暖玉第128节

第113章 倒戈

袁开阳离开屋中, 阮奕才牵了赵锦诺回内屋中。

官袍上都是酒气,阮奕在屏风后更衣。

“今日可是去见丹州了?”屏风后,阮奕轻声问。赵锦诺上前, 他将脱下的官袍递到她手中, 眸间略有笑意。

“去了……”赵锦诺看他,“你怎么知道的?”

他分明连压在案几上的字条都还未来得及看。

阮奕俯身吻上她额头,“猜的。”

而后继续宽衣。

赵锦诺摸了摸额头,听他道, “你不是说,你同谭悦,丹州两人要好, 我见谭悦中途离开了,猜是丹州特意来了慈州。”

赵锦诺咬唇,“阮奕,你怎么这么聪明?”

阮奕又将脱下的衣裳搭在她怀中,低声笑道,“夫人, 我是对你的事情上心。”

赵锦诺嘴角勾了勾。

阮奕拥了拥她, “我先去沐浴。”

“好。”赵锦诺将他换下的衣裳整理好放在一处, 明日晨间会有鸿胪寺的小吏拿走清洗, 也会送早前洗好的官袍来。官袍之类的东西都有鸿胪寺专人处理, 不会假手驿馆的小吏。

赵锦诺放好衣裳, 才折回内屋中。

赵锦诺撩起帘栊,入了耳房。

耳房内,水汽袅袅,她正好见阮奕宽衣入了浴桶中。

“今日的接风宴上,是不是饮了不少酒?”赵锦诺上前坐在浴桶沿上, 替他舀水浇着身子。

“哗哗”水声中,热气飘飘,映得他睫毛上都挂着雾气。

“是饮了不少。”他如实应她,也未隐瞒。

他身体放松靠后,双手搭在浴桶上,轻叹道,“没喝醉,就是南顺的酒有些上头……”

眼下都已将近子时,这场接风宴持续了不少时候,他是此次出行的主使,席间所有的人都会敬他,鸿胪寺官员能他挡酒,却挡不了所有酒。

赵锦诺笑了笑,拧了热毛巾,俯身替他擦脸。

他配合仰首,闭上眼睛。

赵锦诺莞尔。

他惯来生得清秀俊逸,精致的五官犹若镌刻,替他慢慢擦脸其实也是件全然享受的事。

“笑什么?”他未睁眼,却能感受到她的笑意。

赵锦诺轻声道,“我在笑,这算不算敝帚自珍?”

阮奕睁眼,“我是敝帚吗?”

赵锦诺忍俊。

阮奕也笑。

一时间,耳房内都是二人的笑声。

“头还晕吗?”赵锦诺又替他擦了一遍,热后将毛巾搁在一处。

“有些。”他应声。

她指尖轻轻抚上额头,太阳穴,力道稍稍加重了些,“好些吗?”

“阿玉,好舒服。”他仰首看她。

赵锦诺温柔继续。

“阿玉。”他看她。

“怎么了?”她顺势吻上他额头。

他唇角勾了勾,温声道,“入了南顺境内,我每日应当都有诸多人事要应付,恐怕没有时间同早前一样陪你,我身边有不少人看着,你同我在一处,反倒不便。阿玉,你不如和丹州一道,先去京中,也不必等我,我在慈州还要呆上几日,晚些我们在京中见?”

赵锦诺微楞,她原本是想同阮奕说起此事的。

其实在离京前,阮奕便说过,到了南顺他应是没办法顾及她,她只是没想到阮奕会让她同丹州一处……

赵锦诺俯身贴近他嘴角,轻声道,“你就这么放心,不担心你的阿玉姐姐被人拐走了?”

阮奕笑笑,伸手将她扯入浴桶当中。

赵锦诺被他压在浴桶壁前。

他双手抵在她两侧,隐晦道,“人是我的,心也都在我这里,谁拐得走?”

赵锦诺瞪圆了眼睛。

阮奕伸手抚上她侧颊,暧昧道,“阿玉姐姐的大白兔只有我一个,不是吗?”

赵锦诺涨红了脸。

……

一宿春.色,直至翌日天明。

空中淅淅沥沥下起了小雨,阮奕替她系好衣领,又温和交待了一声,“照顾好自己。”

这一路,见她为人处世周全谨慎,早前时常出门在外,无需多担心。

又有丹州和谭悦在,其实比同他一处还要安稳些。

他同开阳有事要办,她在亦会让他分心。

她原本心心念念来南顺,便是见师长的,同他一处反倒拘束。

到了南顺境内,分开走,对他二人都好。

都便宜行事。

只是,他心中舍不得她,也不得显露。

赵锦诺却上前拥他,“阮奕,要不,我还是同你一处吧,不走了……”

她本也舍不得他。

阮奕嘴角勾了勾,心底似暖意徜徉,温和道,“小别胜新婚,在南顺京中等我。”

赵锦诺还是没有松手。

阮奕轻声叹道,“阿玉姐姐是不放心我吗?大白兔心里只有你一人。”

分明是打趣话,赵锦诺笑了笑。

她已换了驿馆侍女的衣裳,冯涛就在苑外候着。

阮奕送至外阁间处,赵锦诺目光中依依不舍,“记得要每日想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