暖玉第150节

……

等从御书房出来,一路出了内宫内,中宫门,直至上了马车,赵江鹤眸间的波澜不惊才敛去,眼底隐隐笑意。

他知晓,顺帝从一开始心中属意的户部侍郎人选就不是他。

户部才出了早前大事,如今朝中多少双眼睛都看着,户部侍郎虽是副职,却是如今朝中最举足轻重的副职之位,放这位置上的人,除却是东宫的亲信,还一定是陛下信得过的人。

陛下召他入宫,并非真是想擢升他。而是想看看,在他离京的这段时日内,东宫属意的名册里怎么会有他而已。

今日踏入御书房的第一刻起,他就见到顺帝在看国中河流和水利工事图。

恰好他早前呈递给东宫的,就是一份水利工事详参和多年在乾州处理水患和心得,以及推及到别处的利弊权衡。

顺帝应是看过他呈上的水利工事详参后,才寻他来御书房问的话。

所以,顺帝即便要擢升他,也不是在户部,而是在工部。

但工部侍郎的位置已有陆挺。

陆挺是宴书臣的嫡系,在户部的动荡之后,是要有人能撑起户部。

若是他没有想错,陛下真正要用的人,才会放在户部侍郎的位置上,留给东宫他日做人情。

有宴书臣背书的陆挺,才是顺帝心中真正属意的人选。

只是从他口中听到陆挺这个名字,顺帝意外,也定然没有想到他能猜出自己的心思。

他要说清楚的,只是为何要用陆挺,旁的事情,他无需管,也不必管。

从一开始,顺帝心中空缺的职位就是陆挺手中交出的工部侍郎。

东宫属意的人选是他,但顺帝拿不准他,所以才想借机试探他的心思。

他心中清楚明了。

若是他真的应了顺帝户部侍郎的提议,那他如今还会在户部,继续做他的户部员外郎。

但从这一刻起,他已是顺帝心中的工部侍郎人员。

且是,至少。

赵江鹤嘴角勾了勾,陆挺已是工部副职,虽然平调也是暗地里的升迁,但若是陛下想要陆挺做的并不是户部侍郎,而是借东宫名义,擢升陆挺至户部尚书。

那他应当,还不止如此。

赵江鹤淡淡垂眸,他在户部这一年做的事,旁人都看在眼里。

他说不适合户部侍郎的位置,是说给顺帝听的。

他其实要比如今户部中的所有的官吏,都更适宜留在户部,而且是一定。

******

二月初,赵锦诺同东昌郡驻军一道已行至勺城附近。虽然驻军对她多有照顾,但行径速度同普通人相比还是很快,少了各地关卡的盘查,同行无阻。

二月初便到了勺城。

眼下,正在勺城到府城的途中的凉茶铺子处小歇,饮马喂草。

勺城是周遭的交通要道,不少商旅都会在勺城中转行程。

这间凉茶铺子近乎坐满了人。

似是看到了一队驻军,凉茶铺子中的行人都看了看,看似乎又因为此地是同行要地,见到驻军是常有的事情,所以也只好奇看了看,便又继续喝茶的喝茶,说话的说话。

卢风同冯涛和赵锦诺一桌,卢风给赵锦诺倒水,即便有驻军在,冯涛还是下意识探视了四周,确认没有危险,才静下心来。

赵锦诺刚端起茶杯,正好听邻桌的人在议论,“都听说了吗?陛下此趟回京,朝中升迁了不少人,早前的工部侍郎陆挺陆大人,调任户部任尚书了。”

父亲在户部任员外郎,赵锦诺下意识被几人说话吸引。

另一人又道,“陆大人过往就在户部任过主事,对户部上下的事务熟悉得很。再说了,户部工部本就不怎么分家,一个给银子,一个要银子,陆大人这般升调也是合情理的事,但早前的户部员外郎赵江鹤的调任就有些奇怪了。”

赵锦诺之间微微一滞,眸间微诧。

说到父亲身上了。

父亲也调任了?赵锦诺意外。

她是十月底才离京的,眼下不过三个月,父亲入京任户部员外郎还是去年五月的事,不足一年的时间就升迁?

赵锦诺心中顿了顿,好奇父亲升迁至何处了。

邻桌那人果真继续道,“要说来,这赵江鹤的升迁才是厉害的,户部侍郎,兼任工部侍郎,一人身兼六部两只,早前朝中是有先例,但那是宴相。”

此话一出,连卢风都愣住。

户部侍郎和工部侍郎都是六部副职,虽说确实户部和工部不怎么分家,但能身兼两职足见得陛下青睐。而赵江鹤,正是阮大人的岳父,夫人的父亲,卢风不由看了赵锦诺一眼。

赵锦诺也明显诧异。

邻桌另一人又道,“宴相当初兼任工部和吏部两部侍郎,是有背景的,宴相同陛下的关系,朝中谁能比得过?可这乾州赵家,没听说什么由来?”

旁人便笑,“那是你孤陋寡闻,赵江鹤的填房是吏部侍郎王望舒的嫡女,赵江鹤的女婿是兵部尚书阮鹏程大人的儿子阮二公子,阮二公子没有人没听说过的吧?年纪轻轻便已是鸿胪寺少卿兼翰林院编纂,当下做主使出使南顺国中去了。阮二公子同宴相什么关系?那是宴相的义子。这乾州赵家是什么由来不要紧,光凭这京中的几大权贵世家,赵江鹤的出路也不会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