暖玉第158节

她知晓今日对阮府上下来说,都是不平静的一日。

在往后的很长的一段时间,都不会平静。

阮奕的离开,就像一块沉石坠入湖面,彻底扰乱了整个家中的宁静。

而她,就是这不平静的漩涡中心。

这个时候,府中的眼光皆会看她。

她若是哭得悲痛欲绝,歇斯底里,整个阮府之中都会黑云压城,阴霾至极。

赵锦诺坐在暖亭内,靠着身后的暖亭柱子,目光空洞而无神。

她没有大白兔了。

没有大白兔的阿玉,仿佛又回到了早前,新沂庄子上那个赵锦诺……

周遭的一切,对她其实都不重要。

******

等郁夫人喝了药,睡着,彤容撩起帘栊,出了苑中唤她。

赵锦诺才擦干刚才眼角的痕迹,随着彤容一道入了屋内。

屋内阮鹏程和阮旭都在,见了她,父子一直都不知道当说什么宽慰。

赵锦诺先开口,“我看看娘。”

方才郁夫人喝了药入睡,彤容便同阮鹏程和阮旭二人说起过,锦诺回来了,一直在苑外守着,怕娘见了她伤心,也一直等着娘睡着了才入内。

阮鹏程和阮旭说不出心中滋味。

彤容解围,“爹,阿旭,你们先歇一会儿吧,我和锦诺陪着娘就是。”

自方才起,阮鹏程和阮旭便一直守着郁夫人,既要忧心郁夫人,心中还因为听闻沉船的事情难过,眼下,阮鹏程才沉声开口,“我有话同锦诺说,你们先出去吧。”

阮旭和彤容都愣了愣,相继朝阮鹏程颔首和福身,撩起帘栊,退了出去。

“爹。”赵锦诺看他。

许是也没有旁人,赵锦诺的眼泪又是断了线的珍珠一般。

阮鹏程上前。

赵锦诺在床沿边坐着,守着郁夫人。

阮鹏程便在一侧的圆凳上坐着,仿佛只是一个晌午的瞬间,便苍老了十岁有余。

“我和夫人的两个孩子中,我一直更偏爱旭儿。因为自幼疼奕儿的人多,他又天资聪明,他母亲也护着他,又跟着宴相一处,宴相疼爱他,亲自教授他,连带陛下和娘娘都很喜欢他,他是京中这一辈里的天之骄子。我怕旭儿心中有落差,更怕他们兄弟二人生间隙,还怕他心底优越,恃宠生娇,养成纨绔性子,所以一直以来,旁人都待他好,只有我这个做爹的,终日板着脸看他,他似是做什么都不及预期,其实这些年,他中探花也好,骑射中夺魁也好,我这个做父亲的,心中最为他骄傲和高兴……”阮鹏程喉间哽咽,眸间带泪,故而望天,试图将这情绪压抑回去,又似是想借着这股情绪将心中的悲痛宣泄。

赵锦诺低眉,眼泪睡着眼角无声滴落下来。

他知晓爹心中藏的话,若是不说出,许是会内疚一生。

赵锦诺没有出声打断,只是安静听着。

“他后来从马背上摔下来,摔得呆傻,我原以为我这个做父亲的,会将过往疏忽的对他的疼爱和照顾通通加倍还给他,但看到他呆傻,终日抱只兔子的模样舍不得放下的模样,我才知道自己根本多看不了一刻。不是对他的不满,而是对自己做为一个父亲,见到他从天之骄子到如此模样,自己却无能为力的愧疚。”阮鹏程伸手捂住额间,声音沉闷而沙哑,“但到此刻,我却在想,若是他还活着,呆傻又如何,我同他母亲还可以一直陪着他,至少他还在我们身边,有我们替他遮风挡雨……”

阮鹏程已失了声音。

“爹……”赵锦诺亦哽咽。

她从小失了娘亲,爹和祖母对她亦疏离,在亲情面前,比不过媛姨和师娘这样的半路相遇的亲厚长辈。

而见阮父如此,似是才深深触动她心底。

父子之间的亲厚和羁绊,都是她早前,不曾想过的,如今却让她动容,泣不成声。

“锦诺,我和奕儿娘亲都知晓,你们二人早前就要好,只是如今出这样的事,我和奕儿娘亲都很担心你。逝者已矣,只能追思。奕儿不在了,锦诺你就是我们阮家的女儿,我和奕儿的娘亲都会拿你当亲生女儿看待,不管往后如何……”阮鹏程起身去了耳房。

赵锦诺再次擦了擦眼角,

其实鼻息之间,眼泪与鼻涕似是都已混成一团。

眼前的朦胧里,郁夫人的眉头皱成一团,似是在经历不可名状的噩梦一般。

她伸手握住郁夫人的手,低沉抽泣道,“娘,你要好好的,阮奕会担心的……”

******

出主苑已是半夜。

宋妈妈一直焦急得拎着灯笼在苑外等。

今日之事,阮府之内纸包不住火。

于宋妈妈而言,这便是天塌下来了。

“阿玉!”宋妈妈上前扶她,宋妈妈已许久未曾这么唤过她。

原本目光呆滞的赵锦诺,忽然抬眸看她。

宋妈妈似是忽然间苍老了许多一般,忧心得看着她,赵锦诺再忍不住,忽然上前拥住她,“宋妈妈,我没有阮奕了……宋妈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