暖玉第123节

他最不想,是见她出事……

谭悦言罢,凝眸看她。

她亦看他。

四目相视,两人都很清楚对方的脾气,都未再多说话。

恰好,不远处的侍卫上前,“侯爷,阮少卿来了……”

侯爷将阮奕身边的小厮扣下,阮奕闻风而来。此次出行,阮奕是主使,随行的禁军都是苍月京中禁军,阮奕要来,几个侍卫也拦不住他。

身后脚步声响起,赵锦诺转身,阮奕已神色匆忙上前。

一身暗红色的鸿胪寺少卿官服,头戴官帽,脚踩官靴,眸间神色沉稳,衣襟连诀,径直行至她跟前,没看她,却将她挡在身后,朝谭悦拱手,“宁远侯。”

谭悦早前在阮府便见过阿玉,阮奕并不准备隐瞒,也不准备旁的冠冕堂皇说辞。

“你先回马车。”阮奕朝赵锦诺淡声道。

赵锦诺眸间微讶。

阮奕低声,“听话。”

赵锦诺看了看他,又看了看谭悦,又看了看阮奕,遂才点了点头,听阮奕的话,转身折回马车去。

谭悦身边的几个侍卫都纷纷抬眸看向谭悦,不知道当不当拦人?

但阮奕若是都开口,他们要拦,应当也拦不住。

果真,见谭悦也没吱声,几人便未上前。

“都下去吧,我有话同阮少卿单独说。”谭悦声音很轻。

侍卫和芝芝都应声退下。

阮奕踱步上前,声音不卑不吭,“侯爷既然知晓是内子,何必扣人?”

谭悦心知肚明。

他同赵锦诺不过说了几句话功夫,阮奕就赶来,随行禁军中一定有人一直在盯着赵锦诺安全。

阮奕在他面前一惯温和有礼,早前便是他诸多挑衅,挑刺,使绊子,阮奕都熟视无睹,要么一只眼闭一只眼,要么装作没看见没听见,而眼下,赵锦诺才刚离开视线稍许,他就立即赶来,言词之间也似是并无任何慌张或要让步的意图,是强势朝他表明姿态,他就是带了夫人上路,也并不准备瞒他。

阮奕是此番出行的主使,两国邦交,出行皆看主使。

阮奕是在拿苍月国中的身份压他,让他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好好走完回南顺的这一程,大家相安无事,才是和睦之事。

呵,谭悦低眉轻笑。

原来兔子急了会咬人是真的。

而阮奕,平日里看来温文尔雅,彬彬有礼,却压根儿也不是一只兔子……

他猜不到初入官场的阮奕哪来气度、魄力和胆识做这些事情,却不知,早前的阮奕早已在苍月位极人臣,一句话可在国中翻云覆雨,也可令周遭诸国随之动荡不安。

即便谭悦是宁远侯,他亦拿捏得稳妥。

见谭悦似是将要说的话咽回喉间,阮奕知晓对方应是听明白了自己话里话外的意图,此时言多必失,点到为止即可,阮奕正拱手执礼,准备辞别,却听谭悦温声道,“阮少卿,本侯觉得你此举不妥。”

阮奕微楞,缓缓抬眸看他。

他以为谭悦先前已经默认,却未想到谭悦会继续。

他眉头微微拢了拢,礼貌道,“侯爷何意?”

谭悦指尖轻叩桌面,周遭旁人都已屏退,谭悦沉声,“阮少卿,你同你夫人之间的事,我并无兴趣。我只是想善意提醒一句,眼下南顺国中并不像想象中的太平,你若让她去,等同于让她涉险,你确定非要如此?”

谭悦既要说清楚其中厉害,又要撇清同赵锦诺的关系,更不愿透露背后的真实原因,只能如此。

阮奕尚未应声,谭悦又端起茶盏,轻抿了杯盏中已经见底的一口,轻声道,“阮少卿,你应当看得出来,我没有恶意。早前借宿贵府,尊夫人待人和善,于情于理,我都应当提醒一声,还望阮少卿海涵。”

阮奕眉头拢紧,“你早前就认识锦诺?”

谭悦端起茶盏的手微微滞了滞,抬眸看向阮奕时,阮奕的目光似是将他看穿。

阮奕继续道,“锦诺在南顺熟络的,只有她的师长。你清楚那幅《早春啼晓图》的来历,说明与丹州熟络;在司宝楼画万金拍下了公子若的《冬晨图》,怕明珠蒙尘;又在容光寺,赠了子凡的一幅《千手观音图》。丹州,公子若,子凡本就出自同门,所以,谭悦,你自己就是画佛像图的子凡,可是?”

谭悦没拿稳,手中的杯盏滑落。

阮奕竟然,凭这些蛛丝马迹,便猜出了他的身份……

谭悦看向阮奕的目光更加琢磨不透,他早前许是真想错了阮奕,他不仅有魄力和胆识,还是个极聪明的人。

谭悦脑海中忽得闪过一个念头,这几年陛下在朝中提拔了不少不起眼的人,这其中有世家子弟,也有寒门学子,陛下的目光很准,准得,就似笃定这些人一定会为他所用,若假以时日,必定有所成就。

而阮奕,在这之前明明是傻的,根本看不出端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