暖玉第185节

但这一世的范逸接管东昌郡驻军,来了柳城,而此时的曹建,兴许留在了东昌郡驻军中,所以遇见姜悦的人变成了范逸……

一切似是都出乎意料,但又在意料之中。

譬如早前没有熬过正月的谭悦,如今成了南顺新帝依靠的宁远侯。

一切都在悄然改变,但所有的改变,都因为他的存在而顺理成章,也合情合理……

祸福相依。

许是早前没想到的事,都会发生。

而早前注定不会发生的事,也会改变?

阮奕眉头微拢。

心中再次思量宴叔叔同他叮嘱过的话。

—— 陛下与东宫即便与你再多信任,若知晓实情,日久也会生出疑心和间隙。

—— 朝中本是是非之地,即便陛下信任你,一旦心中有了忌惮,是非听多了,始终难以长久,你日后在朝中也应如是。

阮奕微微敛眸。

“在想什么?”赵锦诺醒的时候,阮奕已回了马车中。

她醒多久,便见阮奕在马车中望着窗外出神多久。

阮奕伸手揽她在怀中,也不瞒她,沉声道,“我是在想,南顺的事要如何同陛下和东宫说起,才不会惹陛下和东宫生疑?”

见他眉头紧皱,赵锦诺安抚,“可是你多心了?”

若是陛下和东宫怀疑,便不会让丰叔叔和青木大人去一趟南顺。

阮奕应道,“我若说重生,便是引火烧身,没人会觉得身边有这样一个臣子而安心,也不会踏实,我在想,要如何解释朝帝的事……”

见锦诺也蹙了蹙眉头,阮奕回过头来,轻轻吻上她额间,“离回京尚有一段时日,阿玉,此事交由我,你安心照顾好自己和小白兔。”

赵锦诺轻“嗯”一声,知晓问起更多,只会让阮奕心中思虑更多。

阮奕再次噤声。

这一趟自南顺回京,他确实要理顺的事情很多。

除却南顺朝帝的事,还有一件事一直抛在了脑后,前世,是谁对他和阿玉下得毒?

是赵江鹤吗?

作者有话要说:  今天一更+补昨天二更

第160章 面圣

赵锦诺怀着身孕, 一路便都行得慢。

尤其是月份大了,赵锦诺夜间逐渐睡得不好,身子也明显重了许多, 不比早前轻便, 稍一疲惫就容易累。好在沿路回来,大多是官道,偶遇颠簸之处,也没有连着行太久。

走走停停, 抵京时,已是七月下旬。

赵锦诺的身子也到了七八个月,久坐和久站都会吃力。

等到十里亭时, 见阮旭和彤容都在翘首盼着。

“是大哥,大嫂来了。”阮奕撩起帘栊,赵锦诺顺着他的目光看去,果真见阮旭和彤容,似是阮旭和彤容也见到马车上是他们两人,连忙笑着迎上来。

阮旭一直待赵锦诺亲厚, 在赵锦诺心中, 阮旭就是家人。

眼下离京数月, 又在南顺经历了一波跌宕起伏, 忽然见到阮旭和彤容, 赵锦诺同阮奕一样忍不住心中激动。

马车缓缓停下, 阮奕撩起帘栊下了马车,正准备扶赵锦诺。

彤容连忙制止,“别下来了,锦诺还有身孕在。”

女子的心思多比男子细腻,彤容点醒。

赵锦诺眼中氤氲, “大嫂……”

彤容眼中也盈盈碎莹,遂上了马车,与赵锦诺一处同坐,“爹娘都在念着你们,阮奕平安回来,你又有身孕,是双喜临门的好事。”

赵锦诺也笑笑。

马车内,锦诺与彤容二人妯娌间说着话。

许久未见,又经历生死,女子间多得都是感叹,似是有说不完的话题。而马车外,阮奕和阮旭兄弟二人紧紧相拥。

自去年十月下旬离京,到眼下的七月下旬,相隔九个月之多。

从阮奕“出事”,家中爹娘似是忽然老了一头,阮旭这几月挑起了家中的大梁。

“大哥,我让你们担心了……”阮奕鲜有喉间哽咽。

阮旭轻叹,“你平安比什么都好。”

阮奕只觉心中从未有过的踏实与安稳——回家的踏实与安稳,还有亲人在家中等候的温暖。

尤其是在经过上一世阮家出事流放,爹娘和大哥死在流放途中,眼下,阮奕觉得诸事都是值得的。

阮旭拍了拍他肩膀,“走,早些回家!爹娘都在等!”

“好!”阮奕朗声。

兄弟二人先后上了马车,彤容和赵锦诺也转眸看向帘栊处,见他二人相继上来。

他二人上来时,见彤容正牵着赵锦诺的手说话,似是见他二人上来,两人也停下。

阮奕又吩咐一声回京。

由得南顺朝帝之事隐秘,早前宴书臣同南顺朝中诸人达成的协定是,阮奕的事日后双方都不再提,只会对外说,暴风雨当日阮奕和袁开阳分别得救,只是阮奕醒得晚,所以都以为他在那场暴风雨中出事,是一处村民收留了他……

暴风雨是真的,当时死了不少也是真的,如此惊心动魄,阮奕还活着,旁人多的都是替他庆幸和感叹,很少有人会联想到朝帝身上去。再加上前端时间朝帝遇刺,临终前,将皇位归还给前太子,两件事似是全然没有联系,又都有了各自“圆满”的结局,深究的人其实很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