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吻第11节

“而现在,当我的生命只剩下最后的半年时间,我很庆幸,我终于找到你了。”

马特说到这里,苍白的脸上是满足的微笑,“请相信,不是你藏得不够好,只是可能老天都看在我人之将死的份上,想让我在临终前,了了我这一辈子唯一的心愿,不用在死后念念不忘化成厉鬼。”

“K,希望你可以不要计较我以这种类似恐吓的方式今天请你来到这里。我只是想当面谢谢你,谢谢你让我这一生过得色彩斑斓。”

蒲斯沅看着面前这个苍老的男人,因为疾病带来的痛苦,他咳嗽时,好几次都咳出了血,他手里握着的白色手帕也已经被血色所染红。但是他的眉宇之间却拥有着年龄和疾病也无法掩盖的坚毅。

他望着马特,好像看到了那个当年在互联网上陪着他四处征战还未衰老患病的人。他们曾经隔着互联网,拥有着令常人羡慕的默契和共鸣。

这让他记起了他还在[凡人无畏]时的岁月,也让他想起了他还是Ksotanahtk时的模样。

过了很久,蒲斯沅终于开口道:“马特,谢谢。”

马特笑了:“你谢我什么?谢我帮你回忆起了你曾经的辉煌吗?黑客之王?”

听到这话,蒲斯沅的眉眼也很轻地弯了一下。

“K,你现在依然辉煌。”马特的目光里带着真心的敬佩,“甚至比你的曾经更辉煌。最开始在得知你进入Shadow之后,我还有些困惑你放弃[凡人无畏]而选择这条路的原因,可是我现在理解了,你只是换了一种更直接的方式来延续你想要保护这个世界的初衷。”

“你从未改变过。”

之后,蒲斯沅和马特又聊了一会,他简单地告知了马特这次血蝎子闯入黑帽大会的企图,并说他会带领Shadow的成员协助黑帽大会的主办方一起料理所有逝者和伤者的后续,也希望马特能和其他的元老级黑客们一起,尽力号召现世所有黑客从现在开始小心防范血蝎子的侵蚀。

在离开前,他从沙发上起身,郑重而无声地给了马特一个拥抱。

虽然他不愿意这么想,但是这一别之后,很可能就是阴阳两隔了。

马特的眼眶此时已然有些泛红:“我不仅见到并拥抱了你,还在临走前再亲眼看了一次由你领导的黑客行动,我此生无憾。”

蒲斯沅走到门口,刚要打开门的时候,他忽而顿了一下,转过头看向始终在身后默默注视着他的马特,低声问:“你是怎么知道的?”

马特听了他含蓄的问话,立刻就明白了。

他笑了一下,温柔地告诉蒲斯沅:“是你的名字。”

-

回到了他们在美国境内的安全屋后,晕头转向的南绍还沉浸在与自己的男神失之交臂的遗憾里,一个人捧着一包泡面在客厅里神游天外,顺便娘里娘气地抹几滴眼泪。

歌琰自己去浴室处理了一下之前在包厢里打斗时留下的小伤口,出来后又顺走了南绍手里的那包泡面,在他回过神哇哇乱叫之前,把自己关进了自己的卧室里。

将泡面往桌上一放,她在床上坐下,视线从墙壁上那张写满了名字、挂满了图片、画满了圈圈叉叉的白色大纸张往下,落到了放在床头柜上的那个相框上。

相框里的照片已然有些泛黄,但依然能够看清相片上的人的面容。

相片上有四个人。

是一对夫妻和两个年龄相仿的小女孩。其中一个小女孩年纪稍长一些,留着长发,脸庞生得好看又精致,另外一个小女孩则留着短发,鼻梁两边有一些细碎的小雀斑,笑起来有两颗小虎牙。

她们的共同特点,是都拥有着一头火红色的头发。

一家四口在相片上都笑出了一口白牙,他们的身后是草坪和日光。

歌琰看了一会儿,将相框拿起来,轻轻地贴在了自己的鼻尖上。

她好像闻到了青草的味道,还有相片里小女孩手里冰淇淋的香甜味。

不知过了多久,她将相框放了回去,敛了一下有些发酸的眼睫,去看手机上新跳出来的一条讯息。

那条讯息来自于一个一串乱码的未知发件人。

“我可以帮你找到你费尽力气也找不到的那个人的下落,你考虑好来帮我了吗?”

这句话的最后,有一个落款“O”。

歌琰看了一会这条讯息,拇指落在回复对话框的键盘上,却始终没有按下去。

她的眸色在灯光的照射下略显浅淡,看不清她此刻最真实的心情。

半晌,她大拇指轻滑,将那条讯息删除,然后把手机扔回到了桌子上,闭上眼睛。

在离开黑帽大会之后,她只要一闭上眼,脑中就会开始回放在VIP包厢里的画面。

她没有办法控制自己地去想起那个男人的脸。

他的五官是她见过最立体最好看的,近乎完美。他的瞳色比常人要更深一些,神情很寡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