暖玉第194节

“明白。”阮奕不假思索。

赵锦诺看他。

阮奕知晓她会错了意,以为他敷衍,但其实,她说得一番话,他真能明白。

上一世的宋妈妈也好,傅叔也好,都不知晓其中实情,所以不会怀疑到王氏和赵江鹤二人头上。

而上一世的赵江鹤,在逐渐问鼎权力顶峰后,即便知晓王氏毒死了阿玉,却也无动于衷,而在他察觉早前的蛛丝马迹时,用王氏同样的伎俩毒死了他。

但这一世的赵江鹤止步于此,所以此时的他还不是那个全然良心泯灭的赵江鹤。

重活一世,所有的事情都得到了答案。

阿玉还在,他还在,还有他一直遗憾又盼望的小白兔在,那所有,便都是最好的安排。

作者有话要说:  还要一章,就是尾声啦

其实觉得对坏人最好的惩罚就是失去他们最珍贵的,而不是失去性命

每个人都不是全坏

我在说什么

定锅盖

我们,真的要正文完结啦

————————

我有一群小可爱,我说要撞墙,他们纷纷表示,给你把墙搬过来,砌个都豆腐墙给我,想看我撞墙,撞墙也得写完,以及还是直接去撞墙,,

我特别爱他们,哈哈哈哈

我说啥都要正文写完,啦啦啦啦

第167章 尾声

赵家贪污公款, 赵江鹤夫妇被流放,赵琪和赵则之留在京中。

龙凤胎在京中需要人照顾,赵锦诺和阮奕搬出了阮府, 在阮府不远处置两处乡邻的宅子, 一处是赵锦诺和阮奕的家,一处还是挂的赵府牌子。

赵锦诺说,有赵府的牌子在,对龙凤胎才是寄托。

于是看似两座宅子, 一座阮宅,一座赵宅,其实两座宅子中开了苑门, 等于连通。

所以赵琪和赵则之其实是同阮奕和赵锦诺住在一处的。

赵家出事后,龙凤胎都很懂事。

只是离开时,王氏看着赵锦诺,双目噙泪,还是没说出一声谢,只是叮嘱龙凤胎听赵锦诺和阮奕的话……

“你娘还活着是吗?”过了这么久, 赵江鹤已然平静, 也已经能问出这句话。

赵锦诺想了想, 还是颔首。

赵江鹤抬眸看她, “诺诺, 你会原谅爹吗?”

赵锦诺想了想, 笑着摇头。

赵江鹤亦笑着点头。

赵江鹤和王氏离开时,龙凤胎在赵锦诺怀中哭。

王氏目光一直看着赵锦诺,多讽刺,她以前最苛待赵锦诺,如今却还要指望赵锦诺照顾好她的一双儿女……

若是, 从一开始,她们母女二人便不是如此,那眼下,是不是她就不用与龙凤胎分别。

只是,凡是都没有如果。

看着赵江鹤和王氏远去的背影,赵锦诺眼中芒芒碎莹。

都结束了。

一切宛若新生。

“走吧,只要你们好,父亲和母亲便都安心了。”赵锦诺牵了龙凤胎上马车。

……

赵江鹤和王氏离京后,龙凤胎也的确很听赵锦诺和阮奕的话。

早前王家的族学没有再上了,但是赵琪时常跟着赵锦诺一道在皇后面前走动,皇后生了办女学的心思,赵琪头一个支持,这月余都在同皇后一道商议着女学要如何办,甚至事无巨细列了出来,皇后觉得很是有趣。

赵锦诺才想起,阮奕一直说赵琪很聪明,其实不假。

陛下给祺王(小六)挑选伴读,年长些的,年幼些的都要,阮奕请示了陛下和娘娘的意思,让赵则之同祺王做了伴读,一道在宫中读书。

虽不如宫中伴读洗马一样,吃住都在东宫,但一日内,大半的时间都在同祺王一道读书。

授课的都是太傅,和当世大儒。

赵则之也念得认真。

赵锦诺还叹道,听说早前在王家族学,赵则之也不是很喜欢读书。

赵则之应道,那是讲得太简单了,许久之前就学过了,自然听得没意思,但是宫中的课便要紧凑得多。

赵锦诺叹道,知晓了。

阮奕和赵琪都笑不可抑。

……

时间一到九月,似是就很忙碌。

九月初的时候,太医看过,彤容有了身孕。

阮旭高兴得合不拢嘴,同阮奕一道说起此事,阮奕便是过来人姿态,同阮旭说着要注意什么什么,看得赵锦诺和彤容好气好笑。

不过如今赵锦诺和阮奕从阮府搬了出来,阮家后宅都是彤容在主持中馈,似是早前的阴霾一扫,整个人精神气色都好了许多。

妯娌之间相处得便更好。

九月中旬的时候,褚进同沈绾成亲。

范逸特意从东昌驻军处赶回,又同阮奕一道,替褚进挡酒。

褚进喝多,搂着他二人不放,险些连洞房花烛都不去了。

最后还是范逸和阮奕架着去的,两人都很有些恼火。

不过等褚进去洞房,两人终于又有时间可以安静凑在一处饮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