暖玉第137节

有在苑中石桌上作画的。

还有几人,在偏厅中一起作画,偏厅中摆了五六张桌子,勉强够用。

赵锦诺则和丹州,谭悦一道,在书房里作画。

一是一众师兄弟照顾他们三人年纪最小,再是,都嫌丹州吵,也只有赵锦诺和谭悦能同他一处。

于是赵锦诺趴在案几前的,丹州是蹲在椅子上,只要能让他说话,他哪里都可以画,谭悦亦心无旁骛,在月牙桌前提笔。

由得今日日头还长,老师如同早前交待功课一般布置的作业,众人都不敢怠慢。

画到晌午,也只画到不一半,便纷纷搁下笔。

今日午饭尤其热闹,许久没有这样画命题画,仿佛回到了早前学艺的时候一般,都忍不住相互交头接耳,互问情况。

最健谈的莫过于丹州和齐师兄。

赵锦诺一度觉得,他二人是用嘴画的画。

但许是又由得一道作画的缘故,许久未见的同门在一处,有了更多的交流话题,又不时同老师说起构思,听得明大家很是高兴。

晌午过后,师娘扶了明大家午睡。

众人开始继续作画。

作画一事,有人快,有人慢,但今日老师要看成果,画得慢得便都往前赶,画得快的又不敢马虎,宁肯慢慢画着,于是黄昏前后,陆续成画。

齐师兄是始作俑者,老师最先开始看他的话。

果真,齐师兄的画大都离不开吃,画得是早上众人吃早饭的图,因为写意,也只有熟悉的人能对得上谁是谁,赵锦诺本就是画人像的,看了齐师兄的话也笑不可抑,人物的特点都抓得尤其突出,这样一幅群像图,一日就能完成,足见功底。

而后众人的图,老师一一看来,逐个点评。

等到最后赵锦诺这里时,明大家愣了愣,既而笑开。

唯有她,画得是众人在作画的场景。

有站着的,蹲着的,趴着的,弯着腰的,站得笔直的,还有一看就是在不停说话的……

连明大家都笑出声来。

众人尚在言笑之间,苑外脚步声传来,是葛琼领了人前来。

临到苑中,正好听到屋中笑声连成一片。

“先生,有客到。”葛琼的声音传来。

众人纷纷转眸,正值黄昏,远处的落霞在轻尘中轻舞,近处的屋檐下业已掌灯,远处的霞光与近处的灯火交错着,映出一道挺拔秀颀的身影。

脸上精致的五官犹若镌刻,眸间一抹深邃幽蓝,在冬日的黄昏下,剪影出一道风逸俊朗的轮廓。

似翩若出尘,又似荣华万千。

似是有他在的地方,周遭自成背景。

众人愣住,一时没有反应过来是谁。但能让葛琼亲自领到苑中来,定是老师和师娘邀请的客人。

今日生辰宴是家宴,不应当有外人在才是。

面面相觑中,谭悦看了阮奕一眼,遂而淡淡垂眸,没有出声。

一侧的丹州却张大了嘴,忽得想起早前在慈州码头时,他曾见过这道身影,顿时“哦~”了一声。只是才将“哦”了一声,还未来得及开口说旁的话,便听身后的赵锦诺惊喜唤了声,“阮奕?”

作者有话要说:  二更来啦,今天还挺早哒

————

周末的红包补发完啦,大家晚安

第121章 有你呀!

“是锦诺的夫婿~”师娘眸间挂着笑意, 温和得朝明大家说道,明大家会意笑了笑。

众人这才都纷纷反应过来,原来是锦诺的夫婿, 便都高高低低得跟着起哄, “哦~”

阮奕似是也未曾想过登门时会是这般场景。神色微微顿了度,很快低眉笑了笑,脸上还是温文如玉,又不失儒雅。

赵锦诺快步上前, 双手背在身后,悄声贴近道,“我还以为你不来了?”

阮奕轻声, “路上有事耽误了,可是我迟到得太久了?”

他其实这一路都很赶。

今日是阿玉老师的生辰,阿玉的师娘说想见她,谭悦安排了人来驿馆接应他,掩人耳目。

他晚间推脱掉了旁的所有安排,下午见过鸿胪寺官员便回了驿馆, 在房中脱了官袍, 换上驿馆小吏的衣裳, 而后跟着谭悦的人出驿馆, 再乘了马车到此处, 所以时间耽误得久了些。

明大家和夫人都是锦诺的亲近之人, 初次见面,他不能以佯装的驿馆小吏身份见示人。马车上,便还要换下那身小厮衣裳,再换上回平常的衣服,所以耽误到现在。

眼下, 见众人似是都聚在一处,先前在苑外就听到连串的笑声,他是怕迟到了许久,宴席都快结束,故而眸间歉意。

赵锦诺也知晓他来这趟不易。

这两日京中到处都是他去了何处的消息,应是马不停蹄赶来的。赵锦诺赶紧摇头,俏皮笑道,“不迟呀,一点都不迟。”

阮奕又低眉笑了笑。

赵锦诺牵了他的手上前,众人都纷纷点头致意,眸含笑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