暖玉第146节

她应得又干脆,谭悦意外。

赵锦诺遂才抬眸看他,“还有旁的要交待的吗?”

轮到谭悦语塞。

他是想要交待的东西很多,眼下却噤声。

赵锦诺沉声道,“那我有。”

谭悦抬眸看她。

赵锦诺轻声道,“我想下次来南顺时,见到的还是早前那个活泼话痨的丹州,和那个清风霁月的谭悦,他还未教我画过佛像……”

谭悦淡声,“好。”

******

晌午前后,赵锦诺自宁远侯后回来,便再没去看过谭悦。

她同谭悦已经道别过,怕再见谭悦,会不放心离开京中。

但她留在京中,只会给谭悦和阮奕增添麻烦和危险。

丹州在侯府照看谭悦,赵锦诺便留在府中陪老师和师娘。如今府中只有葛琼在,不如早前一众师兄都在的时候热闹,她明日要走,今日便在府中陪着老师和师娘说话。

临末了,明大家问,“明日要走,东西可都收拾好了?”

赵锦诺点头,“收拾好了,东西不多,男装上路也轻便,谭悦让冯涛同我一道走,这一路应当安稳。”

师娘也颔首,“安稳便好,等到了苍月,记得捎消息过来,免得先生和我担心。”

赵锦诺应好。

师娘摸了摸她的头,朝明大家叹道,“有没有觉得时日过得真快,一转眼,几个孩子都这么大了?”

明大家笑,“所以你我才老了。”

师娘和赵锦诺都跟着笑起来。

晚间,师娘包了饺子,赵锦诺最喜欢吃师娘做的饺子,似是有……幼时母亲的味道……

******

翌日,丹州送她至城门口。

若不是谭悦还病着,丹州应当要送她到慈州的,但眼下,谭悦的情况算不得好,谭悦又不想见旁人,丹州在侯府中陪着谭悦,总要安心得多。

有冯涛和几个侍卫在,丹州不担心赵锦诺安全,只嘱咐道等到苍月记得报平安。

赵锦诺颔首。

“快走吧,路上不耽误了。”丹州其实也舍不得她。

冯涛撩起帘栊,赵锦诺踩着脚蹬上了马车,而后撩起车窗上的帘栊,同丹州挥手道别。

马车缓缓驶离城门口。

直至视线拉得越来越远,赵锦诺正欲放下帘栊,却忽得怔了怔,看向城楼处,却见果真是阮奕身影,赵锦诺眸间微微柔和润泽,却没有出声唤他或向他挥手,因为他身侧还有旁人。

阮奕一定是特意来送她的,那他也一定早就看到了她。

赵锦诺唇角再次勾了勾。

城楼上,阮奕身侧的鸿胪寺卿还在介绍这座城楼的历史,今日阮奕忽然说想来城楼看看,鸿胪寺卿便亲自作陪。

阮奕在城楼处远眺,直至目送那辆马车去到不可望处,阮奕才朝身侧的鸿胪寺卿叹道,“果真是一衣带水,既雄伟壮阔,又广袤无垠。”

鸿胪寺卿笑道,“阮大人过誉,这边请。”

作者有话要说:  一更,阿玉离京啦

周末开始拉,这章有红包

第128章 风波

有冯涛和宁远侯府的侍卫在, 从京中去慈州的这一路通行无阻,亦无波澜。

赵锦诺想起早前与丹州和谭悦同行时,一路上走走停停, 又是绕道去看吴叔, 给吴叔“惊喜”(惊吓),又是在途中画画,买糖,从慈州到京中虽走了有足足十四五日之久, 却到处都是欢声笑语,与当下离开时的心境截然不同。

眼下,阮奕还在南顺京中, 谭悦的病情还是未知,但他们都想让她安稳离开南顺……

所以她离开南顺返程。

但她虽离京,心底却似揣了几块沉石一般,惴惴不安,亦放不下思绪。

这一路,赵锦诺或在马车中看书, 或窝在马车中发呆, 而冯涛似是也得了谭悦的嘱咐, 一路行得都很快, 从京中到慈州也只用了□□日左右的时间。

转眼, 慈州城就在眼前。

慈州已是南顺的边界重城, 从慈州再走三日水路江船便能抵达朔城。

朔城便是苍月地界了。

赵锦诺撩起帘栊,看着眼前越来越近的慈州城,忽然想,她真的要离开南顺了……

有宁远侯府的令牌在,慈州的守卫恭敬执礼, 并未阻拦。

眼下已近黄昏,慈州夜间很少有江船,尤其是寒冬腊月。谨慎起见,冯涛也不建议赶今晚的夜船,翌日晨间便有船,他们坐明日第一班船离开都更稳妥些。

慈州有谭悦的府邸在,赞歇一夜也不必去客栈这样龙蛇混杂的地方。

谭悦的府邸隔壁,是丹州早前置下的两座宅子,一座是他自己的,一座是给赵锦诺的。两座府邸都有谭悦府中的下人在打扫,赵锦诺似是今日才有时间认认真真得打量起丹州给她的这处苑子。

越是细致打量,越才知晓丹州的用心。

从主苑外阁间望去,布景是她的《冬晨图》里苑中的布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