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吻第16节

所以,刚刚在这里发生的所有一切,他们之间精妙的配合,全部都是没有打过腹稿的。

即便她不想承认,即便她心里也隐隐感到很惊讶。可是他们俩之间,可能还真有点儿玄乎的默契成分在。

歌琰这时用壮汉的衣服布料抹去了刀上的血迹,将刀收回到大腿处,然后冲着蒲斯沅骄傲地一抬下巴:“我看了下时间,我三秒,你五秒,你速度比我慢。”

蒲斯沅一手拖着一具尸体往浴室的边角走,连眼神都没给她回一个。

歌琰对着他的背影做了个鬼脸,然后走到伊娃她们的面前,半蹲下来安抚她们:“姑娘们,你们刚刚做得很好,谢谢你们。”

伊娃抹了抹眼角的眼泪,小声地问她:“歌琰姐姐,接下来我们还需要做什么吗?”

“等会歌琰姐姐和不高兴姐姐会出去,把所有曾经伤害过你们的人都带到这里来,让他们得到自己应有的下场。你们要做的,就是在我们出去之后,以最快的速度把地上的血迹都清洗干净,然后背对着门的方向靠墙站,之后无论发生什么、听到什么,都不要回头看,尽量保持安静。”

歌琰把这段话说得很慢,确保了女孩们全都能听懂并理解之后,才又问了一遍:“听明白了吗?”

女孩们都无声地点了点头。

她笑着对她们竖起了一个大拇指,然后朝已经放置好尸体、站在门边等着她的蒲斯沅走去。

歌琰打开大浴室的门,和蒲斯沅一起大步朝中间区域的方桌走去。

那剩下的四个看守者正打牌打在兴头上,完全没有料想到浴室那边已经变天了。直到歌琰和蒲斯沅走到他们的面前时,四个看守者才发现他们的存在。

其中那个白天把蒲斯沅背下来的威尔也在其中,他这时“蹭”地一下从椅子上起身,皱着眉头质问他们:“谁让你们俩自己走出来的?!路易斯他们人呢?”

歌琰一秒露出了楚楚可怜的表情:“我们也不想自己出来的,刚刚路易斯他们突然在浴室里晕倒了。大家都吓坏了,所以让我们两个胆子稍微大一些的过来找你们求救。”

一听这话,威尔他们都惊了,四个男人顿时把手里的牌一扔,全都站了起来,抬步就往大浴室的方向走:“怎么可能?他们俩怎么会突然晕倒呢?!”

歌琰回头看了一眼已经被彻底清空的中心区域,再看了一眼距离上一层有一定距离的楼梯,不动声色地笑了笑。

这可真是一招完美的调虎离山。

她把头转回来的时候,视线不经意地一瞥,正好看到蒲斯沅的目光正虚虚地落在她的身上。

虽然不明显,但却还是被她给捕捉到了。

歌琰看了一眼走在前面的四个看守者,压低声音逗他说:“是不是觉得我有点儿太聪明了?你别崇拜我,我不只是个传说,我还是个神话。”

蒲斯沅面无表情地收回了视线,过了两秒,才堪堪扔下了几个字:“奥斯卡应该给你颁奖。”

这精湛又自然的演技和情景代入,每一次都能让人拍案叫绝。就她这水平,可能得至少蝉联十届影后。

歌琰悄悄地朝他咧了咧嘴,用口型说:“你过奖了。”

很快,四个看守者鱼贯进入了大浴室里,当他们进去之后看到所有的女孩子们都背对着墙站着,立刻就意识到事情不对劲了,然后他们再往里走了两步,便发现了靠在墙角的两具尸体。

“你们……”

顿时,威尔四人脸色大变,神情惊恐地要去摸枪和开通讯器,歌琰已经“咔嚓”一声将大浴室的门再度合上,从腿上拔出了匕首。

四个看守者就像刚刚的路易斯他们一样,在顷刻之间就已经被歌琰和蒲斯沅制服。蒲斯沅当场击杀了一个,留了已经被打得血肉模糊的威尔最后一口气。

那边歌琰也处理完了自己负责的两个,并顺走了其中一人身上挂着的所有牢房门的钥匙。她这时走过来,直接半蹲下来,一脚踩在了威尔的胸膛上。

威尔立刻咳出了一大口鲜血。

“从现在开始,我问你答。如果你试图反抗或者嚎叫,亦或者是做出任何出格的举动,我一定一秒就送你上路。”歌琰把玩着手里还滴着血的匕首,漫不经心地对威尔说。

威尔吓得屁滚尿流,眼泪鼻涕和血全糊成了一团,只敢呜咽着拼命点头。

歌琰:“这一层一共有几个房间?”

威尔颤颤巍巍地举起手,弯曲手指,比了个“四”。

也就是说,这一层总共有四间这样的牢房,假设每间牢房里像他们所在的这间一样关着十个女孩子,那么这一层至少还有四十个女孩子依然幸存。

歌琰看了一眼蒲斯沅,又问威尔:“上面一层是干什么的?”

威尔含着满嘴的血水和被打下来的牙齿,来来回回说了好几遍,她才听明白。