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吻第9节

而他们每一个人露在衣袖外的手臂上,都纹着一个相同的纹身。

血蝎子。

蒲斯沅目光一动,直接转而将枪口对准了这些人。

言锡一路疾跑,一边在通讯器里对他说:“小蒲,我们现在正在往你那儿赶的路上!”

血蝎子的人也从身后拔出了枪,对准了蒲斯沅。

蒲斯沅这时目不斜视地伸出长腿,狠踹了一下南绍坐着的沙发,冷声扔了三个字:“去墙角。”

可怜的南绍这一整个晚上受到的刺激着实太大,一直都处于“我是谁、我在哪儿、弱小无助的我到底做错了什么要承受这些”的状态里。这会儿他终于被这一脚踹回了魂,赶紧把手里的电脑一扔,整个人都从沙发上滚下来往墙角的柜子那儿躲。

包厢里霎时枪声大作。

歌琰没料到参加个黑客集会都能遇到这阵仗,她今天为了省事没带枪,只有腿上随身绑着的一把小刀。于是她三下五除二脱下了脚上的高跟鞋直接往那个偷袭者的头上一个狠砸,然后乘着那人愣神的功夫,从裙子底下把小刀给拔了出来。

原本包厢中的惊变就已经够渗人的了,就在这时,底下的大礼堂竟然也开始发出此起彼伏的惊呼和尖叫声。

蒲斯沅一边借着掩体对着血蝎子的人射击,一边分神从落地玻璃往下看。只见大礼堂里一瞬间出现了不少手里拿着枪的人,这些血蝎子的人在此之前一直都在人群中伪装普通的黑客。

O的目的根本不仅仅是想猎杀一名全世界最优秀的黑客,他是想要杀光黑帽大会上的所有人!

见到此,他立刻对着通讯器厉声道:“你们别来我这,直接带人回大礼堂,争取以最快的速度把宾客们疏散出去,能救多少救多少!”

言锡他们即答:“是!”

那偷袭者手上固然有枪,但身手对上歌琰还是要显得拙劣了不少。十分钟之后,歌琰一记重拳将那人狠狠地掼到了玻璃上,本就已经几近碎裂的玻璃无法再承受第二次重力施压,瞬间彻底爆裂开来。

偷袭者一声惨叫,满头是血地随着碎裂开来的玻璃从高空坠落,“噗通”一声,直接砸死在了大礼堂的地板上。

歌琰动起手来又狠又绝,蒲斯沅在枪战之中侧头扫了她一眼,就看到她这时像个没事人一样利落地捡起了偷袭者的枪,轻巧地穿上了自己的高跟鞋、朝他这边大步走了过来。

刚刚涌进包厢内的血蝎子的人已经被蒲斯沅清扫了三分之二,歌琰举起枪就是“呯呯”两下,直接干倒了两个。

她吹了一下枪口,斜昵他:“打了这么久还剩几个,你的速度真有点儿慢。”

蒲斯沅:“……”

他生平第一次听到别人说他做外勤任务的时候速度慢,而且他的清扫速度有所耽搁,纯粹是因为他要掩护躲在墙角里哇哇乱叫的南绍。那些人看到南绍手无缚鸡之力的样子都想往墙角那儿扑,所以他不仅要顾着自己这边,还得兼顾南绍。

不过,他也不可能去和她解释这些,这时又默不作声地干倒了两个,才冷淡地扔下了一句:“留个活口。”

歌琰一枪一个,这时走到墙角,提起了缩在地上的南绍把他往门外一扔,冲蒲斯沅挑了挑眉:“我为什么要听你的?”

蒲斯沅没有了后顾之忧,三两下就把剩余的人都清扫干净,只余下了一根被他一拳打晕的独苗。

见他不说话,歌琰这时走到了他的面前,一字一句地说:“见过我的人,我从来都不留活口。”

蒲斯沅眯了下眼。

然后,他不动声色地轻轻伸出手,关闭了自己胸口的微型监视器和耳中的微型通讯器。

两秒后,歌琰直接一掌朝他掀了过来!

蒲斯沅敏捷地侧身躲过,又用左臂挡住了她右脚的偷袭。

门外的南绍原本好不容易看到暴恐分子都被制服了,刚想欢呼雀跃,可眼睛一眨就看到这屋子里的两位大佬竟然自己打起来了!

这他妈是怎么回事儿?这俩人不是本来万分和谐地在一致对外的吗?怎么突然就起内讧了?

歌琰和蒲斯沅过了没几手,就发现他的格斗术绝非一般。她曾经在CIA里待了那么多年,身边也算是高手如云,可是能和他处在同一水准的,也只能说是屈指可数。

眼看着一时之间难以分出高下,歌琰这时在一拳再次凭空撞在空气中之后,不太爽地朝后退了一步,皱着眉头对蒲斯沅抬了抬下巴:“喂,你可别忘了,我刚刚可是替你挡了血蝎子的人一枪,你非但不感谢我、现在还要还手是怎么回事儿?”

那偷袭者的目标显然是Ksotanahtk,而且这偷袭者还很谨慎,最开始在她冒名顶替他的时候都没动手,是等到她完成了黑客行动、对方彻底确认了她的“能力”之后才动的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