暖玉第144节

过完年,走剧情啦

第126章 分别

翌日醒来, 阮奕额头涔涔汗水。

一宿梦魇,又梦到早前时候,就是醒不过来。梦里又参杂着后来的事情, 似是就在南顺京中送走阿玉后, 他仿佛找不到回苍月的路。

当下,还心有余悸。

他伸手搭在额间,微微喘息。

似是不知何时起,潜移默化, 也习惯了阿玉起床前的动作。

床榻一侧是空的,几乎连余温都没有,人应是起来很久了。

若不是在梦魇中醒不过来, 他素来警觉,不会连她什么时候起身的都不知晓。

想起要分开许久,他昨晚后半段有些失控,将她折腾得不轻。

她今日不应当起这么早。

思及此处,阮奕撑手起身。

内屋的黄木架上,已放了洗漱用的水盆。水盆中的水还是温热的, 应是她先前备好在屋中给他的, 昨日的衣裳也挂好在屏风后, 案几上还放着晾好的温水。

阮奕眸间微微滞了滞, 她早起都是在替他张罗事情。

他晨间要走, 一别少说要三四月, 她是舍不得他。

阮奕淡淡垂眸。

踱步上前,俯身用水洗面,水中的温热仿佛才驱散了先前心中的余悸,却驱不散心中的不舍。

等到再用热毛巾擦了擦脸,似是整个人才清醒了许多。

将毛巾放回水盆中, 阮奕听到外阁间的门“嘎吱”一声推开。

她的脚步声他再熟悉不过,撩起帘栊,想迎出去,也正好见她伸手撩起帘栊入内屋,两人面对面遇到一处,目光都望着对方,却都微微怔住,没有说话。

他抱起她,抵在内屋临门的墙侧亲吻。

两人都阖眸,亲吻温柔而绵长,似是谁也舍不得分开,直至阮奕沉声道,“大白兔会想阿玉姐姐的。”

赵锦诺似是眸间的水汽再藏不住,攀上他后颈,她搭在他肩膀上,良久都不说话,也不动弹,就是在他臂弯里,靠在他肩头悄无声音。

“阿玉……”良久,他又出声。

她哽咽道,“不说了,我都知晓。”

阮奕微顿,既而将怀中揽得更紧……

外阁间内,两人在案几前对坐。

早前赵锦诺去厨房煮了汤圆,正月初一要吃汤圆,寓意新的一年,一滚便过去,诸事顺遂。

昨日都在守岁,今晨起得都晚。

赵锦诺去厨房的时候,旁人都还未醒。

“有芝麻味的,花生味的,还有红豆沙,只是师娘都放在一处了,我分不清楚,就随便煮了些,你若是吃到不喜欢的便给我。”她轻声,没有看他,低头喝着甜汤。

阮奕看了看她,温声道,“我都喜欢。”

赵锦诺抬眸。

阮奕笑了笑,用小勺舀了一个汤圆喂她。

她也不知为何,乖乖听话张口,一口吞进嘴里,细嚼慢咽着,似只慵懒又清雅的猫,阮奕心底潋滟。

赵锦诺却觉心底莫名温馨而柔软,便也舀了碗中一枚汤圆喂到他唇边。

他连吃汤圆都吃得温文如玉,似是这世上再找不出比他更好看,又温和清贵的人。

赵锦诺忍不住多看了两眼。

要回苍月了,阮奕还在南顺,她一定会很想他。

赵锦诺嚼着汤圆,两腮微微鼓起,阮奕笑了笑,轻声道,“阿玉,等回京中,我们要个孩子吧。”

“……咳咳咳……”仿佛全然没有心理准备,他突然来这么一句,赵锦诺整个人似是都被喉间的汤圆噎住,怔在远处。

一张脸更不知是因为噎住了,还是因为他方才突如其来的一句“要个孩子”的缘故,一瞬间全然涨红成了猪肝色。

阮奕低眉笑笑,赶紧递水给她。

赵锦诺捧着水杯喝了一大口,脸色才似微微缓和。

只是心猿意马,又喝了一大口水,佯装淡定。

阮奕却阖眸忍俊,心知肚明,也不戳穿。

他是想起前一世的时候,他们二人一直到最后都没有孩子。

那时先是阮家出事,而后又是前朝遗孤的风波,宴叔叔离京,似是一直都在风雨飘摇中并未安定过。

那时的阿玉光是照顾他都来不及,爹娘和兄长在流放的路上过世,阿玉是想慢慢告诉他,后来他不知在何处听到,便终日哭闹,又大病了一场,是阿玉一直守着他,陪在他身边。

后来好容易风波过去,京中诸事平顺,她却不在了……

这一世,他们应当有个孩子,承欢膝下。

他会与他们遮风挡雨,风和日丽。

他从未有眼下这样强烈又浓郁的念头,期盼着他同她的孩子。

她会在正月初一,喂他/吃汤圆。

他/她会挑食,喜欢这个,不喜欢那个,阿玉会佯装严厉,“不可以挑食……”

他/她也一定会同她一样,生一双好看的眼睛,聪慧又机灵。

还会像她一样,有颗七巧玲珑心……

赵锦诺还在继续红着脸,一双眼睛不知应当放在何处好,阮奕伸手绾过她耳发,温柔道,“阿玉,等我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