暖玉第124节

赵锦诺歉意道,“大人,我没留意。”

驿馆掌吏惯来是人精,先笑笑。

阮奕也笑笑,多没有多说旁的。

赵锦诺心中唏嘘。

由得阮奕让她慢些来,她远远跟着便是。

正好与负责后勤的鸿胪寺官员一处,“阿玉小哥,你可是哪里不舒服?”

赵锦诺笑着摇头,“就是刚才没注意,脚下踉跄了。”

鸿胪寺官员便是早前给她狗皮膏药的那人,官员姓卢,名唤卢风,赵锦诺亲切称呼为“卢风大人”,卢风也惯来对她照顾。

眼下,就卢风同她一处,卢风悄声叹道,“我听说你今日是不是打翻宁远侯的暖手炉,惹了他不快,他拿你试问,后来是阮少卿去要的人?”

“……”赵锦诺诧异看他。

卢风权当她这神色是默认,遂又叹道,“嘘,你不说我们都知道,我们同王大人早前是一路从朔城将宁远侯迎到京中的,什么事儿没见过……”

赵锦诺眨了眨眼睛。

卢风又问,“阮少卿没责罚你吧。”

赵锦诺木讷摇头。

卢风似是松了口气,“我就说阮少卿是和善的人,不过,你刚被拎走,阮少卿同袁将军就去要人了,都说阮少卿护短……”

赵锦诺跟着颔首。

卢风遂笑道,“阿玉小哥,你今日受惊了,晚上给你加份水果篮子。”

赵锦诺笑笑,“多谢卢风大人。”

两人一面说话,一面入了驿馆当中。

有驿馆的小吏领赵锦诺到了苑中,驿馆内都是单独的苑落清净。

赵锦诺是阮奕身边的小厮,驿馆小吏朝他拱手行礼,“阿玉小哥唤我小赵就是。”

赵锦诺意外,“你也姓赵?”

小赵愣了愣,“阿玉小哥也姓赵?”

赵锦诺颔首。

小赵是驿馆中的小吏,见惯了天南海北的人,听闻她也姓赵,自然亲厚,“那赶巧了,我们是本家,阿玉小哥,你有事吩咐一声就是,我负责照看这周围几个苑子。”

“劳烦了。”伸手不打笑脸人,出门在外,赵锦诺应对自如。

等晚些时候,阮奕回了苑中。

禹城是要城,禹城城守今日宴请了一行官吏,阮奕同谭悦,袁开阳都赴了宴请。

夜深才回。

阮奕撩起帘栊回了内屋中,屋中的碳暖燃得很暖,赵锦诺舒服窝在小榻里,一面看着书册,一面磕着瓜子,一侧的案几上还摆着果盆,她惬意得很。

阮奕低眉笑了笑,“我还需喝酒应酬,不如你在这里闲适……”

她早点在马车上是累了,眼下不怎么想动弹。

他取了外袍自己挂上。

她懒懒继续磕着瓜子。

阮奕问,“谁送的?”

赵锦诺应道,“瓜子是小赵送的,果盆是卢风大人送的。”

阮奕眉头微皱,一面撑手在她一侧,一面俯身探究般看她,“赵锦诺你可以啊,哪里都吃得开。”

赵锦诺眼巴巴看他,“小赵是这里伺候的小吏,说我们是本家,难得遇到本家,又合得来,就送了我不少瓜子,干果和零嘴。果盆是卢风大人送的,他说我今日受惊了,给我压压惊……”

阮奕松了松衣领,认真道,“看来我不在的时候,你大都怡然自得。”

他话中有话,赵锦诺诚恳道,“不不不,阮大人在的时候比较怡然自得。”

阮奕愣了愣,稍许,半是迟疑半是尴尬道,“你日后,还是不要叫我阮大人……我听起来,有些别扭……”

赵锦诺不知旁人都这么叫他,他怎么不觉得别扭的。

阮奕低声道,“从你这里听到这个词,有些别扭……”

他隐晦笑笑,俯身吻上她额头,才起身去耳房沐浴洗去一身酒气。

又窝在小榻中磕了许久瓜子的赵锦诺忽然反应过来他方才的话,整个脸色都涨成猪肝色……

******

禹城一幕后,旁人似是也习惯了阮奕对她的照顾。

都知道阮少卿待自己家的小厮好。

有树枝挡在跟前,会替她别过去。

险些滑倒,会扶。

有点心,会留给她,亦不会让她做重活,连使唤的时候都少。

赵锦诺也习惯了早起端水给他洗漱,中途暂歇的时候,给他端茶倒水。

谭悦的气果真同早前一样,过了四五日便消了。

芝芝若是见了她拿东西拿不动的时候,也会上前帮忙。

旁人都知晓,阮少卿身边的阿玉小哥早前惹到了宁远侯,但眼下,似是都雨过天晴了,有时还能见宁远侯同阿玉一处说话。

虽然大多时候,宁远侯的表情都很是无语。

这一路都很顺畅,约是腊月初十左右,出使的队伍抵达朔城。

赵锦诺对朔城再熟悉不过,去往南顺的必经之路,也是苍月的边陲重镇。

随行的一千余禁军到朔城,便只有两百余人会跟去。

朔城码头排满了整齐的船只,今日有出使的队伍在,旁的商船和客船都全部暂缓行程,亦无旁的行人在码头中逗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