暖玉第178节

谭悦自嘲笑道,“是我害了丹州!是我害了他!宴相早就叮嘱过我,你不是一个仁慈的人,但我到今日之前还不信,如何让你退位,也能保住你性命,结果害得丹州成了这幅模样……”

“宴相?”朝帝诧异,“宴书臣……”

谭悦低头轻笑两声,朝帝被他口中连串的话震惊住,以为他还有话要说,但再等反应过来时,腹中已经被谭悦插上一把匕首。

朝帝身边的禁军侍卫大骇,当即上前,却被阮奕抓起身侧的烛台直接一扔,扎进胸口,应声倒地。

付志明想上前,阮奕付志明扑倒在地,“阿玉,躲开!!”

赵锦诺听话退后。

两人厮打到一团,付志明下手狠又准,但腰间上的佩刀被朝帝拿走,眼下同阮奕都是赤手。

屋中出了动静,苑中也乱成一团,阮奕将手放在虎口处,寻着暗号一吹,便是让人动手的意思。早前就让人埋伏在周遭,反正苑外都已乱成一团。

不断有人想入内,不断有人被冯涛等人斩杀在屋外。

朝帝难以置信看向谭悦,又低头看了看腹间的匕首,“为什么?”

谭悦应道“你死了,南顺才安宁。”

朝帝口中都渗出鲜血,“我死了南顺会乱!苍月回有可趁之机!”

谭悦捅得更深,“不会,先太子会登基,我会摄政,朝中像韩老将军这样的老臣会辅政,南顺会同之前一样,风平浪静,你的死,除了国丧,一切风平浪静。”

“你敢!”朝帝已是樯橹之末。

谭悦眼中有泪,“我为什么不敢!你不是说我应该死在正月吗?那从今日起,我便是重新回过,你欠丹州的,就拿命还回来!”

朝帝轻咳,“你这是乱臣贼子,犯上作乱,人人得而诛之,即便我死,也乱不到先太子。”

“是吗?”谭悦拧了手中匕首,朝帝僵住,耳旁却是谭悦的声音,“今日没有犯上作乱,只有刺客刺杀了你,太医回天乏力,是丹州帮你挡下了两刀,你留下了遗诏,要将皇位还给先太子,而不是你儿子……”

朝帝轻笑,“我竟然失算给你,错失一条性命……”

谭悦沉声,“若是你的一条性命,换得回丹州一只手臂,我换给你!”

朝帝噤声,良久,再没有了动静。

谭悦起身,转眸看向一侧还在死斗的阮奕和付志明二人,高声道,“有刺客,叫太医!”

付志明愣住。

作者有话要说:  顶锅盖,赶紧顶起来!

第156章 宴书臣

苑中似是因谭悦的这句话而陆续停了下来, 兵器声和打斗声都逐渐消失。

屋中,阮奕和付志明都受了不少伤,眼下, 都纷纷看向谭悦和朝帝处, 才见朝帝有许久没有动弹过了。

付志明和阮奕都忽得反应过来,发生了何事。

谭悦弑君!

付志明攥紧掌心,摸不清楚他的心思,也摸不清楚接下来的走向, 目光下,谭悦推倒趴在他身前的朝帝,一把匕首正刺在朝帝腹间, 俨然已经没了生气。

阮奕就在一侧,付志明不敢轻易上前,怕被阮奕抓到短处。

而谭悦拔出了朝帝腹间的匕首,径直走到窗口,将后窗“嘎吱”一声推开,将匕首扔了出去。

随着匕首扔出的声音, 谭悦高声道, “刺客跳窗逃走了, 追!”

付志明怔住。而苑外, 果真有声音往后窗处追去, 混乱里, 有人看到带血的匕首,高呼着,“追,从这边逃走了!快!”

阮奕忽然明白了谭悦的意思。

听着周遭的脚步声往方才的方向去,付志明更是脸色煞白看向谭悦, “宁远侯,你弑君!”

谭悦面无表情,“谁看见了?”

付志明整个人僵住。

“付将军,是你看见了吗?”谭悦凝眸看他。

付志明还未从方才的惊愕中回过神来,谭悦忽然看向他,口中冷不丁问了这么一问,付志明心中骤然颤了颤。

谭悦是有意的。

陛下已死,在这里能说得清的人只有谭悦和他两人,谭悦这是在威胁。

付志明似是从未如此认真打量过谭悦。

而近乎同时,也有人带人冲进了屋中,“陛下!”

是韩盛!

韩盛行色匆匆,身后还跟着太医和几个禁军,以及谭悦身边的侍卫冯涛等人。

冯涛入内,一眼便看向谭悦,确认谭悦安好,这才看向地上的朝帝和丹州。

冯涛心中微滞。

再等冯涛抬眸,谭悦的目光看向冯涛,又朝丹州处使了颜色,冯涛倏然会意。

冯涛直接带人将丹州扛走,屋中之人都心知肚明,没有吱声,只有太医惊恐得换道,“陛下!陛下!”

腹间的伤口这么重,只怕是……

太医连滚带爬上前,脉都未诊,直接摸了摸朝帝的鼻息,而后吓得向后惊坐,继而慌张失措得看向谭悦和一侧的韩盛,“陛……陛下……陛下驾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