暖玉第163节

长翼轻笑一声,似是想起了许早之前的事情,回神时,见一直在原处打量他的褚进。

都被他看见,褚进不好意思再躲,只得上前。

“你同陛下生得太像。”褚进还有些怕他,也不怎么敢同他说话。

长翼嘴角微微勾了勾,“我也曾是陛下的暗卫。”

褚进愣了愣,忽得反应过来,暗卫中不乏会有同主人生得像的,在关键时候以命换命,只是这样的暗卫知晓主人太多秘密,往往都会追随主人置死。

陛下怎么会让他离开?

褚进心中满是疑惑,却也知晓不应问起。

“早些歇息吧。”长翼转身。

褚进的目送长翼离开,身侧,还是青木撵得丰巳呈上蹿下跳的声音,仿佛给抵达富阳前这沉闷的一夜,画上轻松的一笔。

……

翌日早起,继续赶路。

这一路都很顺利,黄昏前后便抵达了富阳。

只是这一路,气氛都很沉闷,就连丰巳呈一路都没怎么说话。

阮奕若在富阳,尚还好说。

若阮奕不在富阳,在京中,恐怕很难能就出来……

等到富阳城,有人来迎候。

迎候的人径直上了马车,与青木共乘,直接引入城,拐了好几圈,才抵达一处隐秘的苑落门前。众人都下了马车,只有赵锦诺继续乘马车去寻芝芝的舅舅和舅母。

芝芝的舅舅、舅母都是淳朴之人。

赵锦诺请二老帮忙捎带话给芝芝,二老二话未说,只道明日便启程去京中,还让赵锦诺放心,赵锦诺感激。

等从芝芝的舅舅、舅母家回来,苑中的书斋内,似是几人也商量的差不多了。

整个城中都排查了好几次,早前五六个可疑的地方,如今只剩下了两个。

两处苑子他们的人进进出出多次,也未见到苑中安顿的人,再加上仅凭画像,很不容易拿捏准,除非是认识的人。

时间拖得越长,越可能生出变故。

长翼道,“明日我们分两处去确认苑中的人,丰巳呈,你同阿玉去最有可能的这一处;丰巳呈,你同褚进去另一处,我会接应你们,只是记住了,明日是查探,便是真见到了阮奕本人,也不可以打草惊蛇,我们明日的目标就是确认阮奕在不在,而后还要从长计议。”

众人纷纷颔首。

作者有话要说:  好困,晚安,明天见大白兔啦

第144章 阮奕

这一夜与赵锦诺而言似是尤其漫长。

许是明日过后就能确切知晓阮奕消息, 许是明日过后,富阳没有阮奕的踪迹,那所有的事情都退回原点, 之前的希望会全部破灭, 短时间内,也难再有阮奕的消息。

赵锦诺在床上辗转反侧许久,心思始终安静不下来。

她明日与丰叔叔一道去的地方是城北的一处普通苑落。富阳城北相对偏僻,苑落却宽阔, 住了一对老夫妇,早些时候老夫妇的儿子回了家中,周围的乡邻都见过, 长翼叔叔也说暗卫确认过,这人不是阮奕。只是老夫妇的儿子回家后,似是受了些刺激,有些失心疯,不大出门了,府中也时常有大夫进出。

周围的乡邻都觉可惜了老夫妇这么好的人。

若不是长翼叔叔说这间苑落很可能藏了人, 她许是都不信。

但长翼叔叔说, 百年老宅, 极易有暗道机关, 容易藏人;老夫妇的儿子早前不在家中, 此时回家中, 还特意让旁人看见,而后没几天就说病了,疯了,不能见人,掩人耳目的痕迹太重了些;大隐隐于市, 若是真有人在查阮奕,这样的地方反倒容易隐藏,周围又有乡邻做掩护,极不容易暴露。

这座宅子放在别处,许是没有古怪,但老夫妇的儿子是在阮奕出事后,才回的家中,那便有古怪。

赵锦诺将信将疑,继续往下听。

听到老夫妇早年经商攒了不少钱,近来老夫妇的儿子犯病重了些,老夫妇早年多在外经商,儿子幼时跟着祖父母在苍月长大,大夫说可寻些有苍月乡音的人说话给儿子听,看看能不能好一些,若是不好,也没有旁的法子。

所以,这对夫妇找了熟悉人寻周遭有没有会说苍月话的,要老实,可靠的,每日去说半个时辰的话就可以,一连三日,价格还公道,是不缺钱的主。

听到这里,赵锦诺才目露诧异神色,是太巧合了些,也是之前掩藏得太好了些。

若是先前探到一半便放弃,许是就探不到这一出。

长翼叔叔早前的判断是对的,越是看似不可能的,实则最容易藏污纳垢,但只要一直有眼线盯着,便越容易露出马脚……

长翼叔叔让丰叔叔同她一道去,扮作姨母和外甥,说是从西秦回来,早前在苍月小住过一段时日。他们来南顺的几日学过些西秦口音,因为小住,即便口音有些偏颇也不会惹人怀疑。

夜色已深,越想,赵锦诺心中越平静不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