暖玉第130节

在冬日的江边画了一日,虽隔着帷帐,他整个人其实都寒透。

他目光瞥向芝芝,遂让芝芝悄悄递了暖手炉于他。

他默不作声。

……

由得三人在一路,去往京中的十余日很快便过去。

不仅过去了,还多出了三两日来,全赖去了吴叔那里,还有折回东陵买核桃酥,自然,还有途中画画的一日。

腊月二十五日黄昏前后,马车才顺利抵达南顺京中。

赵锦诺撩起帘栊,高大恢弘的城墙顿时映入眼帘,透着莫名的熟稔和亲切。

南顺京中,她其实并不陌生,亦在这里有美好回忆。

有宁远侯府的侍卫在,马车直接驶向城门口未停。城门口值守的禁军都远远朝着马车拱手,知晓马车上坐的人是宁远侯,无人上前盘查。

南顺京中繁华,整个京中的布局呈矩阵型分布。

鳞次栉比,车水马龙。

又因临水,处处透着江南水乡的秀丽。

赵锦诺很喜欢南顺京中。

尤其是黄昏过后,华灯初上,这等温婉又蒙上了一层绮丽繁华。

苍月京中有苍月京中的大气恢弘,南顺京中便有南顺京中的温婉动人。

赵锦诺撩起帘栊的手就未放下过,目光也一直聚焦在窗外的热闹繁华中。

“晚些去逛夜市吧。”丹州提议。

“好啊。”赵锦诺应和。

谭悦轻声道,“你们二人先去,我要先回宫中复命,晚些时候再去寻你们。”

丹州和赵锦诺愣了愣,似是回回都会忘了谭悦是宁远侯。

谭悦早前还奉旨出访了苍月,眼下刚回京中,是应当向朝帝复命的。

“那,我们晚些在吃混沌的地方等你。”丹州的定位方式大都同吃有关。

谭悦恼火看他。

赵锦诺笑不可抑。

……

再晚些时候,马车缓缓停在明府门口。

老师和师娘喜静,明府在京城西边偏远处。

马车自慈州方向来,从北城门入京后,行了大约小半个时辰左右才到。

老师和师娘多是低调雅致之人,也不喜铺张高调,所以明府牌匾虽铁笔银钩,却没有涂金,门户从外人看来,实与普通的大户人家无异,全然看不出是明大家的府邸。

整个府邸门口也没有值守的小厮。

等侍卫置好脚蹬,丹州先下了马车,而后转身扶赵锦诺。

谭悦没有下马车,撩起车窗上了帘栊,朝他二人道,“若是今晚从宫中出来太迟,我便不去夜市了,明日再来见老师和师娘,稍后见了老师和师娘,记得替我问好。”

他也离京几月,若非要入宫,理应闲来拜访。

丹州和赵锦诺应声。

谭悦又道,“晚些让冯涛给着你们二人,若是我未去夜市让冯涛送你们二人回明府。”

两人又听话颔首。

赵锦诺回回来京中,都是在明府落脚。

赵锦诺在,丹州应当也会留在明府过夜。

赵锦诺是老师唯一的女弟子,老师和师娘膝下只有一个亲生儿子,没有女儿,师娘待她多亲厚,她只要来京中,师娘都会亲自安排她的事情,她总是受优待的一个。

待得目送谭悦的马车离去,丹州和赵锦诺二人才上前,轻叩府邸大门。

“稍等。”门后,是葛琼的声音。

吴叔退养后,葛琼一直在照顾老师和师娘起居,葛琼开门,见了是他二人,脸上阵阵惊喜,“可算来了,先生和夫人都盼了一整日了,说早前接了谭悦的书信,说你们今日会抵京,结果都眼下这个时辰了还未至。”

葛琼将二人迎进府中,赵锦诺关心,“老师和师娘近来可好?”

葛琼应道,“好得很,前几日还去爬了一趟芒山,腿脚都利索。”

都能爬山了,自然是好的。

赵锦诺唏嘘。

“小公子今日是住府中,还是回自己府中?”葛琼问。

葛琼都呈丹州为小公子。

丹州是明大家和夫人的养子,葛琼是明家家仆,所以葛琼一直称丹州都是小公子。

丹州业已习惯,当下,葛琼问起,丹州便道,“我也留在府中吧,不回去了。”

葛琼应好。

早前夫人便嘱咐将苑中几间屋子都收拾了出来。

今年腊月二十九是先生六十大寿,先生的亲传弟子大都会来南顺京中替先生庆生,几乎都要在府中小住几日,不来的应当是小数。

当下,葛琼先领了丹州和赵锦诺去见先生和夫人。

先生年事大了,夜晚惯来都睡得很早,今夜应是惦记着见丹州和赵锦诺,才勉强撑到眼下。

“老师,师娘!”赵锦诺的声音,明大家和刘夫人再清楚不过。

本就等了好些时候,听到赵锦诺的声音,刘夫人赶紧起身,迎上来。

果真,赵锦诺扑入她怀中,撒娇道,“师娘,我想死你了。”

刘夫人伸手捏了捏她下巴仔细看了看,认真道,“是胖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