暖玉第119节

对哦,我怎么都忘了大白了,,,

第105章 小厮阿玉

“嗯?”他笑盈盈看她。

赵锦诺别过目光, 身子都已经退得贴近马车一角,他凑上前去,手撑在她一侧, 忽得叹道, “我怎么觉得夫人男装更好,不涂胭脂更好亲,亲了,也不必遮遮掩掩。”

赵锦诺忽得想起往返容光寺的路上, 有人似是尤其喜欢在马车上做一些事情。

赵锦诺咬唇道,“阮奕,驾车的是禁军……”

她这一路往返南顺四五个月, 她本就要女扮男装,不让人看出来。

她是怕他在马车上胡闹。

阮奕佯装纳闷,“去南顺,一路都是禁军护送,驾车的当然是禁军。”

他分明是故意假装听不明白,赵锦诺涨红了脸。

见她脸红, 阮奕忍不住笑笑, 一手撑着马车一处, 一手环上她腰间。

赵锦诺心中本就担心, 不怎么敢出动静, 他整个人将她抵在他和马车之间, 温柔含上她双唇。

良久之后,他缓缓松开双唇,暧昧道,“怎么?驾车的是禁军,就不让在马车里亲自己的夫人了吗?”

赵锦诺脸颊一抹绯红。

他又凑近, 似笑非笑道,“还是夫人,你想的是旁的事情?”

赵锦诺恼火看他,他却为难叹道,“若夫人实在想,路上我倒是可以抽时间勉为其难试一试,只是动静不能太大……”

“阮奕!”赵锦诺伸手推他。

他直接握着她的手,顺势抱着她,翻身压在身下,继续为难道,“夫人,眼下真不行,隔不久就到南城门了,时间太短,不好发挥,稍后还有叶侯和鸿胪寺官员来送行,我需露面,不能衣冠不整。”

赵锦诺咬牙看他,“那你的手在做什么?”

阮奕认真道,“替夫人看看束胸裹得紧不紧……”

马车外,禁军似是听到“啪”的一声,响亮的巴掌声。

驾车的禁军整个人后背一僵,神色变了变,但惯来的淡定沉稳没有多吱声。

……

稍许,马车在南城门外缓缓停下。

叶侯已带了鸿胪寺官员在南城门外等候。

芝芝撩起帘栊,谭悦下了马车。

谭悦今日披了一件黑色的大麾,形容消瘦,手中依旧捧着暖手炉,同上前的叶侯寒暄。

阮奕也下了马车。

他是此番出行的主使,当下也上前同叶侯一道。

两国鸿胪寺官员也在一侧进行着亲切而友好的交谈,此行随阮奕一道前往的正是早前在朔城一路应接宁远侯来京中的主事王大人。

赵锦诺悄悄撩起帘栊,见南城门处都是各色官服,一片客套和喜气祥和。再有便是一侧整齐的随行禁军,大约有一千余人,为首禁军统领,赵锦诺早前还见过,正是袁开阳。

袁开阳同阮奕自幼是哥们儿,难怪阮奕有恃无恐。

言辞间,阮奕余光瞥来,赵锦诺赶紧放下帘栊,怕同旁人的目光撞上。

约莫两炷香左右时间,脚步声陆续散开。

南城门口也吹响了代表礼仪的送别号角,赵锦诺知晓,这意味着马上要出发了。

号角声里,已有马蹄陆续前行的声音。

整个队伍光禁军就有一千余人,还不包括双方的官吏,这么多人,不会同一时间启程。眼下先启程的应是随行的禁军一队。赵锦诺从车窗帘栊的缝隙处望出去,见谭悦已经折回。

眼下,叶侯同阮奕一处,在交待事情。阮奕认真听着,一身暗红色的鸿胪寺少卿官服穿在身上,耀眼而夺目。

他是此次出行的主使,要对此次出行途中的所有事宜负责,从眼下起,出行途中的诸事皆要听从他安排。

责任不小。

若非东宫信任,这样的职责不会落到资历尚浅的阮奕身上。也正是因为如此,此番出行,鸿胪寺的王大人也会随行,王大人是鸿胪寺的老人,早前曾随叶侯去过周遭诸国。东宫是齐了完全之策的。

这一趟去南顺,也应当风平浪静。

思绪间,见阮奕朝叶侯拱手执礼,应是叶侯已经交待完事情。

果真,阮奕往马车处折回,赵锦诺放下车窗上的帘栊。

阮奕临到马车前,袁开阳却上前,一把揽了他到一侧。

周遭的马车陆续前行,袁开阳拢着眉头,轻声道,“你马车里是谁?”

阮奕淡定道,“我家中小厮,阿玉。”

袁开阳古怪看他,“你的小厮不是周亮吗?”

阮奕道,“他病了。”

袁开阳凑道近前,“哪个阿玉啊?我怎么没见过?”

阮奕认真道,“你见过……”

袁开阳是拿不准他可是在什么无关紧要的时候见过阮家这个叫阿玉的小厮,但一回事了一回事,袁开阳悄声道,“我不管你家中小厮叫阿玉,还是阿猫阿狗,你让我给你安排保靠的人,我安排了,这还没出京城呢,马车里那么大一记响亮的耳光声,再保靠的人都忍不住到我这里问一声,要不你给解释一下,我也好让下面的人安安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