暖玉第136节

阮奕顺势笑了笑。

朝帝从马场东侧一直走到西侧,身边的骑射声,叫喊声不断,颇有些气势。

朝帝叹道,“南顺偏安一隅久矣,骑射不比苍月。”

他话中有话,阮奕却应,“骑射最好的当属巴尔,只是看用在何处,陛下觉得可是?”

阮奕是很聪明,且当聪明的时候聪明,当藏拙的时候藏拙。

大凡他的话题涉及到苍月,南顺,巴尔诸国的国事,阮奕很清楚自己的身份和位置,或据理力争,或从中周旋,但大凡说到他自己和阮家,阮奕便是藏拙。

朝帝也不戳穿,只顺着他的话,继续道,“百余年前,南顺同巴尔也曾交战过,苦不堪言,如今的巴尔,似是没那么大的野心,从几十年前起,便收敛了许多,也不知可会一直如此?”

他是知晓上一世不久后,苍月就和巴尔起了战事,只是他认定这时候的阮奕并不知晓。

阮奕应道,“战与不战,要看双方。如今巴尔与周遭诸国皆有商贸,互通有无,民生比早前富足,冬日也未缺过粮食,不再逐水草而生,也不会因缺粮食而南下骚扰周遭诸国,很少主动生乱;如今的南顺在陛下的治理下,国泰民安,兵强马壮,足以震慑巴尔不会轻易挑事,这都是双方博弈的结果。若有一方失衡,战乱还会起。”

“有道理。”朝帝是没想到他会如此通透。

前一世,便是因为苍月内乱,倒是巴尔觉得有机可趁。

国与国之间从来没有永远的朋友,也没有永远的敌人,只有永远的利益。

朝帝不由多看了阮奕一眼,叹道,“阮奕,你是苍月国中不可多得的相才,顺帝和东宫应当重用你。”

阮奕也看了他一眼,恭敬道,“陛下过誉,方才一番话,皆是老师所授罢了。”

一言以敝,都推到宴叔叔身上便是。

朝帝低眉笑笑,果真又藏拙。

……

大监送阮奕上了马车。

先前朝帝身边的禁军统领上前,“陛下今日同阮奕聊得如何?”

朝帝看了看他,沉声道,“可惜了,今日之后,我倒是更喜欢他几分,却也知晓,他不会为我南顺所用,但日后的事,谁又说得准呢?许是,还有转机,再等等吧……”

作者有话要说:  一更,二更在晚上

第120章 荣华万千

自从老师的学生陆续从四处赶回京中, 赵锦诺只觉时间一日比一日过得更快。

她平日不在南顺国中,又很长一段时间未至南顺,众人见她的时间最少。她年纪最小, 是老师的关门弟子, 又是唯一的女学生,所以众人平日对她的照顾是最多的。

此次听师娘提起她成亲了,再加上一侧还有丹州这个大嘴巴,赵锦诺俨然成了众人嘘寒问暖的对象。

赵锦诺恍惚有些分不清这趟是来给老师庆贺生辰的, 还是来关心她婚事的。

总归,在众人的连翻关注下,日头转眼便到了腊月二十九。

腊月二十九是老师生辰。

师娘早起做了长寿面, 还有两个鸡蛋。

长寿面的寓意顾名思义是福寿绵绵,鸡蛋的寓意便是好事成双,一年如鸡蛋一般一滚便过去了。

明家的家仆不多,今日浩浩荡荡做了十余人一起吃早饭,师娘和葛琼忙不过来,赵锦诺和丹州两人最小, 都在帮师娘搭手, 今日自晨间这顿早饭起就异常热闹, 众人鲜有这么整齐凑到一处的时候。

“锦诺, 还要一碟包子!”

“丹州!粥没了!”

人一多, 既热闹, 又嘈杂,还能吃。

丹州和赵锦诺忙得不亦乐乎。

小厨房内,葛琼笑道,“先生似是许久没有这般高兴了。”

赵锦诺叹道,“我早前怎么不知道齐师兄这么能吃包子的?他一个人能吃了一整屉……”

正在忙碌的葛琼笑出声来。

师娘也忍俊。

丹州跟着叹道, “岂止是包子!他肘子都能啃四只!”

赵锦诺恍然大悟,“我还道他早前的那幅《年夜饭》是夸张,原来真是如此啊!”

丹州打哈哈,“来源于生活。”

“还有功夫耍嘴皮子,便是还能多拿些!”葛琼又在丹州端好的一屉包子上又加了一屉。

“哎哎哎……”丹州整个人都险些栽倒。

好在赵锦诺眼疾手快。

丹州叹道,“看到没,还是小师妹同我最好!”

葛琼撒手,“那我不帮你了!”

“哎哎哎哎哎……”丹州又是一阵鬼哭狼嚎,葛琼才伸手,两人送了一大堆东西往偏厅中去。

小厨房内就剩了赵锦诺和师娘二人。

师娘盛粥,赵锦诺就在一旁候着。

师娘转眸看她,“今日阮奕来吗?”

赵锦诺愣了愣,既而笑道,“来,谭悦说早前同他说了,他会来,不过白日都有鸿胪寺的人在,他来怕是要晚些时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