暖玉第183节

不过转念一想,都有锦诺了……

安平想起两人在苑中安静吃饭,他给她夹菜,她给他盛汤,而后饭后去江边散步消食,她亦坐在江边的岩石上听他说起两人早前的事,她知道他都是在挑圆满的说,其实事实并不尽然圆满,但她未戳穿。

如同今晚锦诺在她面前,句句都是如意顺遂,好似好得不能再好。但其实只要她一个眼神,她便知晓女儿过得并不尽是如意顺遂,却又懂事,独立。

这其间缺失了多少时间,她要如何才能弥补得完……

******

翌日醒来,天已经大亮。

安平伸手挡在额前,昨晚似是睡得太晚,靠在小榻上坐着便入寐了,醒来时,身上盖了一层薄毯。

眼下,锦诺不在屋中,苑内有说话声传来。

安平和衣起身,好奇推开屋门,见长廊处,宴书臣与锦诺一道边说话,便往苑外去。

厨房内,似是还有声响,寻声而去,见是阮奕一人在屋中守着锅。

安平好气好笑。

“娘?”阮奕笑脸相迎。

“怎么留你在厨房?”安平问。

阮奕应道,“锦诺说想吃菜包,爹和锦诺一道出去了,让我留在厨房看着锅里的粥。”

安平笑笑上前,揭开锅盖,似是一切正常。

“你的架打赢了吗?”安平调整火候,熟练又优雅。

阮奕愣了愣,应道,“赢了。”

安平这才瞥目看他,“是一群人打架吧?”

阮奕想了想,认真点头,“是。”

安平唏嘘,“我没同锦诺说起你上次的狼狈模样,日后少打架,锦诺会担心的。”

“知道了,娘。”阮奕从善如流。

渔村不大,买菜包的地方也不远,两人又说了稍许的话,粥也差不多快好,安平踮起脚尖去够碗筷。

“娘,我来。”阮奕代劳。

他早前住过两日,动作娴熟,也勤快,最终要的是,生得好看,唔,这是锦诺昨日同她说的。

等阮奕放好碗筷,隔壁的何嫂来了苑中,“哎,安嫂,我给你送了只鸭子来,早前多亏了你……”

话音刚落,何嫂眼前一亮,“呀,安嫂,你儿子又回来啦?怎么不去我家坐坐,要不就趁今日?”

阮奕满头黑线,他认得何嫂,当初塞了只鸡给他,说要给他补身子,还说家中有个待嫁的女儿……

当下,何嫂的目光就一直锁在阮奕身上撤不回来,似是相中得很,安平恼火,“这是我女婿!”

“女……女婿?”何嫂愣了,不是儿子吗?

安平上前,郑重道,“女婿,就是我女儿的夫婿……”

何嫂嘴角抽了抽,有些遗憾又有些恼火看了阮奕一眼,又看向安平,“哎呀,知道了知道了,是你女婿还不成吗?”

安平笑开。

何嫂亦笑开。

阮奕低眉忍俊,锦诺同她娘亲,真的太像……

……

集市处,宴书臣正拂袖递了铜钱。

卖菜包的小贩推辞,“你是安嫂的相公吧,昨日见过你……”

宴书臣礼貌应声。

小贩又看向赵锦诺,笑道,“这是?”

小渔村的人不多,但似是都特别友善,宴书臣温声道,“我同安安的女儿。”

“呀,安嫂的女儿,难怪长得这么像!”小贩说罢,又赶紧让自己媳妇来看,一时间,围过来的人越来越多,都在亲切招呼,有着小渔村有着特有的朴实热忱。

锦诺忍不住唏嘘,“似是人人都认识娘亲。”

宴书臣叹道,“你娘亲惯来不会低调。”

锦诺也启颜。

原本是出来买菜包的,到最后,豆浆油条包子馒头,就连烧饼都捧了一大堆,还一分钱没有花出去。

锦诺叹道,“定是娘亲她待人亲切友善,旁人都记在心里,所以对我们也亲切。”

宴书臣只是笑,却没有应声,她若是待人和善便是太阳从西边出来了。

锦诺会错了意,但见宴书臣脸上的笑意挂了一路。

锦诺虽然也有一肚子疑问,但眼下太好,真的太好,好得她不想去问起爹娘早前的事,只想,每日都如同这两日,如同当下一般,同他们二人在一处,每日有晨曦微露便可,不究过往,不问缘由……

她早前不止一次羡慕过旁人有爹娘在身边,她早前更憧憬过做宴相的子女当有多好,直到眼下才晓,宴相竟真是她爹。

上天是公平的,似是早前所有的委屈,难过,羡慕,都统统留在了昨日……

父母二人一路折回,并着肩,说着话,眸间笑意就未断过。她只捧了大根的油条在怀中,旁的都在宴书臣手里。

回程的路上,宴书臣温和开口,“锦诺,我昨日同奕儿说起过,这次不同你们一道回京了。”

锦诺眼中意外。

宴书臣轻声道,“我与你娘亲分开十余年,都是朝中羁绊,如今你娘亲尚在,我也应当全身而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