暖玉第182节

宴书臣也抬眸顺着他早前的目光看去,从这个位置,正好见到安平和赵锦诺母女二人相拥的温馨场面。

只消一眼,便让人动容。

“爹,你不过去?”阮奕好奇,这是一家三口团聚的日子。

宴书臣嘴角微微勾了勾,他与安平分开的时间很长,锦诺亦不短。

于锦诺而言,与安平的重逢有着不同的意义。

他亦不忍心打断。

“来日方长。”宴书臣笑了笑,再度看向阮奕,轻声道,“奕儿,同我出去走走吧。”

“好啊。”阮奕会意,宴叔叔是想空出时间给安平和锦诺。

见到先前苑中的两道身影结伴离开,安平眸间微暖,又伸手抹了抹锦诺眼角的泪痕,温柔道,“同娘亲说说你的事情吧,娘想听……”

赵锦诺喉间轻咽,小鸡啄米似的点头、

……

四月天里,苑中其实并不冷。

只是锦诺有身孕,母女在厨房内的小桌旁小坐。

屋檐下,是早前宴书臣点好的灯盏,厨房内亦有清灯。昏黄的灯火映在二人的脸上,映出一抹宁静与温馨……

安平盛了鱼汤给她。

赵锦诺捧在手中,喝了一大口,只觉腹间暖暖,而后捧着汤碗,继续同安平说道,“我从小就没吃什么苦,过得很好。宋妈妈将我照顾得很好,细致又耐心,就是偶尔有些啰嗦;媛姨教我读书写字,她很严厉,但教会了我不吃亏的性子;后来我还到了南顺,找明大家学画画,娘,我画得画可好了,画得最好的一幅叫冬晨图,画得是娘亲你……”

并未事前约好,但她与宴书臣一样,捡了一整晚的开心事说。

说到兴奋之处,会眉飞色舞,还会手舞足蹈。

安平做了鱼给她吃,又扮了小葱豆腐,赵锦诺一口气吃了三碗。

安平微微拢了拢眉头,“可是阮奕饿着你了?”(阮奕:真的……没有……)

赵锦诺愣了愣,笑不可抑,“是娘做得好吃,忍不住想多吃。”

安平伸手摸了摸她的头发,眼中皆是愧疚,“锦诺,娘亲让你受委屈了……”

赵锦诺已不似早前时候,眼下,笑容都挂在脸上,自信又笃定,“没有受委屈,只要有娘亲在,锦诺就不委屈。”

安平伸手扶她起来,“让娘亲好好看看。”

赵锦诺听话起身,大方到她跟前。

她生得很像安平,但两人若站在一处,其实又会觉得,锦诺同宴书臣很挂像。

因为时常以公子若的身份在苍月和南顺间行走的缘故,所以比起安平,锦诺在举手投足间更多了几分飒爽英气。

安平伸手抚过她的脸颊,欣慰颔首——正是最好的年纪,遇上最好的人,所以脸上才是最好的颜色,无需任何修饰。

“娘……我可是在做梦?”赵锦诺嘴角勾起,一双眼睛美目含韵,幼时起就开始做的梦,似是在今日成真。

安平轻轻绾起她的耳发,“娘也在。”

母女二人牵着手,笑作一团。

“同娘亲说说阮奕吧。”安平同阮奕呆过两日,其实很喜欢他,“你同阮奕怎么认识的?”

她想知晓她更多的事情。

什么都好,只要是她说的。

她都愿意听。

赵锦诺便重新在她跟前坐下,托腮笑道,“那时候在路上的凉茶铺子处,他钻到我桌子下,撵一只叫大白的兔子。整个人呆呆傻傻的,但是生得好看,一双眼睛清澈透亮,我从未见过这么好看的眼睛……”

安平微颚,嫌弃道,“还真是傻的?”

难怪那时候在村民就觉得他有些呆。

赵锦诺唏嘘,“他早前从马上摔下来,摔得有些糊涂了,后来便好了……”

安平心中轻叹,她怎么觉得……还有些傻里傻气的……

不过,赵锦诺一语带过,安平亦认真听着。

锦诺提起阮奕的时候,眼中有光,应是很喜欢他。

安平忍不住莞尔,原来她的女儿都这般大了……

赵锦诺却浑然不觉。

只要同娘亲在一处,说什么话都好,说多久都好,仿佛没有倦怠的时候。

从黄昏说到入夜,又从入夜说到换了盏清灯。

赵锦诺只觉似是许久以来,她最开心的时候,许久以来,久得她都忘了,原来有娘亲的孩子,是如此幸福……

******

浪潮声一浪盖过一浪,宴书臣与阮奕在江边并肩踱步。

“爹,这就是事情的始末……”阮奕也花了许久时间,才同宴书臣说起事情的原本模样。

早前京中,他便应过宴叔叔,等这次从南顺过来就告诉他所有事情,如今虽还在南顺,但经历了之前的变故,也到了应当同宴叔叔交待所有事情的时候。

阮奕说得很细,从前一世顺帝病逝,到苍月国中巨变,阮家受朝中□□牵连,抄家流放,父母和兄长死在流放途中,到宴叔叔离京,他与锦诺在京中受平阳王庇护,一直到后来锦诺过世,他在朝中位极人臣,拿下长风南部十二城和南顺北部富庶之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