暖玉第148节

朔城和柳城都临近南顺北部,同慈州等地的风俗相同,都是以元宵佳节为重。所以从朔城去柳城的这一路,都能见到不少赶路的商旅,大都是想赶在今日黄昏前抵达柳城,同家中团聚过元宵节。

因此官道上些许拥堵。

越是临近柳城的地界越堵,马车走走停停。

在马车停下的时候,卢风在外提醒,“夫人,官道上有些拥堵,怕是会晚些时候才能到柳城。”

赵锦诺撩起帘栊,随意看了看前官道前方,似是堵得一眼望不到尽头,赵锦诺便朝卢风轻声道,“不急,慢些走就是。”

卢风应好。

而后一路,也大都是如此走走停停,赵锦诺在马车中小寐了一觉。

迷迷糊糊也听冯涛同驾车的侍卫道起,似是都到了黄昏前后,才走了一般路程左右,好像听说前两日下了场大雨,前方不时有滚石,所以行得都小心,且慢。

又等了些许时候,赵锦诺被连串急促的马蹄声吵醒。

马蹄声持续了很长一段时间,应是为数不少的马蹄从官道上经过。

官道上眼下还堵着,能行这么快,一定是官道上的马车都在让道。

赵锦诺好奇撩起帘栊,正好冯涛就在马车一侧护着,应是确保她安全,特意在的。

见她撩起帘栊,冯涛转头,“夫人。”

“怎么回事?”赵锦诺说话的时候,还在见官道上不停有马蹄急行。

冯涛沉声道,“应当是有驻军在前往柳城方向,人数不少,卢风大人已经去打听了。”

是驻军?

赵锦诺好奇,此时才看清这一路疾驰而过的马背上果真都是清一色的戎装,每隔一段便有一人手持旗帜,旗帜上有“东昌郡”字样,亦有“范”字。

赵锦诺才恍然想起,朔城也好,柳城也都,都直属东昌郡驻军管辖范围。

所以旗帜上会有“东昌郡”三个字。

而早前范逸奉旨前往接管东昌郡驻军,所以东昌郡驻军的统帅已经换成范逸,那方才旗帜上的“范”字,应当是范逸直属……

她是遇上范逸了?

赵锦诺只觉有些太过巧合,但沿途的商旅众多,驻军又行得快,范逸未必会同她照面,只是看方向,范逸应当也是往柳城去的。

柳城是边陲重镇,朔城偏码头港口,朔城的腹地柳城才是兵家必争之地。

范逸接管东昌郡驻军后,是要亲自到柳城驻军处督办的。

赵锦诺没想到会在去往柳城的路上遇到。

看着模样,驻军队伍还很长,沿路的商旅怕是都要再多等上些时候,怕是到柳城都要入夜后许久了。赵锦诺心中唏嘘着,又同冯涛说了句话,便放下帘栊。

只是帘栊刚放下,只觉有马蹄声在马车周遭停下。

赵锦诺眉头微微拢了拢,心中不好的预感涌上心头,听声音,是在随机盘查过路的商旅。

冯涛和另外几个侍卫都是南顺国中之人,赵锦诺心中怕节外生枝。

好在有驻军问起的时候,卢风正好折回,“下官是鸿胪寺官员卢风……”

有卢风在,应当便无事了,赵锦诺宽心。

只是尚且宽心不到一刻,就听熟悉的声音响起,“鸿胪寺官员?怎么会在柳城?我怎么没听说近来有鸿胪寺官员出行经过?”

赵锦诺是见识过范逸较真本事的,果真,范逸的声音继续道,“你最好老实交待,你身边的几个侍卫恐怕不是苍月国中之人吧,站姿的习惯,手中的佩刀,一脸警觉模样……”

卢风凝眸。

范逸稍稍倾身,轻嗤道,“你是同伙?还是被他们劫持了?”

卢风和冯涛都是一怔。

范逸见他们眼中异色,心中更确认了几分,这几人有问题。

范逸再看向这几人守着的马车,没有再追问先前的问题,而是目光微挑,“马车里是什么人?”

柳城有周遭诸国往来商旅是常事,卢风和冯涛都未想过会在这里遇见驻军,一个鸿胪寺官员和南顺国中侍卫混迹在一处,确实行迹可疑。

卢风拱手,正欲开口,身后的马车窗上的帘栊却撩起,赵锦诺轻声叹道,“是我。”

卢风和冯涛几人愣住。

范逸更是愣住。

只有赵锦诺一脸尴尬又失礼貌的笑意,“范逸……”

范逸如何都未想到马车上的人是赵锦诺,但长相和声音,和神态都明显就是赵锦诺。

范逸怔忪了一瞬,既而想起阮奕早前出使南顺去了,再加上同她一处的有鸿胪寺官员,还有南顺国中应当是侍卫模样的人……

范逸很快反应过来,当下,脸色都有几分青了,“你怎么……!”

只是周遭有旁的副将和驻军在,还有卢风几人,范逸的声音戛然而止,又不好多说旁的。

当下,跃身下了马匹,怒意朝身边的人交待一声,“继续走,这辆马车并入队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