暖玉第121节

赵锦诺忽然觉得,眼下的阮奕也挺好……

今日的始作俑者是早前那本书。

她原本看书名是叫《风语记》,端端正正,前半段的行文也正经,怎么会?

而且,这些书都是阿燕和海棠挑给她路上解闷用的。

怎么会放这种书进来?

赵锦诺轻叹,心中想着,还不知其余几本是不是也如出一辙,那还是不适宜放在马车中,又勾起有人白日什么的念头……

赵锦诺伸手去拾那几本书册,结果先够着的还是那本《风语记》。

书页早前被阮奕没注意捏了捏,正好微微拢起。

她刚好翻到那一页,本来面色还微微红了红,只是目光企及之处,又僵了僵……

哪里有刚才他口中念的那几段场景?

她以为看错,又翻来覆去,将前前后后好几页都认真看了看,根本就没有。

书册上,轻轻处处,白底黑子写的是梁生牵着他未婚妻到悬崖边,让她闭上眼睛,认真听,他同她说,他能听到风的声音,还能听到风中旁人的声音。

因为,梁生是风语者。

这是本奇幻色彩的冒险话本,到最后,梁生也没同未婚妻大肆搂搂抱抱,更何况什么“让我好好亲一亲”……

赵锦诺脸都绿了!

阮奕……

有人分明是自由发挥的!

怎么就这么脸皮厚到面不改色,一连念了好几段。

赵锦诺又忽然顿住,他当时念的,应当都是他当时心中想的……

赵锦诺只觉对某人的认知,又到了一处前所未有的新高度。

早前的,都是冰山一隅。

他应当还有一堆压箱底的幺蛾子没有使出来。

什么早前的绮丽繁华,玉骨酥软,似是都抛到了脑后,赵锦诺也掀起帘栊下了马车。

本在同鸿胪寺官员说话的阮奕,见她下了马车,目光微微愣了愣,却又不好直接寻了她问话,还是心猿意马得同身侧的人说着话。

余光瞥见她寻到早前的鸿胪寺官吏,不知说了什么。

官吏笑着应好。

等她转身重新回了马车上,阮奕才收回目光。

暂歇结束,还有一个多时辰到笾城驿馆。

阮奕撩起帘栊,上了马车,见赵锦诺好好坐在马车中,聚精会神看着早前那本《风语记》。

阮奕嘴角抽了抽,心中暗道了声,不太好。

“阿玉,我错了。”

坦白从宽,百无禁忌。

她果真笑盈盈看他,“你怎么每次认错都这么快?”

阮奕额头三道黑线,她这笑容,他前一世再熟悉不过,每次他闹腾得厉害惹她生气的时候,都是这样。

“过来。”

他听话上前。

“闭眼睛。”

他也听话闭眼。

稍许,听到“嘶”的一声,紧接着,就觉的嘴上似是被什么东西贴住,猛得睁眼,见她就在他跟前,还温柔将贴在他嘴上的东西紧了紧。

他诧异看她。

赵锦诺抚了抚他脸颊,认真道,“我想了想,你这张嘴,到笾城驿馆前,都还是贴上会比较好。”

阮奕哀怨看她。

她笑道,“我方才同鸿胪寺官吏说,阮大人身上有些不舒服,有没有狗皮膏药之类的,他给我这么大一叠,这一路贴都够了。”

阮奕想死的心都有了。

作者有话要说:  小厮阿玉:谢谢大人,这膏药很好用,一贴见效

鸿胪寺官吏:阿玉小哥客气了,我这还有,用完再找我拿,阮大人要用的,管够

——————————————————

二更晚上

第107章 穿帮

等晚些时候, 出行队伍到了笾城驿馆下榻。

禁军只留了几十余骑在驿馆周围护卫,其余禁军在驻军处修整,翌日从驻军处直接离开。

谭悦今日不怎么舒服, 晚饭时没有露面。

阮奕也请王大人代为招呼其余鸿胪寺官员一行。

屋内, 赵锦诺用热毛巾给他一点点擦拭嘴角的痕迹。

虽然只是闹着玩了一阵子,但撕下来的时候还是有些疼,亦有些印痕,乍一看不怎么觉得, 但仔细看,就会发现些许端倪。所以阮奕今晚也没有露面招呼旁人,先前露面也是短暂。

赵锦诺一只手抬起他下颚, 一只手仔细给他擦拭。

她离得近,他都可以闻到她发间熟悉的馨香。

“我应当是第一个被夫人用膏药胶布封嘴的鸿胪寺少卿……”阮奕一脸哀叹。

赵锦诺眸间笑意,却没有应声。

她在给他擦拭的时候,他慢慢试探,“嘶,疼……”

赵锦诺微楞, “是这里疼吗?”

他胡乱“嗯”了声。

赵锦诺果真凑前了一些, 仔细看了看, 不知可是心理作用, 似是真的见此处有些泛红, 赵锦诺心里紧了紧, 应当是早前撕下来的时候弄伤了,她当时应当很轻才是,还是没注意,赵锦诺心中歉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