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吻第4节

“说,我还有三分钟下楼。”蒲斯沅走到落地镜前,动作利落地扣着衬衣的纽扣。

“你就不能对我稍微耐心那么一丁点吗?”言锡像个深闺里的怨妇,“都已经认识这么久了,你就从来没有对我温柔过一秒钟。”

耳麦那头这时传来了一声女孩子的轻笑声,蒲斯沅扣上了最后那粒纽扣,淡声道:“童佳,你来说。”

“我说!我说还不行吗?”言锡叹了口气,“哎,男人,总是对糟糠之妻没点好态度。我、童佳和徐晟都已经在大礼堂里就位了。”

蒲斯沅听完,从桌子上拿起了那个白色面具:“有行踪可疑的人吗?”

“没法判断。”言锡说,“黑帽大会为了保护参会黑客们的隐私,本来就是要求所有参会者都携带面具进场的。每一个参会者只要在入口处出示自己的礼帽和请柬即可入场,要在一片看不到脸的人里找血蝎子的人简直就是大海捞针,他们有太多种方式可以混进场内了。”

黑帽大会,是每年都会在黄金城最奢华的酒店里举办的顶级地下盛会。

之所以被称为“地下”盛会,是因为参加这个会议的人都有着统一的特殊职业属性:黑客。

利用一个键盘和互联网,便能够轻易地侵占私人、国家、甚至世界的任何机密,无处不在,如影循行,并且——亦正亦邪。

蒲斯沅将白色面具戴上之后,拿起黑礼帽和请柬,打开了房间门:“所以这就是为什么O才会选择在黑帽大会开始他的游戏。”

言锡:“是。而且一旦血蝎子的人已经在场内了,最坏的情况就是只有等到他们行动的时候,我们才能找到他们。”

蒲斯沅的眉头在面具下,轻轻地拧成了一个结。

他关上门,走到电梯前,按下了电梯的下行键:“我上来时看到的几乎所有黑客,手里拿着的都是黑色请柬。因此,我猜测,我等会可能和其他人不在同一个地方入场。”

进了电梯后,耳麦那头传来了童佳温软的声音:“老大,如果你不进大礼堂,就等于我们都不能在你近身的地方了。”

蒲斯沅沉默两秒:“没事,我会视场内的情况随机……”

谁知道他这句话还没有说完,刚下行没一会儿的电梯门又陡然在他的面前打开了。

他停了话头,抬眼朝电梯外望去,目光微微动了动。

只见电梯外有个身材相当高挑曼妙的女人,她穿着一袭墨黑色的晚礼服,衬得她裸露在外的肤色更为白皙剔透。而且,她还拥有着一头亮眼的火红色长发。

不过,女人戴着一个和他一样的白色面具,因此他看不见她的面容。

能通过他衬衣领口处的微型监视器看到眼前景象的言锡立刻在通讯器里低低地“Wow”了一声。

童佳连忙问:“怎么了?”

言锡“啧”了一声:“跟小蒲一趟电梯的,有个身材超好的女黑客。”

女人的身材和发色虽然出挑,但蒲斯沅看了一眼就算过了。只是,他的视线却在她两条纤细的手臂上多停留了几秒。

常人不仔细看的话,根本就很难发现,她的两条手臂内侧有一些浅浅的、因为烫伤后才会留下的细小疤痕。

他顿时想到了什么,往那女人的身上又不经意地搁了一眼。

然后他看到她左肩的裙带下,贴着一块小小的纱布。

女人这时抬步走进电梯,可能是因为她裙摆太长的缘故,也可能是因为她穿着高跟鞋,她脚刚跨进电梯,整个人就似乎没站稳、被自己绊了一下。

她倒过来的方向正朝着蒲斯沅。

他微蹙了下眉,轻轻地伸手扶了一下那个女人。

两人靠近的瞬间,蒲斯沅看到她的脖颈后方,有一块火焰状的胎记。

那女人软绵绵地借着他的力量站稳后,立刻冲着他点头致谢:“啊,真是非常抱歉……谢谢您了。”

她的声音很好听,带着一股沙哑的磁色。

蒲斯沅收回手没再说话,女人也走到了一边站定。

电梯门这时缓缓合上,通讯器里再度传来了言锡的声音:“早知道我也跟小蒲一起进场了,竟然连坐个电梯都能有美人儿投怀送抱,此等好事怎么能少了我!”

童佳:“我要去告诉安奕姐。”

言锡:“求别!”

电梯很快就到了黑帽大会所在的地下一层。

随着“叮”的一声,电梯门应声打开了,女人正准备走出电梯,蒲斯沅却忽然低声说了一句:“稍等。”

女人停下步子,朝他回过头。

他向前一步,以一个很近的距离垂眸注视着那个女人。

通讯器里的言锡和童佳都忍不住倒抽了一口凉气。

在他们眼里,蒲斯沅天生就是那种会让人产生压迫感的人。有时候被他看一眼,都会感到莫名心虚,更别提这样近距离直直地对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