暖玉第172节

阮奕身上原本就有伤在,昨晚同青木一道撑了一宿的船,到岛屿时,整个人精疲力尽,栽倒在地,便浑浑噩噩入睡。

不说阮奕,就连韩盛都靠在一棵大树前入寐。

青木没有睡意,习惯性在树上端坐着。

一面看着一望无际的江边,一面看着树下的阮奕和韩盛,眉头皱紧。

眼下这里虽然安全,南顺的人是不容易寻到他们,但长翼等人同样不容易寻到他们。

小船昨日便已经破败掉了,今晨时候在这座岛屿靠岸时,已经进了大半船的水,再多些时候许是都撑不住。

他们要从这里离开,要扎木筏。

青木目光看向韩盛。

南顺临水而兴,这里会扎木筏的,应当只有韩盛一个。

……

阮奕醒来的时候,晌午过去许久。

青木去寻吃食,阮奕则在一侧守着韩盛。

荒岛上,青木也没有用布条再塞住韩盛的嘴。

青木还未回来,两人都饥肠辘辘,只是各自都未说话,稍许,阮奕听到了韩盛肚子中传来又长又响的咕噜声。

阮奕看他,韩盛恼火,只觉丢人丢到了极致。

阮奕没有搭理他。

见他的第一眼,他就认出当时在苍月京中,他在十里亭等谭悦时,坐在一侧凉茶铺子里吃了一下午花生的人就是韩盛。

后来谭悦到,韩盛便离开了。

不是等谭悦,阮奕便猜到是特意来看自己的。

联想到这几月的前因后果,也不难猜韩盛到苍月京中的目的。

阮奕只是没想到,他是南顺人。

阮奕的心思不在韩盛身上,他仰首靠在临侧的树上,心中担心阿玉的安危。

她才同他说起有身孕在,昨晚的场景如何他再清楚不过。

他是被青木半打晕托上小船的,再等醒来的时候,他同青木和韩盛一处,却根本没有丰巳呈和阿玉等人的身影。

他亦知懊悔和冲动并无用处,只能告诉自己有长翼叔叔和丰叔叔在,阿玉应当安全。

思绪间,青木折回。

青木带回不少吃食,大都是果子,还有一只野兔。

阮奕愣了愣,韩盛却是口水都要流了出来。

青木替他松了绑。

韩盛诧异。

虽然这荒凉岛屿,即便他要逃,也不见得能逃到哪里去,还不如同他们一处安全,但青木给他松绑,韩盛摸了摸手腕,心中还是异样。

当日江船上,若不是青木一把拉起他,他许是连同江船一道沉入江底了。

陛下的人应当猜得到他在江船上……

韩盛想起老爷子的话,但是在烦躁,便没有再去想。

青木和阮奕烤野兔,韩盛则在一旁用刀砍树,做木筏。

青木和他交易,要想吃东西,就必须每日搭木筏来换。

一捧果子很快吃完。

韩盛只觉劫后余生的一天,就连果子都很好吃。

阮奕没烤野兔。

青木和韩盛都明显热忱。

阮奕看着火堆上架着的野兔,便想起大白,想起早前同阿玉在一处的时候他日日嚷着要将大白烤来吃了……

他淡淡笑了笑,伸了根树枝在火堆中烧得哔啵作响。

青木和韩盛两人吃完一整只兔子。

眼下,他们困在这里,还不知要困多久。

三人是敌人也是同伴。

没有韩盛,他们回不去。

没有他们,韩盛一人也活不下来。

黄昏一过,再是入夜。

荒岛上的星星似是都比旁的地方更亮,阮奕看着天上的星星。

这个时辰他轮值,要警戒周围。

青木靠在树上,双目紧闭,双手环剑。

韩盛则是累了一日,在阮奕不远处睡得打起了呼噜。

他们应当不会在这座岛屿久待,要回去的办法,就是尽快搭好木筏。

一连几日,都是如此。

青木见韩盛认真,并未偷懒,便也时常上前帮手。

韩盛早前还不怎么敢使唤他,眼下似是也用熟了,还会告诉青木如何绑绳索更安全。

阮奕则是在一侧养伤,抓鱼,采果子。

亦将一条毒蛇,从韩盛身后赶走。

韩盛认得那条蛇,剧毒。

他看了看阮奕,阮奕也看了看他,大眼儿等小眼儿,韩盛想道谢,还是没道出口,便低着头专心致志做木筏去。

时间过到第五日上,韩盛的木筏终于搭好。

韩盛莫名同他二人击掌。

阮奕和青木都看着他,韩盛轻咳两声,故作深沉道,“木筏做好了,明晨便出发吧,生死有命富贵在天,等到了安全之处,便分道扬镳,我会当做没见过你们。”

阮奕意外看了看韩盛。

荒岛上的最后一宿,青木照旧坐在大树上,高处看得远。

地上杂草扑好的位置上,韩盛和阮奕并排躺着,看着满天繁星,韩盛忽然道,“你若不是阮奕,许是我们还能做朋友……”

阮奕没有应声,侧身笑了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