈妈几个则乘另一辆马车回了府中。

虽未明说,但宋妈妈和阿燕,柱子几人都是知晓的,二奶奶要同二公子一道去南顺。

虽然听起来有些不妥,但大人和二公子都首肯了,宋妈妈也不好说什么,加之早前是大小姐的时候,赵锦诺便时常去南顺,这回又有二公子一道,路上还是禁军随行护送,用赵锦诺的话说,没有比这更安全的了,宋妈妈这才放心。

宋妈妈知晓她这番同二公子一道去,是要着男装的。

她早前也时常扮作男子,轻车熟路,宋妈妈倒是不担心。

只是出门在外,哪有不惦记子女的。

宋妈妈叮嘱得便都与旁人不同,“吃饭要注意殷实,不要熬夜,途中不要同二公子闹脾气,多听二公子的话,来月事不舒服的时候,记得用水囊捂捂肚子,给你带上了,好好照顾二公子,也照顾好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