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吻第15节

歌琰听完这句话,几乎是立刻就明白了他的意思。

显然这些女孩子们的行动是完全受限制的,除非丹尼尔那些人主动来将她们带走,不然她们就会一直被关在这个房间里,哪里也不能去,什么都不能做。

可是,人都有最基本的生理需求,这个房间虽然潮湿阴暗,但地上并没有排泄物,女孩子们的身上也没有散发出太大的异味。如此推断,她们应该是有机会进行如厕洗澡的。毕竟,从那些人的角度出发,客户不会喜欢脏兮兮的“商品”。

也因此,这将是他们逃离这间牢房唯一的突破口。

“我去问。”歌琰利落地点了下头,刚想往回走,突然又顿了下步子,转过头看他。

他站在原地,似乎是在等待她的后文。

“你现在知道了我的真名。”她抬了抬眼,“这位死神先生,你准备什么时候告诉我你的真名?”

蒲斯沅一动不动地看着她,有一瞬间,他差点又要被她给逗笑了——这个女人的脑回路真的很清奇,她每一次说的话、做的事,都会有点儿让他招架不住。就好比现在这样的时刻,她竟然会问出这样一个八竿子打不着边儿的问题。

他从来没有遇到过这样的人。

所幸房间昏暗,她没有办法看清他此时脸上略与平常冰封般的神色不同的表情。过了半晌,他终于在一片安静之中低声开了口:“等你能走出这栋房子再说。”

“又给我画大饼。”她听罢,笑着摆了摆手,“那我建议你先提前做好心理建设,应该很快。”

-

果然如蒲斯沅所料,歌琰询问过伊娃她们之后,得到了一个肯定的答案——每天晚上八点整,牢房外的看守者都会将她们所有人带出来,押送她们去这一层最靠里的大浴室。

她们只有二十分钟的时间,在这二十分钟里,她们要洗澡和如厕,多一分钟都不能在那里逗留。

伊娃说完之后,似乎还有些难以启齿,是旁边来得最早的佐伊补充的:“还有,我们洗澡和上厕所的时候,都会有人……在里面看着我们。”

“在里面?”歌琰蹙了蹙眉,“在浴室和厕所里?”

佐伊点了点头,声音里已经忍不住带上了一丝哭腔:“那些看守者,虽然不会碰我们,但他们会以监视的名义待在浴室里……光明正大地看我们,还,还用手机拍我们……”

歌琰听完这些话,垂在身边的手几不可见地紧握了一下。

站在她身后的蒲斯沅已经敏锐地捕捉到了她刚刚的反应,他低低咳嗽了一声,对佐伊她们说:“谢谢你们告诉我们这些。”

他说这句话的声音,带上了一丝几乎可以称作是柔和的情感。这使得歌琰很快从刚刚那一瞬间涌上来的负面情绪里脱离出来。

然后,她深呼吸了一口气,露出了平日里亲和的笑容,对这些女孩子们说:“接下来的事情就都交给歌琰姐姐和不高兴姐姐吧。记住,等会无论发生什么,无论你们看到什么,都不要出声,不要害怕,只要按照我们说的去做。相信我,我们今天一定会把你们救出去,让你们重新回到爸爸妈妈的身边。”

女孩子们互相看了看,性子很内向的雪梨这时忽然开口说:“歌琰姐姐,你和不高兴姐姐……等会儿会遇到危险吗?”

毕竟,对这些小女孩们来说,那些行刑者和看守者们,都像是地狱里最可怖的恶魔。

“会。”歌琰这时打了个响指,笑道,“但是我们都很厉害。”

“至于有多厉害……”

说着,她转头冲身后的蒲斯沅抬了下下巴,“喏,那位不高兴姐姐,虽然看着很凶,但应该是这世界上数一数二厉害的人。”

雪梨忍不住笑了:“那歌琰姐姐呢?”

她做了个大力水手的动作:“歌琰姐姐当然是世界第一了。”

女孩子们都被逗得笑了起来,这是她们被那些恶魔骗到这个地狱里之后,露出的第一个笑容。

歌琰说完这些话,下意识地朝身后望去。

如果她没有看错的话,她好像看到蒲斯沅在这片清脆的笑声中,微微地勾了下嘴角。

-

等待的时间,往往是最漫长的。

根据伊娃她们之前的观察,其实这一层的看守者人数加起来总共也才六七个人。因为每个关押女孩子们的房间的锁链都很牢固,而她们也都是手无缚鸡之力的小女孩,根本没有力气去和锁链以及这些男人进行抗衡,也因此,这一层根本就没留多少人。而这些看守者们,主要负责在牢房外巡视,给女孩子们送饭,以及到点送她们去洗澡。伊娃说,她看到,他们每个人的身上都携带着枪支。

歌琰在心里推断,其他人手应该都在上面的楼层里办“更重要的事情”。

隔着门,歌琰都能听到外面这些男人在高声谈论说笑,其中一直夹杂着一些不入流的荤话,整个氛围非常散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