暖玉第153节

付志明沉声道,“郭大人先行回京吧,陛下有吩咐,末将还需在慈州一些时日。”

鸿胪寺卿意外,但还是礼貌笑道,“那付将军,京中见。”

付志明拱手。

眼前江船越行越远,付志明身侧的副将上前,低声道,“将军,都准备好了。”

付志明吩咐道,“此事不能走路风声。”

“是。”副将应声。

……

江船上,阮奕在三层甲板上凭栏远眺,袁开阳上前,“怎么,都离开慈州了,还不放心?”

阮奕转眸看他,“你不觉得奇怪吗?我们这一路想探得南顺同长风的关系,便探得明白;想探得南顺在慈州和各地的屯兵,便也探得明白,就似……我们想看,便有人敞亮给我们看一样?”

袁开阳微顿,“应当没人露出马脚……”

阮奕凝眸看他,“就是因为没人露出马脚,才更奇怪……开阳,朝帝如果不知道我们在偷偷探虚实,却有意让我们看到些不应当看到的,他的目的是什么?”

袁开阳微顿。

作者有话要说:  一更

第134章 算计

“但再如何不对劲, 你我也离开南顺境内了。这几日江船上有禁军随行护卫,要比在南顺国中时要更安稳得多。不瞒你说,早前从南顺离京到慈州这一路上, 我其实到挺担心, 直到上了江船,反倒不怎么担心了。”

袁开阳虽然也觉得不对,但上了船便觉如释重负。

望着渐行渐远的慈州城,袁开阳笑笑, “你是苍月主使,只要南顺朝帝脑子没毛病,就不会把主意打在苍月使臣身上, 阮奕,你是这一路太累了,也太过谨慎了,这两日,好好缓缓才是。”

袁开阳拍了拍他肩膀。

阮奕也低眉笑笑。

一千余禁军在江船上,是轻易不会出事。

要出事, 便是大事。

因为开阳说的不错, 南顺不应当将主意打在苍月使臣身上, 除非有万全的把握不会走露风声, 但这么多禁军在, 不走路风声很难。

许是, 这一路真的已经平安过去了……

袁开阳同阮奕两人并肩下了甲板,返回船舱。

上船时正是晌午过后不久,眼下,江船又在江上行了些时候,还有个多时辰便会到黄昏。

这艘船还是当初从朔城来慈州时候的船, 本是苍月国中的船只,又有专人在慈州码头看守,不会出旁的岔子。

船舱还是早前他的船舱,案几上还放着他早前的书。

阮奕不似袁开阳,一直未抵达朔城,他心中的戒备便一直没有停下过。

案几上还是早前那本关于南顺朝廷这些年的稗官野史,他早前看过一次,但此范从南顺京中回来,他对朝帝也好,谭悦也好,对南顺朝中的其他人也好,都有了新的认识。

等再看这本野史时,心中想的又全然不同。

阮奕指尖翻过书册,在说到朝帝上位那一段时,目光略微停留。

想起上一世朝帝八九年后才即位,忽然脑中荒唐得想。苍月是因为他的缘故,陛下健在,国运得变,那他便是苍月国运得变的契机。

那南顺呢?

南顺国中的轨迹同上一世不同,是纯粹偶然?还是有人和他一样,是南顺国中的契机?

也是得了这个契机,朝帝才提前八九年登基?

无论是正史还是野史,对这一段的描写都是惊心动魄,朝帝上位其实时机并不成熟,亦勉强,更有豪赌的成分在其中,若不是知晓后来南顺会发生的事情,上一世此时还在玩世不恭的朝帝岂会铤而走险?

阮奕继续翻着后面这几页,大多讲得是朝帝上位的短短一年间,如何平定朝中军中内患,如何治理水利,得了民心……

阮奕想起宴叔叔早前说过,当初陛下起事,之所以国中未乱,是因为大的世家和朝中官员近乎都站在陛下这边,陛下手中握有重兵,又在军中的威望极高,所整个苍月朝中未乱,军中未乱,即便如此,陛下和宴叔叔还用了五年时间才肃清前朝余孽,整顿吏治,让诸事走上正轨。

但南顺朝帝,这皇位本就来得不正,不可能有这么多人支持,更无从谈起,朝中和军中拥护。可朝帝厉害便厉害在每一步都走得险且准,提拔了不少不起眼的人,后来证明却是才华出众,也斩杀了不少能臣和拥兵自重的封疆大吏,他怎么就踩得这么准?知晓杀谁,国中不会乱,知道杀谁,会更得人心?

更重要的是南顺临水而兴,一道汛期,百姓苦不堪言,朝帝笼络民心的方式便是治水。

所谓治水,惯来是预防为主,防治结合。

但朝帝回回都能在汛期和洪灾来临前,大兴水利工事,而后果真保了一方平安。

所以短短一年时间,朝帝在朝中和民间的威望与日俱增。

但哪有那么巧合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