暖玉第122节

******

翌日晨间,外阁间外,驿馆的小吏轻声唤道,“阿玉小哥……阿玉小哥……”

唤了许久,似是都没有人应声。

小吏还正纳闷着,照说随行的小厮都是睡在外阁间屏风后面的小榻上的,这么唤,应当是醒了才是。

昨日见阿玉小哥的模样,应当是个手脚利索的。

而且还是晨间这个点儿上,正是要伺候大人洗漱的时间,更应警醒才是。

小吏轻“嘶”一声,他已将水送来,可轻声唤了几声都没有人应,他又不敢再大声些将大人吵醒,冲撞了。眼下正迟疑着,是不是要稍后再来的时候,外阁间的门忽然打开。

小吏遂松一口气,刚开口唤了声,“阿玉小哥……”

却见开门的人是阮奕,整个人墨发半垂着,衣裳也是随意拢起,整个人透着慵懒。

“大……大人恕罪,小的吵醒大人了。”小吏吓倒。

他本是来送晨间洗漱用的水的。

阮奕温和道,“给我吧,阿玉也些不舒服,我让他歇着了,还未醒。”

“这怎么好?”小吏歉意,“那阿玉小哥不在,我替大人送进去吧。”

“不必!”阮奕的声音明显凌了几分。

小吏吓得赶紧给他。

阮奕颔首道谢。

小吏离开苑中时,还忍不住挠了挠后脑勺,似是头一回见大人来替身边小厮取水的……

阮奕将洗漱的水放在外阁间的黄木架上,撩起帘栊,回内屋时,‘阿玉小哥’还趴在床榻上。如墨般的青丝搭在一侧的肩上,露出细腻光滑的后背,莹白如玉的肌肤上缀着朵朵腊梅般的痕迹。

昨夜,应是今晨,闹得实在太晚,两人都累极,不想动弹。

眼下,阮奕低眉笑笑,俯身抱了她去耳房。

浴桶里的水温暖袭来,她舒服得叹了叹。

水中的暖意里,他再度拥上她,亲吻上她嘴角,掌心抚过她后背。水汽袅袅里,她来不及出声,又在分不清是他,还是水中的温柔暖意里攀得顶峰。

……

离开笾城驿馆时,阮奕在前方同谭悦和王大人等人攀谈。

马车前,鸿胪寺官员正好路过,正问起阿玉来,“听驿馆小吏说,阿玉小哥可是病了?”

赵锦诺意外。

鸿胪寺官员笑了笑,“听驿馆小吏说,今晨来送洗漱用的水,是大人帮忙开的门。大人说阿玉你病了,让你歇着了,眼下可有好笑,路上有随行的太医,可要让太医开个方子,趁还在笾城的时候,抓两幅药?这越往南走,越容易水土不服,阿玉小哥,你可要多注意些。”

鸿胪寺官员自然是好心。

赵锦诺笑着应好。

等鸿胪寺官员离开,赵锦诺才悻悻松了口气,驿馆小吏什么时候来了苑中送洗漱用的水,她都全然没有印象,鸿胪寺官员若是再多问两句,她许是都会捉襟见肘。

好在,对方只是真的关切两句便离开了。

赵锦诺心中唏嘘,昨晚分明是她先闹腾的,到后来,甚至被他蒙上双眼,束上双手亲近过……

自容光寺回来后,两人似是一直各有各的事情忙碌,也都不怎么得空,便是在一处,也大都是忙里偷闲。

昨夜,仿佛才通通放空,属于他二人。

所以晨间,她根本是睡过去了,直到后来他抱她去耳房时才醒。

赵锦诺轻轻咬了咬唇。

日后需心中警醒些,勿让旁人生了疑虑。

一回两回是觉得她病了,再往多了许,猜也猜出问题了。

……

“大人,下官有话同大人说。”临上马车,王大人忽然唤住阮奕。

阮奕遂上了王大人的马车一道说话。

早前南顺使臣一行便是王大人亲自到朔城迎接的,也最熟悉南顺使臣的也是王大人。

自晨间上了马车,一直到中途暂歇,阮奕都一直在王大人马车上,商讨着去南顺的事,等到中途暂歇,才见赵锦诺四处跑着,格外卖力扮演着小厮的角色,似是怕晨间一幕后穿帮一般。

阮奕低眉笑笑,也不戳穿。

途中四五日,赵锦诺同旁的小厮和跟班都已混得熟络。

因为熟络,才都不怎么怀疑,都知道阮少卿身边那个叫阿玉的小厮,看着个头小了些,人倒是很机灵勤快。

又过两日,赵锦诺来了月事,怏怏没什么精神。

宋妈妈早前给她被好的水囊里,盛了热水,用薄毯捂在腹间,她就是透两日特别没精神,连动弹都不怎么想动弹。马车上,她躺在阮奕怀中,阮奕会给她念书。

她有时会呆呆望着他,迷迷糊糊道,“大白兔,你怎么长得这么好看?”

阮奕看她,“糖衣炮弹吗?”

她笑不可抑。

他轻轻抚了抚她脸颊,轻声道,“睡吧,我看着你。”

“我想和你一起睡。”她似是此时尤其依赖他。

阮奕好气好笑,“等你好了的,继续保持这种觉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