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吻第14节

“等事成再说。”

-

面包车很快就停稳下来,丹尼尔这时关闭了发动机,下了车。

门口似乎有人在等,丹尼尔在车外招呼了那个叫做威尔的男人,然后拉开后座的门,示意威尔和自己一起把歌琰和蒲斯沅扛走。

丹尼尔先一步,把靠外面的歌琰扛了起来,威尔则扛起了靠里的蒲斯沅。

等威尔把蒲斯沅扛起来到自己的肩膀上后,立刻抱怨了一句:“你踏马从哪儿弄来这么高一女孩儿?这得有一八五吧?还比别的女孩子要重不少,怎么有点儿像金刚芭比啊?”

说完,他还顺势捏了捏蒲斯沅的手臂:“手臂上的肌肉也很发达,难道平时经常健身吗?”

蒲斯沅在威尔触碰到自己的时候,身体上本能地就迸发出了杀意,但最后他还是理智地克制住了身上肌肉一瞬间的紧绷,选择继续当个“昏迷的女孩”。

威尔还不知道自己快要死到临头,紧跟着来了一句:“胸不大,屁股倒是很翘。”

丹尼尔笑骂:“翘也跟你没个屁关系。”

蒲斯沅:“……”

被丹尼尔扛在肩膀上的歌琰差点破功。

因为他们俩都像麻袋一样头朝下被扛在肩膀上,所以丹尼尔和威尔是看不到他们俩的正脸的。于是她实在没忍住,这时睁开眼去看旁边的蒲斯沅。

看完她的笑声都已经在喉咙口了,又只能努力地吸口气再憋回去。

某人现在的脸,简直比烧焦的锅底还要黑。

有生之年能亲眼看到这座冰山被迫吃瘪,可实在是太令人解气了!

丹尼尔和威尔把他们俩带下车后,这时大步往前方的一栋屋子走去。

歌琰在他们走进屋子之前,睁开眼快速地以一个高难度的姿势扫了一圈四周的环境——这是一栋看上去平平无奇的单户小别墅,附近没有别的建筑。而这栋小别墅的四周围也都是层层叠叠的灌木和树丛,几乎没有其他人出没的痕迹。

也难怪他们会选择这样一个根据地,因为这里确实有得天独厚的避世环境。而这栋别墅这么乍看上去其实并不大,所以她推测里面应该会有很深的地下室来专门进行他们的肮脏交易。

进了屋子,人声就逐渐多了起来。歌琰闭上眼睛,竖起耳朵去听他们说的话,并根据丹尼尔他们行走的路线来判别整栋别墅的布局和方位。

果然,不出她的所料,大约走到别墅大厅右下角的位置时,丹尼尔便弯下腰拉开了一个暗门,然后开始沿着暗门下展露出来的木梯往地下更深处走去。

这条地下阶梯,却比她想象的要更长。

歌琰仔细地数着每一个丹尼尔拐过的弯,最后……总共数到了令人心惊的“六”。

也就是说,这个不为人知的地下罪恶产业链根据地,有整整六层,这该是多么难以想象的庞大和五脏俱全。

而这里,应该只是这些根据地的其中【之一】。

到达底层后走了没多久,他们终于来到了一个暂时的“归宿”。

丹尼尔和威尔这时将歌琰和蒲斯沅从肩膀上放下来后,解开了绑在他们手上的绳子,他们俩也趁此机会相继睁开了眼表示自己“恢复清醒了”。然而,到了这一时刻,歌琰也没有心情再去配合表演惊恐乱叫了,她看着这个所谓的基地,脸色已经完全沉了下来。

丹尼尔用身上的钥匙打开了一间用锁链锁住的房间门,然后粗暴地将他们两个人推了进去。

这是一间昏暗又潮湿的房间,完全没有经过装修,所有的砖头都是脏兮兮地裸露在外面的,上面还有大片的水渍。整间房间里,只有墙壁上挂着的两盏壁灯作为唯一的光源。

而此时,在这间房间的墙角里,正瑟缩着十来个衣衫不整的女孩子。

威尔看着歌琰和蒲斯沅冷静的模样,诧异地拍了拍丹尼尔:“你是从哪儿弄来的这两个奇葩的,哭也不哭,叫也不叫,胆儿那么大?”

丹尼尔笑了一声,然后从兜里掏出手机,对着蒲斯沅和歌琰连按了两下快门,再反手将门重新关上:“不知道,可能反射弧比较长,以为自己上哪儿来旅游了吧?”

两个男人在门外龌龊地聊了几句有的没的,然后大笑着相携而去。

歌琰这时转过头看向一言不发在观察四周的蒲斯沅,低声问:“你在这儿还能收得到信号和你的组员沟通么?”

蒲斯沅:“通讯器的信号是在负三层的时候消失的。”

也就是说,从现在开始,他们已经完全失去了与外界的联络。接下来,只有他们两个人在这个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的鬼地方面对所有可能发生的一切。

歌琰叹了口气:“你们的设备能不能更新维护一下?说起来是一个这么牛逼哄哄的组织,竟然通讯器都撑不过地下六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