暖玉第179节

朝帝风波过去,她与阮奕在南顺其实并不起眼,又有冯涛在,富阳城内诸事安稳。

他们平安的消息已送回苍月,阮奕似是也在南顺还有旁的事情,所以让赵锦诺在富阳城中多陪丹州些时候。

画师最重要的便是一双手,腹间的伤恢复只是时日问题,但断了一只手臂的事,丹州执意不让她和谭悦告诉老师和师娘。

两日前,丹州就可以下地慢慢走动,恢复得很好。

到今日,丹州已在尝试用左手夹饺子吃,十回里有八回能送到嘴里,丹州乐在其中。

赵锦诺眸间氤氲,丹州却笑,“哎呀,难怪老师早前就说我用左手有天赋,原来我左手的天赋一直被右手压制着,如今才算是破茧重生!早前遇到瓶颈,总在画风上做文章,如今换了一只手,说不定很快就比早前要更上一层楼!”

赵锦诺嘴角微微勾了勾,手中捏了帕子给他擦嘴。

丹州左手能用,却明显用得不好,糊得一脸都是。

赵锦诺给他擦嘴,丹州朗声笑开,“你也有今日啊!”

赵锦诺恼火。

但转念一想,似是任何时候,丹州都是乐观、话痨再加上无与伦比的信念在其中。

冯涛扣门入内,将信交到赵锦诺手中。

赵锦诺还未拆开,丹州叹道,“又是谭悦的信吗?”

丹州的事,谭悦心中的郁结一直无法散去,若是他早前思虑周全,那出事的人便不会是丹州。

丹州腹间的伤无事,但断了的右手,犹如芒刺一般扎进谭悦心底。

赵锦诺笑了笑,还是将谭悦的信念完,大都还是同昨日的一样,问他有没有听大夫的话吃药,上药,卧床信息,少说话之类。

丹州只觉耳朵都听出茧子来了,遂朝赵锦诺道,“锦诺,你帮我回他——你要真觉得对不起我,就别来这些虚的,等日后我的左手能画画了,画的第一幅图,你得捧场!你都肯花黄金万两买公子若一幅《冬晨图》了,怎么没见你买我的图,再怎么也得两万两吧……”

赵锦诺一面落笔,嘴角一面微微上扬。

这世上,许是只有一个丹州……

临末了,赵锦诺收笔。

信笺上的墨迹很快在说话间晾干,她收好,放回信封里,交由冯涛处理。

信到路上要几日,短短□□日根本不可能来回,所以其实每一日的信都不是回的昨日的一封。

药童送了煎好的药来,丹州一口饮尽。

赵锦诺摊开掌心给他蜜饯的时候,丹州嫌弃,“哟,唬小孩儿呢!”

赵锦诺笑道,“那小孩儿让不让唬呀?”

两人都笑开。

临末了,丹州喉间轻轻咽了咽,“锦诺,你和阮奕一路顺风。”

赵锦诺莞尔。

他们在富阳也待了将近十日,明日,阮奕要同她一道启程去入水,说宴相届时也会在入水。

宴相来南顺是因为阮奕的事,但同时南顺国中才换了天地,宴相同南顺朝中的权贵亦有相应的交涉和协定,所以宴相在长风京中逗留了些时日。

她想阮奕应是去入水见宴相的,而后一道回苍月。

只是临到要同丹州分别,赵锦诺亦会不舍。

“丹州,你要好好的。”赵锦诺眼底微红,“我过些时候再来看你。”

丹州笑,“好啊,届时带上小锦诺。”

赵锦诺颔首。

丹州又笑,“哦,小阮奕也行。”

赵锦诺笑开。

……

临行当日,赵锦诺没让丹州来送。

富阳临江,江边风大,丹州的身体还在恢复,来日方长。

冯涛奉谭悦之命要照顾丹州,眼下,便不同赵锦诺和谭悦二人去入水了,只送他们二人到了城门口。

富阳到入水走水路要两日,但若是走马车便只要大半日多,如今南顺国中安稳太平,阮奕和赵锦诺去往富阳也无需多余担心。

“阮大人,夫人,一路顺风。”冯涛拱手。

赵锦诺撩起帘栊,“丹州劳烦你多照顾。”

“夫人放心,侯爷早前叮嘱过了。”冯涛应声。

似是该交待的也交待了,赵锦诺回眸再多看了眼富阳城,最后,才缓缓放下帘栊。

倒不是留恋,只是短短的这段时日里,在富阳发生了太多事情,等到真要离开的时候,似是一时有诸多感慨都涌上心里。

日后即便再来南顺,应当也不会再到富阳,她似是还能记起在富阳听到阮奕声音,确认阮奕还活着时的欣喜和劫后余生。

这些,似是都永远留在了富阳城里。

放下帘栊,富阳城彻底留在脑后了,她靠在阮奕怀中,双臂环过他腰间,耳旁是他平稳踏实的心跳声。阮奕也收回目光,指尖拂过她耳发,轻轻吻上她额头,早前的思绪渐渐留在身后远去的富阳城里……

赵锦诺亦想起数日前,在富阳城中同丰叔叔,长翼叔叔和青木大人分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