暖玉第143节

阮奕喉间轻咽。

若是他没猜错——上一世的谭悦应当就是差不多年关之后的月余内去世的……

阮奕想起早前赵锦诺同他说起谭悦和丹州的事情, 昨日给他看过的,他们三人画的那三幅全然不同的“三人行”,又恰好逢着年关时间,阮奕知晓她心中必定不好过……

他伸手,指尖轻轻拭去她眼角水汽,“勿让你老师担心了。”

他记得看早前的野史里记载过,宁远侯出事之后,谭悦一直在外颠沛流离,直至遇到了好心人收留。

若是他没猜错,收留谭悦的人,应当就是明大家和师娘,谭悦也是那时起跟着明大家学习画画,那明大家待谭悦的感情,应当不逊于丹州……

谭悦的事,是不适宜在这个时候让明大家知晓。

似是阮奕的一句话提醒了赵锦诺,她早前都掩饰得极好,就是在见到阮奕之后,藏在心里的情绪都宣泄了出来,当下,似是一直擦着眼睛,朝阮奕问道,“还红吗?”

阮奕淡淡笑笑,“红。”

赵锦诺轻叹。

阮奕牵她,“正好同我换身衣裳。”

“好。”赵锦诺才想起,他这一身小厮衣裳不大适宜今日见偏厅中的众人。方才大门口有人盯着,阮奕置好将包袱一并从马车中取了出来,包袱中是他的衣裳。

回了屋中,阮奕换好衣裳,赵锦诺的眼睛也不怎么红了。

等到偏厅门口,齐师兄带头兴师问罪,“锦诺,怎么开个门,去了这么久!”

赵锦诺应道,“在苑中说了会儿话。”

齐师兄“啧啧”叹了叹。

阮奕解围,“是我让锦诺帮忙弄了些东西,有些迟了。”

刘师兄笑道,“不迟不迟,年夜饭才开始。”

师娘身侧的位置是留给阮奕的,阮奕上前落座,赵锦诺就在阮奕身侧,正临着丹州。

齐师兄道,“既然今日能到的都到齐了,我们一道举杯先敬老师松鹤年年,下笔有神。”

众人纷纷起身端起酒杯,将齐师兄先前的话重复了一遍。

“好好好……”明大家笑得合不拢嘴。

年夜饭的筷子是不能落地的,并非吉兆,阮奕落座时,袖间不慎碰到了筷子,一双筷子落地,闷响了几声。

阮奕微楞。

赵锦诺也顿了顿,阮奕平日最注重礼节,很少会有袖口刮到筷子这样的事情。

阮奕惯来介意这类事情。

赵锦诺想起在容光寺求了那根签后,阮奕便一直心神不宁。

眼下,这筷子掉落,应当也在阮奕心中漾起不小涟漪。

只是他嘴角勾了勾,神色如常,“添麻烦了。”

赵锦诺知晓他心中定然不如面色平静。

一侧的丹州连忙帮他拾起,率先道,“诸事顺遂,百无禁忌!”

“对对对!百无禁忌!”齐师兄和刘师兄都忙不迭应声。

葛琼重新递了一双新的筷子给阮奕,阮奕道了声谢。

再往后,阮奕都将筷子看管得很好,除却饮酒时收得妥帖,旁的时候近乎没有离手。

这偏厅中的氛围也似是慢慢恢复成了昨日一般。

酒过三巡,差不多戌时三刻,偏厅的窗外开始放起了烟火。

这是年夜饭是最重要的一环,看烟火。

烟火是官府衙门统一放的,寓意与民同乐,只是各地放的烟火的时长不一样,京中一般是最长的,会有两炷香时间左右。

看烟火的时候可以暂时离席,等烟火结束,需重新回到席间小坐稍许,而后这年夜饭的环节才算是呆够,可以离席了。

家家户户的小孩儿也差不多这个时候领去入睡,也会有人继续在年夜饭上喝酒,等到差不多亥时左右便会各自回屋,同屋中一道守岁,祈盼明年一年的平安如意。

看过烟火,师娘便扶了明大家回屋。

众人起身相送,师娘摆了摆手,嘱咐他们自己照顾好自己。

众人都笑着应声。

等到亥时前后,酒足饭饱,便各自回了屋中守岁,也有师兄弟几人凑一处说话的,赵锦诺没有同他们一处,而是和丹州一道线出了偏厅,在苑中等阮奕。

阮奕被齐师兄拉住说话,刘师兄已经在解围,只是齐师兄似是喝多,拉着阮奕不放。

苑外,丹州正好开口,“我去看看谭悦吧,他一个人怪冷清。”

赵锦诺微顿。

丹州轻声道,“我去守着谭悦,怎么也帮他在府中守守岁,求个吉利,放心吧。”

赵锦诺会意。

等阮奕折回的时候,丹州已离开了苑中。

“丹州呢?”阮奕好奇,先前还见丹州同她一处。

赵锦诺也未瞒他,“他去谭悦那里了,说侯府只有谭悦一人在,太过冷清,谭悦一直不喜欢呆在侯府,丹州想去陪他,也替他守岁,求个平安吉利。”

“你不去?”阮奕听得出她语气中的不放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