暖玉第184节

阮奕揽她在怀中,亦朝宴书臣和安平道,“爹,娘,我会照顾好锦诺。”

安平伸手抚过眼角,宴书臣也朝阮奕颔首。

帘栊没有放下,马车缓缓驶离村口,很远,安平才哭出声来。

夕阳西下,轻尘在落霞里轻舞,宴书臣牵起她的手,温声道,“子女总会长大,会离父母远去,你我照顾不了她一生。安安,锦诺有阮奕,你有我……”

******

江船停靠朔城,已是五月中旬的事。

五个多月的身孕,赵锦诺已然显怀。

范逸在朔城码头处等候,见到阮奕与赵锦诺,脸上露出的笑意里又带了几分恼火,“行啊,赵锦诺,胆子怎么给你大到怀着身孕也敢跑去南顺!”

一侧的陆仓拱手,“见过阮大人,赵爷。”

赵锦诺轻笑,“下次你来就好了,你家侯爷脾气太大,动不动就狮子吼,会吓到我的……”

陆仓朗声笑开。

阮奕也笑,一面上前揽了范逸肩膀,两人走在前方。

赵锦诺同陆仓在后。

有陆仓在,两人倒是都不担心。

一路去驿馆,范逸郑重问起,“你还好?”

丰巳程早前就回了苍月,也说起过阮奕的事,只是丰巳程插着腰,一脸痛心又浮夸的没有,他听了只觉阮奕似是都死过了才是……

阮奕却是笑,“你觉得呢?”

范逸轻嗤一声,没有应他。

两人都会意笑起来。

“范逸,多谢你,若不是你,我这次不能平安回来。”阮奕虽笑着,语气却认真。

他们二人早前曾是死对头,即便后来冰释前嫌,但冷不丁听到阮奕这一句,范逸还是很有些别扭,于是别扭挤出一句,“少来。”

阮奕噗嗤笑出声来。

不知为何,阮奕也跟着笑。

两人就这么没边没谱得笑了一路。

他二人在前走,陆仓带了赵锦诺在马车里,慢慢跟在他二人身后,赵锦诺叹道,“你家侯爷心情这么好,是走桃花运了吧?”

陆仓愣了愣,紧张道,“我什么都没说!”

“哦~那就是真有桃花运了是不是?”赵锦诺忍不住笑,“说来听听嘛,我也看看这块别扭石头上开了什么桃花出来。”

陆仓赶紧缄口。

让侯爷知道他在背后嚼侯爷舌根,侯爷能杀了他。

赵锦诺威逼利诱,“你不说,我就同范逸讲,你告诉我他走桃花运了。”

陆仓想死的心都有了。

“你还让我保守秘密,不要同他说是你说的。”

陆仓恼火,“是柳城城守的女儿……”

柳城城守?赵锦诺倒是意外了,上次她从南顺回京,途径柳城的路上正好遇见范逸,那时候范逸还在杀鸡儆猴,给柳城城守和驻军头领下马威。

这,风水也转得太快了些吧……

陆仓一脸我已经不能说得再多了的表情,但在赵锦诺面前,似是都形同虚设。

“你们侯爷被使美人计了?”

“所以范逸将计就计了?”

“生米煮成熟饭?”

陆仓奈何叹道,“姜小姐替侯爷挡了一箭……”

赵锦诺叹道,“美人救英雄,只隔一层纱,这事儿怕是成了多半。”

话本子她没少看,信手拈来。

陆仓瞥她一眼,喉间轻咽,“这箭是柳城城守射的……”

“……”赵锦诺托腮叹道,“那是虐恋啊。”

陆仓又道,“还没完呢……”

“继续说呀。”赵锦诺好奇听着。

陆仓果真继续,“侯爷他……”

陆仓欲言又止。

“别吊胃口。”赵锦诺心焦。

陆仓神秘道,“侯爷昨日去抓了安胎药……”

赵锦诺愣住,还真是生米煮成熟饭了啊?

两人大眼儿瞪小眼儿,顿时都噤声了。

马车里一时安静。

……

等到驿馆,阮奕同范逸二人一道饮酒说话,赵锦诺不由多打量了范逸几眼。

范逸看她,“赵锦诺,我脸上长东西了?”

赵锦诺尬笑。

实在避不开范逸目光,才窘迫道,“你脸上有桃花。”

“噗!”范逸口中的酒悉数喷了出来,险些呛死。

阮奕则在一侧笑不可抑。

等到回了屋中,阮奕还忍不住笑,“姜悦替范逸挡箭是不假,但是怕范逸在柳城出事,姜家一门受牵连。姜悦腹中孩子的父亲叫曹建,曹建是日后范逸手下的第一能将,而且……”

阮奕凑近,饶有兴致道,“曹建还是日后褚进的亲家!”

褚进?

赵锦诺赶紧捂嘴,这都什么和什么,竟然还有褚进……

阮奕也似是头一回觉得,知晓后来这些事情也是一件很有趣的事。

思绪间,又听赵锦诺叹道,“阿奕,如果因为你,很多事情都改变了,那这件事会不会也改变?”

阮奕顿了顿,“应该,不会吧……”

赵锦诺看他,“早前,不是也没有小白兔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