暖玉第196节

现在,他不傻,还是在吃软饭。

有一日,早前的东宫,如今的新帝,照旧抛橄榄枝,“父皇母后都回云山郡了,阮奕,你回来帮朕。”

阮奕破天荒应好。

新帝使劲儿掐了掐他手臂,阮奕惊呼,“疼!”

新帝笑,原来朕不是做梦啊。

阮奕恼火,是不是做梦,陛下不应当掐自己吗,掐微臣做什么?

新帝笑着拍了拍他肩膀,“朕一时不敢相信,掐错了,要不,朕让你掐回来?”

阮奕嘴角抽了抽,伴君如伴虎,古人诚不欺我。

(三)小棉袄和操碎了心的父亲

天下的父亲都更宠女儿!

阮奕早前是不信的,直至小棉袄出生的时候。

阮奕整颗心似是都融化在她的笑容里。虽然赵锦诺一再强调,刚出生的孩子是不会笑的,但阮奕坚持,他就是看到女儿对他笑了……

赵锦诺恼火。

阮奕却凑上前道,“阿玉,我们有小棉袄了……”

嗯,赵锦诺笑笑,小棉袄像她。

“谢谢你,阿玉。”他拥她,“我好喜欢小棉袄……”

他早前是只想要小白兔一个的,若不是赵锦诺坚持,没有女儿多遗憾,她还想要件小棉袄,许是他今日就没有机会抱着怀中的小棉袄,一颗心都融化。

直至多年后,他都记得这一幕。

也记得,小棉袄坐在他肩头,他带她举高高,看皮影戏的时候。

他多喜欢小棉袄一直不长大。

却又盼着小棉袄长大。

在这样矛盾的心情中,小棉袄终于长成了京中最美的姑娘,阮奕这个做爹的,终日板着个脸!

陶家的儿子,不行,陶家的主母性子不好,小棉袄嫁过去总有烦心的时候。

褚家的儿子,不行,相貌上委屈了他的小棉袄。

范逸的儿子……虽然他与范逸交好,但是,范逸的儿子也不行,范逸的儿子太过刚毅了,不懂怜香惜玉。

……

阮奕觉得,自从有了小棉袄之后,他看京中年轻子弟各个都不顺眼了起来……

等到小白兔和小棉袄谈婚论嫁的年纪,新帝提议,“不如我们儿女结亲?”

阮奕丧气道,“小棉袄同丹州的儿子定亲了。”

新帝叹道,“那你儿子尚公主也行。”

阮奕又丧气道,“小白兔去了两次西秦,似是心都不在苍月了。”

新帝都替他难过,遂伸手拍拍他肩膀,安慰道,“别难过,子女都是要离开父母的,其实朕……”

话音未落,阮奕又眼前一亮,“陛下,我家狗砖砖有个女儿!”

新帝觉得白替他难过了。

(四)闹腾的洞房花烛

出使的路上,赵锦诺中趴在阮奕怀里看书,“哪有人不愿意做宰相,要做鸿胪寺卿的?”

去往各地出使,总要很长的马车,很长的水路,但他们有很长一段时间可以在一处。

阮奕不以为然,“我做过了,这一世想做鸿胪寺卿了。”

赵锦诺眨了眨眼,继续笑盈盈问道,“为什么想做鸿胪寺卿?”

阮奕勾起她的腰,暧昧道,“可以日日同夫人一处,周游列国,一面走,一面做有趣的事。”

赵锦诺有些恼火,“阮奕……”

阮奕一脸无辜,一本正经道,“我说的有趣的事,是看夫人画画,教孩子念书,增长见闻啊,夫人想成什么事了?”

“……”赵锦诺无语,遂而决定不搭理他,继续看着手中书册。

阮奕将书册拎开,认真道,“那个,小白兔今日在隔壁马车上,去彭城的路上,时间似是有些长……”

言罢,凑上来要亲她。

赵锦诺掌心贴他脸上,将他推开,“还是早前傻的时候好,听话。”

阮奕伸手抓了她的手放下,笑盈盈道,“那可不一定,小傻子也又不听话的时候……”

“……”赵锦诺看他。

他似是叹了叹,咬上她耳根子,轻声道,“上一世我们成亲,我还是傻的,不懂事,折腾了你一整日……”

赵锦诺脸色当即便红了,支吾道,“一……一整日是什么意思?”

阮奕将她抵在马车一角,继续在她耳旁轻声道,“就是同阿玉姐姐一整日都没和衣起身过……”

“……”赵锦诺整个脸红到了耳根子处,忽然想,“不傻的”也挺好。

“不傻的”将她抵在马车一角,伸手掐上她的腰。

事后,她终于想明白一件事,傻不傻都一样,都是他……

作者有话要说:应该只有一篇番外啦,明早

第169章 番外二 直至以后

番外二直至以后

“这是白安草, 清热,去湿,它的特别之处, 是花期只有一个月,而且只长在这附近。”宴书臣指着跟前的植物。

两人蹲在一株植物前,这一幕,安平觉得似曾相识。

“宴书臣,你怎么什么都知道?”虽然记不得, 她还是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