暖玉第139节

赵锦诺同齐师兄分道一处。

齐师兄是仅次于丹州的健谈之人,赵锦诺同他一道打算不会无趣,也会时常逗笑。

齐师兄如今已经很少作画了。

齐师兄家中是经商的人家,父亲过世后,家中的担子落在他肩上,便大都时候都在为经营的事情奔波,其实少有这等闲暇时候。

赵锦诺同他说了许多话。

临末的时候,齐师兄眉头微微皱了皱,叹道,“阮奕,诶,锦诺,这名字听起来似是有些熟悉呀……好像最近在哪里听到过?”

国中大街小巷都在说苍月的使臣,应当也有人提及过阮奕的名字,只是少有。

赵锦诺心中唏嘘,三言两语掩盖了过去,又拉着齐师兄去打扫别的地方。

齐师兄果真只是忽然涌上的念头,等换了一处地方打扫,又全然将“阮奕”二字在何处听过的事情忘到了脑后。

于是,整个年关的上午,赵锦诺同齐师兄一道打扫了两处苑子,又回苑中的暖亭内,提笔给媛姨写信。

周遭都是别处的鸣鞭声,赵锦诺安静在暖亭中写字。她似是有许多话想对媛姨说,不容易杂糅在一处,若要一一尽数,似是洋洋洒洒大十几页也不会够,于是捡了重要的说,又觉得怎么都说不完,一页纸翻过一页纸,嘴角都是笑意,笔下的字迹也停过……

另一处,阮奕入宫。

大监亲自陪同着,说了不少年关时吉利的话。

阮奕礼尚往来。

宫中随处可见的宫人都在问候,亦有南顺国中的鸿胪寺官员今日在宫中迎候招呼。今日是年关,苍月的使臣皆在南顺京中,朝帝今日邀请入宫,尽地主之谊的意思合乎礼仪,晌午宫宴之后,苍月的使臣便会出宫,会有驿馆和鸿胪寺的人单独招呼。

朝帝喜欢对弈。

年关当日邀请了两位大国手在御花园中搭建的礼台上对弈。

朝帝看得认真,亦有兴致。

见阮奕上前,热忱招呼,“阮奕,来朕这边坐。”

阮奕上前。

朝帝待阮奕亲厚,王主事等鸿胪寺官员都是听说,眼下才是耳闻目睹。

“阮少卿可喜欢对弈?”朝帝饶有兴致。

阮奕应道,“会看,但不精通,不敢在陛下面前班门弄斧。”

朝帝笑,“阮少卿谦虚了,稍后,同朕对弈一局”

阮奕笑了笑,“是。”

遂同朝帝一道看对弈,也看不出旁的神色。

袁开阳的位置在阮奕隔后排,听到朝帝同阮奕眉头也略微皱了皱。

他是听阮奕说起过,朝帝的态度有些古怪,但除却第一日的洗尘宴上朝帝赠了阮奕一枚玉佩,袁开阳一直未同朝帝和阮奕一处,便也未曾亲眼见到,始终存有疑虑。

而眼下,是觉朝帝对阮奕太亲厚了些。

阮奕是他国使臣,朝帝如此做其实不妥。

在苍月国中,即便因为宴相原因,顺帝自幼带阮奕亲厚,但也多严厉的时候,却也不曾如朝帝这般,似是恨不得昭告天下,他很喜欢阮奕。

并非好事。

袁开阳有些担心阮奕早前说的事。

他们此趟出使南顺,许是表面风平浪静,但实则也许并非如此。

袁开阳微微垂眸,看向阮奕的目光略微深沉了些,确实如他所说,他这趟出使的主使不好做……

约莫半个时辰左右,两大国手的对弈进入尾声。

这类在宫中朝帝面前的对弈,□□味儿颇有些浓郁了些,虽观赏性强了些,但实则并非是最好的对弈。

最好的对弈,在平心静气时。

这是宴叔叔教他的。

所以,朝帝是个急功近利的人,也喜欢走捷径,但同时又是个及有耐性的人。但这样的人,若非假以时日,城府不会如此深,阮奕心中隐约有些莫名的猜测,但总觉又不大可能,许是自己魔怔了……

等到两大国手对弈结束,朝帝果真邀阮奕对弈。

阮奕无法推脱。

他是精通棋艺,他花时间在对弈上,是在上一世阿玉死后的事,他是靠抄佛经静心。但除却抄佛经,便是自己同自己对弈。

但不会每时每刻都在抄佛经,除却抄佛经,便是自己同自己对弈。

也是在对弈的想通透了许多事,而后的多少年里,他一日都未曾断过对弈,就似一个习惯,一日三省。

但重生之后,除却同宴叔叔一道时,他没有再碰过,是有意避开。

他不是不精通棋艺,是很精通。

但眼下,在朝帝面前并不显怀。

朝帝是个急功近利,却同时又谨慎小心的人,这样的人很少见,阮奕不禁打量他。

“阮奕,朕脸上有字?”朝帝没有抬眸,却忽然开口。

阮奕眸光微怔,却更印证了心里对朝帝的想法,朝帝不是简单的人,但这样矛盾的性格,很少见,若非特殊的契机,怕是很难养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