暖玉第165节

丰巳程一拍手,“成!”

赵锦诺也跟着点头。

只是走到一半路程的时候,丰巳程忽然捂住肚子,极尽艰难道,“啊呀呀,奴家……奴家有些难为情……”

郭府管家看了看“她”,眉头微皱。

丰巳程半掩着衣袖,遮住脸,尴尬道,“奴家……想去茅厕。”

郭府管家似是脸色沉了沉,“她”贪小便宜又谄媚的市井形象实在深入人心,郭府管家根本没考虑旁的,只叫了一侧人领“她”去。

赵锦诺则跟在郭府管家身后。

丰巳程不在,赵锦诺其实心中忐忑,脚下都有些软,她早前若不是时常在各处奔走,而是很少出门的闺中淑女,许是此刻已让人一眼看出端倪。

临到门口推门前,郭府管家却对他说,“今日有些不同,大夫说面对面交流会对病情好些,所以便将屏风撤了……”

赵锦诺意外看他。

郭府管家明显会错了意,“小哥莫怕,屏风虽撤了,府中的侍卫还在,不会伤着小哥的。”

赵锦诺很快回神,连忙点头。

郭府管家这才推开房门,赵锦诺攥紧掌心,低着头迈着步子入了屋中,没怎么敢抬头。

等到身后屋门阖上,屋中的侍卫朝他说了声,“坐。”

赵锦诺才掀了衣摆落座,目光缓缓抬起,对面小榻上,一张明显清瘦,苍白,却熟悉的脸。

“郭……郭公子……小的叫赵玉,是西秦人,幼时在苍月长大,此番是跟着东家来南顺做生意的……”赵锦诺不知他经历了什么,心疼到无以复加,却还是谨记今日的任务。

“继续说啊。”阮奕漫不经心。

赵锦诺点头,“我家东家是西秦皇商,来南顺谈生意,西秦和南顺路远,这一路走了许久,幸亏早前,做了充足准备,要见的商人,要走的线路,要谈的生意都是事前准备周全了的,就怕临时到南顺来不及。东家事忙很快就要回西秦,所以这几日都在紧锣密鼓谈生意上的事,或是后日就会离开。”

她是告诉他,他们准备周全,目的明确,后日会救他走。

阮奕心知肚明。

赵锦诺又道,“就是不知道这生意好不好谈!郭公子,听说府上也是做生意的,可知同南顺做生意,可有什么特殊讲究?”

赵锦诺余光瞥了瞥阮奕一侧的侍卫,似是对他们的话没有什么兴趣,她又说得隐秘,很难听出差池。

阮奕轻嗤,“南顺人生性复杂,多留心眼就是。”

“啊?”赵锦诺诧异。

侍卫看了眼阮奕,没有应声。

阮奕继续,“不要装神弄鬼。”

赵锦诺听明白,是让她不要提公子若的身份。

赵锦诺“哦”了一声,此时,门外脚步声传来,丰巳程推门而入,“对不住对不住,先前去了一趟茅厕。”

阮奕和侍卫都皱了皱眉头。

赵锦诺歉意道,“这是我姨母。”

若不是有侍卫在,热情的丰巳程似是就要上前寒暄了,见侍卫眉头拢成一团,丰巳程“仿佛”悄声朝赵锦诺道,“这侍卫长得真俊。”

侍卫脸都绿了。

赵锦诺连忙扯他衣袖,“姨母甚言。”

丰巳程赶紧捂了捂嘴角,“唐突了唐突了。”

阮奕目光看向丰巳程,听这个声音,确定就是昨日及时将阿玉拖走的人。

丰巳程也躬身道,“郭公子好,奴家是赵玉的姨母。”

“怎么?一家都着一个东家?”阮奕问。

丰巳程似是想都没想,“东家给的钱多啊。”

一侧的侍卫有些受不了这插着腰,嗓门又有些大的妇人。

“哎呀,不好意思,吓到这俊俏小哥了……”丰巳程刚说完,侍卫黑着脸,丰巳程又赶紧捂住嘴,“说错了,不俊俏不俊俏,大侄子啊,你来说你来说。”

赵锦诺才继续道,“我们东家想做刺绣生意,就是南顺这一段的运输有些麻烦,毕竟没同南顺做过生意。出了南顺还好些,有早前熟悉的车队可以运货。”

是说范逸安排了人,只要出了慈州,他们就安全。

“哎呀呀呀,奴家……奴家……肚子又疼了,这位小哥,茅厕……”丰巳程才开口,那侍卫实在受不了,自己上前推门送她出去,指了指一侧,“去那里。”

丰巳程连忙道谢。

这空隙功夫,赵锦诺才抬眸仔细打量阮奕。

我很好,不担心,你做得很好,我都明白。

—— 他双唇微动,未出声,但隔得近,她能看清。

赵锦诺欣慰点头。

眼眶似是微红,阮奕朝她摇头。赵锦诺赶紧深吸一口气,平静下来。

恰好侍卫折回,赵锦诺继续道,“我姨母看起来大大咧咧的,不怎么靠谱,但是她自幼疼我,诸事都护着我……”

……

等这次从屋中出来,赵锦诺心中似是有了底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