暖玉第138节

阮奕笑笑,伸手揽她,大方道,“这一杯,我敬齐师兄。”

齐师兄开怀大笑,“敞亮敞亮!”

赵锦诺怎么听怎么觉得,她成了不敞亮的那个……

等到丹州离开后不久,师娘也扶了明大家起身。

明大家平日里不会这么晚休息,只是今天见了这满满一屋子的人确实高兴。

明大家和师娘起身,众人也跟着起身。

“你们继续,不必管我和先生。”师娘知晓他们师兄弟难得聚在一处。

众人都倒好。

晚些时候,谭悦和刘师兄将丹州安顿好了之后,折回偏厅中,见老师和师娘都离席了。

刘师兄和谭悦回来,众人的注意力似是转转移到了这两人身上。

谭悦平日里不饮酒,今日这样的场合不沾酒不合时宜,所便都唇间微微沾了沾。

期间齐师兄喝多了,嘴有些没有把门,开始叹道,“我之前还以为丹州或是谭悦会同锦诺一处呢,他们三人惯来玩得到一处去,没想到,锦诺都嫁人了,还不是丹州和谭悦……”

阮奕还在,这句话说得有些突兀了。

丹州不在席间尚且还好,谭悦眸间微微滞了滞。

酒桌上一时冷场,刘师兄赶紧扯出齐师兄,谁不知晓他们三人要好,也知晓谭悦喜欢锦诺,但这事儿怎么好在这里提起。

齐师兄似是也觉得说错了话,正一脸尴笑。

谭悦却道,“锦诺那性子,也只有阮奕受得了,我和丹州都不敢恭维,谁不怕她?”

谭悦言罢,桌上都会心哄笑成一团,算是解了方才的尴尬之处。

赵锦诺恼火,“谭悦!”

谭悦却端起酒杯,敬向阮奕,“阮奕,我敬你,祝你们白头偕老。”

阮奕唇角勾了勾,两人一饮而尽。

谭悦身旁的刘师兄叹道,“谭悦,你悠着点。”

今日本就见他脸色不好,方才还在一直咳嗽。

谭悦笑道,“我和丹州从小就与锦诺要好,这一杯,一半是我敬阮奕的,一办是替丹州敬的,一杯才够。”

他看了看赵锦诺,将丹州带上,阮奕才不会多想。

齐师兄带头起哄,“有道理,有道理!你们三个从小就要好,也能玩到一处去,你同丹州还是穿一条裤子的,代丹州一起敬也是应当哈。”

阮奕却之不恭。

赵锦诺看了看他,淡淡垂眸。

……

许是众人真久未凑在一处,一直喝到了夜深时候才相继散去。

阮奕虽未喝倒,但桌上这么多人都在轮番敬他的酒,他就是酒量再好,也架不住如此招呼。阮奕身上的酒意是有些浓,他这样也回不了驿馆,便是回去,也极容易被人发现蛛丝马迹。

出了偏厅,谭悦朝阮奕道,“你先在明府歇一晚,我明早安排人送你回驿馆去,我会让人先去驿馆照应着,迟一些不会被人发现。”

“也好。”阮奕言简意赅。

只是言简意赅里也明显带了醉意。

赵锦诺这才扶了阮奕往屋中去,谭悦在屋檐的微光下看了许久,直至赵锦诺扶着阮奕消失在长廊转角处,才微微低眉,呵气成雾。

葛琼正好收拾完屋中,见他还在苑中,上前问道,“今晚留府中吗?”

谭悦摇头,淡声道,”不了。”

……

厢房内,赵锦诺直接搀着阮奕躺下。

今晚喝这么多,连走路都东倒西歪的,沐浴是沐浴不了的,赵锦诺只得拧了热毛巾给他擦脸,“明明酒量就不好,还喝这么多做什么?”

阮奕松了松衣领,眼中些许绮丽看着她,“在你老师,师娘和师兄面前,怎么能认怂?”

赵锦诺好笑,“现在不怂?”

话音刚落,阮奕伸手揽她到床榻上,翻身压上。

赵锦诺险些惊呼。

他伸手在食指间,做了一个嘘声的姿势,暧昧道,“还怂吗?”

赵锦诺涨红了脸。

阮奕轻声道,“阿玉,大白兔想你了,想多同你待些时候……喝多了就不必想着回去的事。”

赵锦诺微顿,“所以,你一直在喝酒?”

他笑了笑,不置可否,只醉眼看她,“老师,师母和师兄都待你很好。”

赵锦诺叹道,“是啊,虽然我娘亲不在,爹不亲,祖母不疼,但我有老师,师娘,一帮子师兄,还有媛姨和长翼叔叔……”

她伸手揽上他后颈,继续笑道,“其实上天待我不薄,我亦算得上富足,因为,我还有你呀!”

他眸间微滞,酒意里,她每一句都似落在他心底的繁花似锦……

她伸手,指尖温柔抚上她脸颊, “是吗,大白兔?”

他微微低眸,低沉的音色里些许沙哑,“阿玉,你是故意的。”

作者有话要说:  一更来啦,二更晚上啦

第122章 病重

小别胜新婚, 古人诚不欺我……

阮奕坐在马车上,单手撑着下颚,嘴角还噙着笑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