暖玉第191节

龙凤胎要上山摘果子,就扯了阮奕一道去。

暖亭中只有彤容在。

绿萝和杜鹃将甜汤和点心依次端了出来,绿萝将那碗莲子羹放在赵锦诺的位置前。

府中只有二奶奶喜欢莲子羹,今日只做了一碗莲子羹,是留给二奶奶的。

杜鹃又不觉看了看那碗莲子羹,没有说话。

等所有的东西都放好,阮奕也带了龙凤胎折回来,手中捧着刚摘好的果子,满头大汗。

杜鹃上前替赵琪和赵则之两人捧果子的时候,又饿又渴的赵则之直,接冲到了莲子羹面前,想也不想便端起喝掉。

杜鹃尚且还未反应过来,只听身后赵琪笑道,“赵则之,那是姐姐的莲子羹!”

杜鹃惊住,转眸时,已见赵则之将一碗都喝完,擦了擦嘴笑笑,“还要!”

杜鹃脸色煞白。

而阮奕也在听到赵琪口中“莲子羹”三个字后,脸色突然变了,冲上前来就抱起赵则之催吐!

突如其来的一幕,赵琪和彤容也僵住。

……

入夜时候,王氏毫无睡意。

容光寺一直还未有消息传来,王氏就似热锅上的蚂蚁,一刻也无法心安,仿佛这一日,有整整一个甲子这般漫长。

赵江鹤如今在两部任要职,比早前都忙。

又值八月,正是各地汛期的时候,工部每日都有大量的事情要处理。

一晃,又是一个通宵达旦。

赵江鹤回府的时候,天边已泛起鱼肚白。

他本要回屋,却见王氏一人独坐在苑中的石凳上发呆。

这时候在苑中,她是醒得这么早,还是……一整宿没睡?

赵江鹤出声唤她,她似是都未听见,目光空望着一处,似是心思都不知去了何处。

“夫人?”等赵江鹤再走近,王氏吓得一哆嗦,险些从石凳上滑倒。

“你怎么了?”赵江鹤拢眉。

“没什么?”王氏支吾。

但赵江鹤哪里如此好糊弄?

“出什么事了?”赵江鹤凛声问起。

他与王氏十余年夫妻,对王氏再熟悉不过,眼下的王氏一定藏了事情,且,是不小的事情。

王氏虽然平日里多娇惯,有事脾气也不怎么好,但骨子里却是胆小藏不住事,所以一旦她高声喧哗,置气,反倒是坦荡;若是支吾不言,反倒是有事。

见赵江鹤的目光似是要将她看穿的模样,王氏唇边颤了颤,但这种时候,她打死也不能松口,只硬声道,“没事,我想起了过世的母亲……”

王家老夫人确实在上月过世,这也是王氏为何铤而走险的缘故之一。

她想起母亲,便想起她说起过赵锦诺和安平的身份。

终日如鲠在喉,惶惶不安……

当下,赵江鹤见她眼中的惶恐,目光中软了软,语气也微软,“母亲已入土为安,看到你这幅模样,许是会不安……”

王氏心虚看向赵江鹤,赵江鹤很少同她说这样的话。

王氏愣住。

赵江鹤伸手,擦了擦她眼角痕迹,“回屋吧。”

王氏被他愣愣牵着走。

只是临到屋门口,又小厮惊慌失措冲进苑中,“夫人夫人!不好了!出事了!”

小厮并不知晓赵江鹤在,王氏心中猛地揪起,赵江鹤转眸看苑中的小厮,小厮似是愣住,也吓住!

“出什么事了?”赵江鹤冷声。

小厮看了看赵江鹤,又看了看王氏,唇边在打颤,却不知道当不当说……

“说!”赵江鹤凛声。

小厮吓得跪下,整个人都在颤抖,“公子……公子……饮了莲子羹……”

“你说什么……”王氏已将赵江鹤的手甩开,整个人似疯了一般冲上前去,拎起小厮的衣领,“你说什么再说一遍!快说啊!”

小厮吓哭,“公子,公子他把莲子羹饮了,公子,公子没了……”

王氏整个人跌坐在地,脑中嗡的一声,一片空白。

赵江鹤上前,一脸苍月,“什么叫公子没了!”

小厮呜咽,“公子!公子他……”

“赵则之喝了王氏给锦诺备下的莲子羹,没救回来……”小厮话音未落,阮奕迈着沉重的步子入了苑中,一双眼睛黯沉看向赵江鹤,继而是王氏,沉声道,“你亲手害死你儿子……”

王氏伸手捂住嘴角,“不是的!不是的!之哥儿不会死的,之哥儿怎么会!”

“你说什么?”赵江鹤整个人都落入寒冰深渊,动弹不得。

只是阮奕没有再应他。

赵江鹤满眼难以置信,快步上前走到王氏面前,拎起王氏衣领,“你究竟做了什么!”

王氏手足无措,眼泪哗哗往下流,“我不是要害之哥儿的,我不是……我不是……”

作者有话要说:  估计今天还有两章完结,我为什么就是结不了尾,难道今天要四更吗,,,

第165章 真相

分时是八月的第一日, 屋中死气沉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