暖玉第132节

朝帝微怔,似是反应过来什么一般,忽得眸间沉了沉,温和道,“去趟苍月,怎么病情重了这么多?”

谭悦心中微诧,似是因得他的这几声咳嗽,朝帝的注意力转移到了他身上。

谭悦惯来聪明,“多谢陛下关心,微臣无事,只是腊月里病情多反复,并无大碍。”

朝帝看了看他,似是想说什么,最后又咽回喉间,轻声道,“明日让太医院院首过府看一看,这一趟让你去趟苍月,辛苦你了。”

谭悦拱手,“微臣自当为陛下分忧。”

临末了,朝帝没有再问起阮奕的事,“先回府休息吧,到年关前的早朝都免了,抽空入宫来见朕就是。”

谭悦躬身,“谢陛下。”

“大监。”朝帝开口唤了声,

年长些的内侍官入内,领谭悦出御书房。

临到门口,朝帝忽然开口,“谭悦。”

谭悦转身,“陛下。”

朝帝似是喉间咽了咽,沉声道,“朕早前同你说过的,你年纪不小了,当寻一门亲事,你可有中意的?”

大监笑着看向谭悦。

谭悦嘴角勾了勾,温和道,“陛下,微臣这幅身子也不知还能拖几年,不耽误旁人为好。”

朝帝也笑了笑,没有再吱声。

大监领了谭悦出御书房,一直到内宫门处。

路上,谭悦似是有意无意问起,“韩盛回京了吗?”

大监摇头,“哟,侯爷这么一问,奴家似是还真有一阵子未在宫中见到韩小将军了。”

那就是韩盛还未回京,谭悦没有再吱声了。

无论朝帝背后的意图是什么,但今日给谭悦敲了警钟,朝帝似是对阮奕熟悉,尤其是那句“你说谎”,他险些就露了痕迹。

朝帝问起了赵锦诺,那他早前的担心便是对的。

在南顺,锦诺的身份不能暴露,更不能同阮奕一处,惹人生疑。

他今日虽蒙混过关,但朝帝心底的疑惑应当并未全然解除。

他今日其实已经露了马脚,只是朝帝并未深究。

马车上,谭悦微微垂眸。

驾车的侍卫问道,“侯爷,去西市吗?”

赵锦诺和丹州在西市。

谭悦沉声道,“不了,先回侯府。”

侍卫应是。

马车缓缓驶离中宫门,谭悦的眸光微敛,再睁眼,眸色已黯沉如夜空。

朝帝不会,也不应当同阮奕接触过,但朝帝对阮奕的了解,却胜过他,那是什么时候——朝帝认识的阮奕?

但分明几个月前,阮奕还是傻的……

车轮滚滚向前,谭悦想起朝帝执先帝传位遗诏登基,再到后来种种行迹,再到方才对阮奕的熟悉……

谭悦心中的疑惑越加浓郁。

……

御书房内,大监折回。

朝帝看了眼他,轻声问道,“谭悦问了你什么?”

大监拱手,如实道,“侯爷问奴家,可有看到韩小将军?”

朝帝目光在大监身上稍许停留,问道,“你怎么应的?”

大监连忙道,“奴家如实同侯爷说,是有一阵子没见到韩小将军了,而后,侯爷就没有再问过奴家旁的事情了。”

朝帝眸间沉了沉,朝大监道,“明日让太医院院首去一趟侯府,就说朕的意思,这个冬天他不用做旁的事情,让他好好守着侯爷过冬。”

大监微讶,但见朝帝已翻开手中周折,大监知晓何事当问,何事不当问。

“出去吧,也告诉庞远亮一声,朕今日不见他了,让他明日下了早朝再来。”朝帝吩咐。

大监连忙应声。

等大监退了出去,朝帝也扔了手中奏折。

心中略微有些烦躁和矛盾,也看不进旁的东西。

如果他没有记错,谭悦的病情就是在今年腊月里复发的。

谭悦没能熬过二月……

这一世自从他登基,他与谭悦之间关系一直很微妙,他们之间从未全然信得过对方,双方的关系也一直在这微妙的关系中相互制衡。

但上一世,谭悦是同他交好的。

人生惯来如此,有得,必有舍。

这一世他提前得了皇位,保住了南顺未生大规模内乱,也在去年百年不遇的洪峰前做好了准备,巩固了皇位,赢得了民心。

这一世谭悦待他有戒心也是应当。

他们二人已然疏离。

只是这种微妙的关系,他不想,也不愿去主动打破。

阮奕的事情上,谭悦一定有事隐瞒他。

谭悦不应当看不出来,阮奕同他夫人亲近。

在上一世,阮奕的夫人过世后,他再未娶过旁人,阮奕对他夫人的感情很深。

谭悦方才哪怕是迟疑,拿不准,他都不会对他产生怀疑。

但他不假思索,便脱口而出一句“不怎么近”。

谭悦不是冒失的人,谭悦是有意误导。但哪怕他已经戳穿他在“说谎”,谭悦还是面不改色“圆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