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吻第6节

况且,她自信,要是等会真的动起手来,她应该也能全身而退。

于是,等蒲斯沅从洗手间出来,就看到门口直挺挺地站着这俩门神。

南绍热情地冲他摇了摇手里的请柬:“兄弟,既然咱们都是烫金族,不如咱结伴而行吧?大家都是同行人,因为黑帽大会从世界各地聚集到这里相识,多么不容易啊!不知道你有没有听说过一句话,叫做网络一线牵,相逢都是缘呐。”

歌琰恨不得把南绍的头塞回到马桶里。

烫金族?我还杀马特葬爱家族呢!

谁知,蒲斯沅看着他们沉默了几秒,竟然冷冷地蹦了一个:“行。”

通讯器里的言锡他们都已经惊得连话都说不出来了。

这件事的槽点着实太多,他们都不知道应该从哪儿开始吐槽起来好——蒲斯沅不但容忍了这对活宝在自己面前各种上蹿下跳瞎扯胡闹,现在竟然还接受了这个烫金族要结伴而行的中二设定。

开什么玩笑,Shadow威名赫赫的死神,竟然愿意顶着“烫金族”的名头和人结伴同行?

童佳实在忍不住了,在通讯器里弱弱地说:“老大,你到底怎么了?”

言锡捂着胸口:“佳佳,别问,千万别问,就当疯的是我们。”

蒲斯沅听着通讯器里言锡他们的七嘴八舌,很轻地挑了一下眉,然后跟着南绍他们往礼堂外的签到处走去。

-

“我先自我介绍一下。”

在礼堂外排队时,南绍大大方方地对蒲斯沅说:“Buzz Lightyear(巴斯光年)。”

南绍此时自我感觉好到飞起,作为目前全球排名第三的黑客,Buzz Lightyear这个ID,在[凡人无畏]黑客基地乃至整个黑客界,都是响当当的名号,但凡是个活跃点的黑客,一定都知道他。

通讯器里的言锡这时说:“这中二小子是不是小时候迪士尼动画片看多了?他怎么不叫唐老鸭呢?”

蒲斯沅微微地在面具下勾了下嘴角。

南绍见他听完自己的名头竟然还是沉默,心里虽然有点失落这兄弟没有给出他预期的捧场反应,但还是转而说:“那你呢?”

蒲斯沅薄唇轻启:“Hypnos(修普诺斯)。”

他说话的声音冷得沁人心脾,但因为声线比较低哑,又显得有点儿性感。

自从被迫和他结伴开始就不太想开口说话的歌琰听到这个名字,下意识地转头看了他一眼。

蒲斯沅感觉到了她的注视,也冲着她的方向抬了下眼眸。

隔着面具,她只能看到他波澜不惊又墨黑深邃的眼睛。

她看完这一眼,很快就又别过了脸。

南绍挠了挠头,闷了一下,说:“你这ID感觉很高级的样子。”

虽然我从来都没听说过。他在心里腹诽。

无论是他自己,还是歌琰顶替的那个【红发夜叉】,都是现世排名前十的黑客之一。所以他估摸着拿烫金请柬的应该都是全球实力最顶尖的黑客。那么,为什么这个他从没听说过ID的人有资格拿烫金请柬呢?

不过,这个念头也就在南绍的脑子里闪了几秒,很快就被他忽略了。

鉴于蒲斯沅本来就是那种话很少的人,歌琰又是故意装聋作哑。所以在入场之前,只有并不介意他们俩沉默的南绍一个人在滔滔不绝。

起先,南绍一直在东拉西扯一堆有的没的,比如拉斯维加斯的美女和他很投缘、他这两天在赌场战无不胜尔尔。而到后来,他忽然就转了话闸子,开始讨论起一个人来。

南绍拍了拍蒲斯沅的肩膀,对他说:“兄弟,你知道Ksotanahtk吗?”

蒲斯沅听罢,沉默了两秒,微微点了下头。

听到这个ID时,始终对南绍的瞎扯兴致缺缺的歌琰也终于竖起了耳朵。

她超越常人的直觉告诉她,虽然南绍此前一直声称可能性微乎其微,但她总觉得这个ID像脸滚键盘的人,极有可能是导致她在ADX监狱人生第一次翻车的罪魁祸首。

“他是我今生唯一的偶像!”南绍看到这位沉默寡言、似乎两耳不闻窗外事的兄弟居然知道Ksotanahtk,一下子就变得很激动,“如果今天他来现场,我一定会冲上去给他一个大大的拥抱!”

“我还希望他能在我的背上、手上和大腿上都给我签个名,那我应该一年……不,两年之内都不会洗澡了。”

说到这里,南绍竟然罕见地有点儿不好意思,“如果他不介意的话。”

“……”

而蒲斯沅的脸,在面具下已经冻住了。

作者有话要说:  二更来了!!哈哈哈啊哈哈哈啊哈哈哈哈哈哈恭喜烫金族结伴而行!!!你们不觉得中二的巴斯光年同学很可爱嘛哈哈哈!

火吻:这男的为什么容忍我三番五次在他面前搞事都不抓我?还愿意顶着烫金族的头衔进场??

桑桑子:因为这就是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