暖玉第186节

阮奕印象中,似是从很早之前起,父亲在他面前便少有过慈爱的时候。他亦想起上一世阮家抄家,父母流放,那时候父亲拥住他,泪流满面,一遍遍朝阿玉道,奕儿叫给你了。

他那时候傻,不知父亲心中的感情。

只知道跟着爹娘哭。

而到此时,心中才彻底了然,父亲对他的爱并不比兄长少。只是父爱如山,父亲对他和对兄长都视若珍宝,只是因人而异,表达父爱的方式不同。他从小耀眼,便需要严厉鞭策,避免得意忘形;兄长自幼都中规中矩,父亲为了避免兄长活在他的阴影下,便多给予赞誉。

但无论哪一种方式,都是为了给他们更多的照顾和依赖。

重回一世,又在南顺历经生死,他更珍惜父亲对他的感情。

阮奕喉间咽了咽,轻到不能再轻的声音,低声道,“爹,儿子让你和娘担心了,对不起,儿子以后一定注意……”

从小到大,他似是从未向父亲说过这一句。

今日,心中仿佛释然。

阮鹏程揽紧他,心底已老泪纵横。

他是知晓实情的。

陛下并未瞒他。

虽不知南顺朝帝为何要扣下阮奕,但阮奕回京一定不会一帆风顺,他与锦诺其间不知经历了多少波折,但这些波折是不会同爹娘和兄嫂道起,只能打落往肚子里咽,还要装作一副无事模样。

阮鹏程心知肚明,也不点破。

阮奕从小便是天子骄子,早前从马背上摔下,摔得呆傻了几年,这几年他一直后悔早前待他严苛。

阮奕好了之后,他以为阮奕往后便会一帆风顺,却不想途生波折。

做父母的,怎么会不期望子女好?

他只想阮奕日后顺遂平安。

阮鹏程重重拍了拍阮奕后背,“平安回来,爹娘就心满意足了。”

阮奕微微怔住,片刻,眼底和鼻尖都微微泛红。似是前一世和这一世的记忆都似汇聚在一处,一幕幕,一条条,冲击着内心,让他喉间哽咽,将早前不曾讲出的话脱口而出,“爹,儿子一直都知道的……”

阮鹏程鼻尖亦红,又强迫自己抬眼,不让眼底碎莹溢出。

再次拍了拍阮奕后背,深吸一口气,才松手,“你和锦诺入宫吧,陛下和娘娘知晓你们今日回来,会在宫中等。”

阮奕这一趟本就是出使南顺去的,锦诺去南顺也是得了顺帝和皇后的意思,两人回京于情于理都应当入宫向帝后复命。

已在阮府外同父母见过,再晚便也不合礼数。

阮奕会意颔首。

郁夫人也知晓他二人今日是要入宫,便也未同锦诺久待。

“等从宫中回来,我们娘俩再好好说话。”郁夫人伸手温柔抚了抚赵锦诺头顶。

赵锦诺点头,又朝阮旭和彤容道别。

阮奕扶她上马车,似是见过父母后,又要调整心思回稍后应付宫中之事。

“阿玉,可还记得早前说的?所有的事情,你一概不知,通通推到我身上,多余的字一个都不要提。”阮奕牵起她的手,仔细叮嘱。

赵锦诺莞尔,“放心吧,娘娘这里,我知道怎么做,倒是你……”

阮奕伸手替她擦去先前眼角残余的泪滴,温声道,“我心中有数,亦有对策,阿玉,等今日见过陛下和娘娘,早前的一切就结束了,我们和小白兔一起,还有砖砖和大白……”

赵锦诺上前,轻轻靠在他肩膀上,“嗯。”

……

临到内宫门处分开,大监和四平都来应接。

赵锦诺随四平去了皇后处,阮奕则跟着大监去御书房。

长廊内,正好与从御书房出来的赵江鹤相遇,两人都顿了顿,大监自觉拱手,退到一次。

赵江鹤看了看他,淡声笑道,“回来了?”

阮奕拱手,“托岳父的福,一切安稳。”

赵江鹤依旧笑着颔首,“日后回府再说,陛下在御书房等你,不耽误了。”

“岳父,小婿告辞。”阮奕朝他行礼,而后才同大监一道继续往御书房去。

两人擦肩而过,余光都轻轻瞥了瞥对方的身影。

各怀心思,皆为再回头。

临到御书房门口,大监入内通报,片刻,御书房中才唤了阮奕入内。

入了殿中,阮奕掀起前摆下跪,“阮奕见过陛下。”

顺帝抬眸,温声笑道,“起来吧,过来朕看看。”

作者有话要说:  哈哈哈,今天冲下4更,正文完结

不出意外会

如果出意外,也在今天凌晨过后写完,不然另一篇要入V了,写不完啦

么么哒

第161章 余孽

京中这个年纪的子弟, 多是帝后看着长大的。

帝后对这些后辈子弟本就亲厚,加上阮奕自幼聪慧,又与宴书臣亲近的缘故, 在帝后跟前走动得比旁人多。

阮奕早前中过探花, 又在骑射大会上同范逸你追我赶,多次拿下过头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