暖玉第127节

丹州脸上挂不住,一阵红一阵白的,恼火道,“住一排怎么了?不吵架的时候一起画画,一起到谭悦这里蹭饭,吵架的时候各回各家不好吗?”

赵锦诺更笑不可抑。

谭悦竟也笑出声来。

丹州脸色更收不住,干脆环臂,他二人一个都不看了。

赵锦诺笑得岔气,“丹州,你多大了?这是要我们陪你过家家吗?”

丹州呲牙,“赵锦诺!你够了!”

“过家家!”

“赵锦诺!”丹州脸都绿了。

谭悦连笑了几声,也笑得带起了咳嗽,丹州同赵锦诺都停下,关切看他。

“我没事,无妨。”谭悦摆手唤了冯涛上前,“去把上次在许府酒庄得来的那坛水果酒端来。”

冯涛应好。

“之前不都好好的,怎么去趟苍月,病得更重了?”丹州担心。

赵锦诺看了谭悦一眼,轻声道,“苍月京中天寒呀,他在京中,暖手炉都不离身的。”

丹州看了看谭悦。

谭悦低眉。

丹州才朝赵锦诺道,“谭悦不放心你,才去苍月的,早前还说阮奕有问题,转眼就说要嫁了,谭悦担心你是被人扣下了……”

谭悦瞥他一眼,淡声道,“是朝中有事,顺道看你。”

赵锦诺看了看谭悦,敛了眸间笑意,温声道,“让你们担心了……”

谭悦看了看她,没有应声。

丹州却趁机狮子吼,“你才知道啊!”

赵锦诺的耳朵都险些被他震聋。

丹州朗声大笑。

赵锦诺遂即起身,两人在外阁间中追逐,同小时候一样,吵是吵了些,却热闹。

谭悦喜欢家中热闹,也喜欢同他二人一处。

看着丹州被赵锦诺追得满苑子跑,但嘴一直就未闲下来过的模样,谭悦嘴角微微勾了勾,又再次想,他若是同丹州一样,该有多好……

但这世上,唯一没有的,便是如果。

……

稍许,等冯涛将酒端上。

赵锦诺同丹州二人也未闹了,谭悦斟酒,递到他二人跟前,“今日给锦诺接风洗尘,一人三杯,都不许贪杯。”

丹州嘿嘿笑道,“我来说祝酒词。”

赵锦诺叹道,“那得半个时辰过去了……”

谭悦接道,“欢迎回南顺。”

丹州和赵锦诺都端起杯盏,三人碰杯,一饮而尽,酒香便顺着喉间渗入四肢百骸一般,不醉人,却醇厚,满口都是果子的清甜。

“这酒真好喝。”赵锦诺一看便喜欢。

谭悦淡声道,“我早前让冯涛多备了两坛,稍后给你送去。”

赵锦诺看他,“你呢?”

谭悦道,“我平日不饮酒?”

丹州闹心道,“那我呢?”

谭悦瞥他,“这是果子酒……”

丹州不依不挠,“我就喜欢喝果子酒。”

赵锦诺解围,“那一人一坛。”

丹州这才哈哈哈笑道,“也不算全然重色轻友。”

谭悦淡声,“有人总会慷他人之慨。”

赵锦诺弯眸,“胡说,你同丹州都不算他人。”

丹州和谭悦都笑笑。

……

果真只饮了三杯,谭悦便让人将酒杯撤下。

丹州怏怏道,“锦诺,你不是就要走了吧?一收到谭悦的信,说你要来南顺,我可是连夜兼程从京中赶来慈州的的,就盼星星盼月亮盼你和谭悦回来……”

谭悦微微垂眸,沉声道,“锦诺,阮奕有鸿胪寺的人作陪,你要不要同我和丹州一道,先回京中去见老师和师娘?”

丹州一听,只觉有力,“对啊,锦诺,我们三人先去吧,师娘可想你了!我们先去京中,还能多同老师和师娘呆些时候……”

赵锦诺微怔,心中似是些许蛊惑。

谭悦道,“慈州到京中就十余日路程,一前一后,也迟不了几日。他这十余日,身边都有鸿胪寺的官员跟着,也无暇顾及你,你不如同我们二人一起……”

丹州怂恿,“是啊,锦诺,你同阮奕日日都在一处,先同我和谭悦去见老师和师娘吧,还有其他师兄弟应当都提早到了,师娘说,这次是人最齐的一次,大家都盼着你呢,小师妹……”

丹州的话,似鸿羽一般,悠悠落在心中,泅开了丝丝涟漪。

……

谭悦府邸回驿馆的马车上,赵锦诺一直在想谭悦和丹州的提议。

先前京中见老师和师娘,还有其他师兄……

其实她心中是隐隐期许的。

只是,要怎么同阮奕说起?

下了马车,冯涛领着赵锦诺入了驿馆苑中。

赵锦诺一直低着头,中途遇到卢风和早前驿馆苑中的小吏,对方都没有认出她来。

于旁人而言,阮奕身边那个叫阿玉的小厮,从方才到苑中落脚歇息后,便没有再露过面。

冯涛送赵锦诺回苑中,又拱手道,“侯爷吩咐冯涛留意夫人安全,冯涛就在驿馆中,夫人若是有需要的事情要办,就让驿馆小吏捎话就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