暖玉第164节

赵锦诺明显见屏风后面的人手中滞了滞,杯盏悬在半空些许,才放下。

赵锦诺一颗心剧烈得跳着,还是强迫自己不露出破绽,“小的家中,早前养过一只狗叫砖砖,还养过一只兔子,叫大白。小的本以为叫砖砖的狗,会撵着叫大白的兔子满苑子跑,当时心里吓得不行,一路小跑,最后回到家中,推门入内,却见大白枕在砖砖身上,一只狗,一只兔子,竟和谐相处睡在一处,公子可有见过这样有趣的事?”

屏风后,阮奕脑中嗡得一声空白,喉间轻咽。

但屏风一侧有人在,他先前一直面无表情,当下,嘴角似是略微勾了勾,戏谑笑道,“胡扯吗?”

一瞬间,赵锦诺的眼泪就似要涌上眼眶。

丰巳呈当下牵了牵赵锦诺的衣袖,夸张得悄声道,“别讲这些有的没的,被轰出去连赏钱都拿不到!”

轻扯她衣袖就是佯装,怕露马脚,赵锦诺忽得反应过来。

忽得,屏风后,茶盏一砸。

屋中的人似是都将注意力转到了阮奕处,赵锦诺才舒了口气。

“快走快走!”管家果真来轰人。

此事见赵锦诺眼眶有些红,便是以为她是被方才砸茶盏的声音吓倒了。

丰巳呈连忙牵着她的衣袖走,赵锦诺脚下似是万千藤条缠住,丰巳呈见势不对,拖着她出了苑中。赵锦诺也才想起长翼叔叔说的,今日只要确认人在,从长计议。

是阮奕!

这声音一定是阮奕。

他方才是怕她露出端倪。

作者有话要说:  算见面了,虽然隔了屏风

第145章 变故

上了马车, 丰巳程低声嘱咐了句“快走”。

马车夫虽然看似是到了富阳之后才临时寻的,但其实都是长翼早前便安排好的人。得了丰巳程的话,没有在城北多停留半分, 径直往苑落回。

方才赵锦诺的反应, 丰巳程已无需再多问,他知晓今日城北苑落里的人定然就是阮奕。

刚上马车,赵锦诺似是还未从先前的情绪中出来,眼眶和鼻尖都是红的, 眼泪也在眼眶中打转,是阮奕!

他还活着!

她找到他了!!

这种劫后余生,失而复得的激动很难掩饰得住。

先前, 若不是阮奕反应机敏,她许是已经露出马脚。

其实丰叔叔原本也暗示和提醒过她,但她的反应不由自主,后面幸亏是丰叔叔拖了她走,否则险些惹出事端。

赵锦诺深吸一口气,抹掉眼角的泪痕, 颤声道, “我方才险些闯祸……”

丰巳程叹道, “我的小姑奶奶, 还好今日没出事, 若是出事, 我还真没有保靠能将你们两个手无缚鸡之力的人同时安稳带出去。安稳带出去不说,这苑外肯定也有人守着,就是安稳出了这苑外,想要出这富阳城也不是易事……”

手无缚鸡之力?赵锦诺诧异看他。

阮奕的骑射在京中都是数一数二的,在月牙湖的时候, 一个人将褚进几人扔进月牙湖中念诗都行,和范逸也打得不分伯仲过,怎么会手无缚鸡之力?

丰巳程看了看她,沉声道,“丫头,他身上扣了锁链,应当也被人喂了药,连端茶盏这样的动作都很迟缓,身上应当还有伤在……我只能往最坏处想……”

赵锦诺心中先前的涌上的喜悦似是被浇熄了大半,愣愣看着丰巳程,脑海中全是丰巳程口中那些触目惊心的词语。

她不知道是真如丰巳程口中说的,是只能往最坏处想,还是丰巳程怕她担心,已经往轻处讲?

赵锦诺一双眼睛在丰巳程身上,短暂停留,而后垂眸敛目……

******

他们回来得早,这一路都有人跟着,没有绕去旁的地方。

青木和褚进二人还未回来。

长翼去了约定的地方兼顾两地,得了他们折回的消息,很快便也回了苑中。

等青木和褚进折回的时候,丰巳程和赵锦诺已将今日在城北小苑的所见所闻都告知了长翼。

赵锦诺这一日的心情似是都在起伏跌宕,但听到丰巳程已将城北小苑这一路探查得差不多时,赵锦诺微微怔住。

她应当如丰叔叔一般,冷静应对,而不是像先前那般,心思在阮奕身上,反而心神不宁,误事。

正好长翼看向他们,“我们还有两日时间准备周全,这两日你们照旧去城北小苑,但需想办法探明地形和小苑内的部署,也要将我们准备在两日后救人的事情传递给阮奕,他是最清楚城北小苑内部情况的人,他若是迟疑,恐怕还有旁的我们不清楚的未知风险,都需查出端倪。但最重要的是,你们先要保证自己安全。”

赵锦诺和丰巳程颔首。

长翼和青木、丰巳程三人留下来继续商议城北小苑的逃跑路径,以及如何出富阳城,和出富阳城后要怎么离开南顺。

这些都不是小事,环环相扣,每一步都要计算清楚,还需从长计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