暖玉第168节

佯装没有听到,亦或是不知道对方是在同她说话一般,

郭府管家不明所以看向韩盛,先前都同韩小将军说了,这人稍后就会做掉,为何他还要花心思在这人身上?

郭府管家不解,“韩……”

他刚开口,韩盛伸手示意他噤声。

赵锦诺额头都冒出丝丝冷汗,隐在袖间的手都在打抖,又不由握紧了匕首。

韩盛慢步走向她,一面道,“我叫你抬头。”

他脚步越渐临近,赵锦诺已是没有办法,心中一横,索性大方抬眸看向他。

韩盛一怔,“是你!”

就在此时,身后的郭府管家应声倒地,韩盛猛然回头,下意识拔刀,丰巳程的软剑已逼至他喉间。

作者有话要说:  开始生死时速,哈哈哈哈

第148章 生死时速

丰巳程方才的动作分明是一手捂住郭府管家的嘴, 一手持了软剑割喉,因为速度太快,郭府管家眼中的惊异都未来得及卸下。

而丰巳程用手托着他后背, 取他性命却并无动静。等韩盛反应过来, 人已经倒地,但屋外根本没人发现,而丰巳呈的剑尖已逼至他喉间。

这么快的速度,又扮作妇人模样……

是暗卫!

韩盛倏然反应。

这柄软剑锋利无比, 见血封喉,韩盛久在沙场再清楚不过,此人顷刻就可以要他性命。

“刀给我, 多开口发出一丝声音,我都杀了你,可以试一试。”丰巳程言简意赅。

韩盛眉头皱了皱,从善如流。

丰巳呈一直盯着,韩盛心中有迟疑,也不敢做旁的动作。

丰巳程却并没有移目, 目光一直在他身上, 吩咐道, “丫头。”

赵锦诺会意, 上前接过韩盛手中递向丰巳呈的佩刀, 韩盛看了她一眼, 她没有理会,丰巳呈的剑尖刺出些许血迹,他只得仍由赵锦诺将他的佩刀拿走。

赵锦诺将佩刀放在一侧,没未多发出任何多余的声音。

“跪下,手放在背后。”丰巳呈继续。

韩盛恼意看他一眼, 丰巳呈手中的剑将他喉间都逼出一道血迹。

韩盛只得照做。

是他大意在先,但他不想死在这里,死在这里并无意义。

整个屋中瞬间安静得只剩阮奕均匀的呼吸声。

赵锦诺是没想到丰巳呈的身手快到这种程度,大凡韩盛稍微反应快些,亦或是丰巳呈慢些,再或是这屋中有另一个人,许是眼下的情况都不会如此。

虽然眼下暂时安稳,但赵锦诺还是大气都不敢出一声。

稍许,听到屋顶似是有布谷鸟的声音,赵锦诺倏然抬眸看向丰巳呈,丰巳呈也看向她,低声道,“丫头,扶上阮奕。”

赵锦诺没有迟疑。

因为喝了药,阮奕先前在榻上睡得迷迷糊糊,但眼下,赵锦诺扶他,他不怎么睁得开眼,但却似记得早前赵锦诺说的,会有人来劫这处小苑救他,他稍许有意识在。

赵锦诺将他手臂搭在肩膀上,吃力将他扶起。

等他站起,赵锦诺半搀着他,半让他搭在她身上扛起他。因为他有模糊的意识在,赵锦诺只是吃力,并不是扛不动,这也是她必须要提前同阮奕知会一声的缘由。

若是全无意识的阮奕,她根本扛不动。

“丰叔叔,好了。”赵锦诺沉声。

韩盛见她这幅吃力模样,不由轻叹,“你们逃不出去的,这苑中全是暗卫,你们不可能全身而退。”

赵锦诺并未受影响。

临行前,长翼叔叔特意叮嘱,相信丰巳呈和青木,旁人怎么说都不用听。

丰巳呈和青木,是陛下和娘娘身边最厉害的两个暗卫,若连他们都救不出来的人,旁人就更不必涉险了。

方才丰巳呈那一剑更印证了长翼的话。

“丫头,跟着就好。”丰巳呈嘱咐一声,赵锦诺方才颔首,丰巳呈一脚将房门踢开。

“轰”得一声,房门倒地,一声巨响,所有人的目光都在丰巳呈和赵锦诺这里,赵锦诺怔住,他们的行踪毋庸置疑成了所有人眼中的靶子,苑中所有的刀剑瞬间都指向他们。

相信丰巳呈,赵锦诺喉间轻咽,也强提起力气,扛着阮奕,跟在丰巳呈身后往外走。

丰巳呈拿着软剑抵在韩盛脖颈处,脖颈处的肌肤已被划破,有鲜血往下流,丰巳呈又一只手握住将韩盛的双手反束在身后的麻绳处。

韩盛动不了,也没法做旁的动作,只能任由他推着往前走。

而周围的侍从也好,刚现身的暗卫也好,似是看到韩盛被擒,都面面相觑,不怎么敢上前相拦,似是怕伤到韩盛,又似忽得没有了主心骨,不知道当围起来,还是当拦下。

就这么僵持中,忽得背后几道剑光,等其余人反应过来的时候,在外围的几人已经应声倒地。

剩余的人再焦急扑向青木时,赵锦诺才见青木的剑似是比丰巳呈更快,更狠,几乎剑剑致命,韩盛都看呆,若是放在平日,他根本就觉得不可能,这人,俨然就似一尊煞神,手起刀落,半分犹豫都没有,整个人都透着阴森之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